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三里庄
来源:怀仁市乡村文化记忆工程工作组作者:安孝文2019-10-30 21:09:32
浏览字号:
0

未开正篇先说一下“台”与“岭”。

《现代汉语词典》中注释,“台”,除了一种数量词的意用外,主要指平而高的建筑物;“岭”,是指顶上有路可通行的高大的山脉,如秦岭、大兴安岭等。

《故宫珍本丛刊·怀仁县志》疆域里有“三台岭”之名;《怀仁县新志·山川》篇:三台岭在城北三里,东西亘二十里,长坡起伏,为县城后障。又记:三里庄,旧名三台岭,距城三里,居民十五户。

怀仁城北如今没有“台”,更无“岭”,连黄土高坡也看不到,所谓的“东西亘二十里”更是不知所云。“三台岭”也许是先辈们修辞成分多多、一个非常夸大了的地名。从另一个角度审视之,百余年前出版的《怀仁县新志·古墓》:北魏丹阳王叔孙建墓在三台岭北涧沟、光绪元年塌出云云,此时三里庄之名已然在册;1992年再次发现,其位置与三里庄相距甚远,却与北七里寨较近。以此种种“三台岭”与三里庄不是同一个地方,也无传延关系,不能混为一谈。有好古者大可不必去寻其“台”,觅其“岭”,“三台岭”是怀仁历史空留下的三个字的名,实指何处已不知所云。三里庄则是很晚很晚才由一个庄铺演变生成的小乡村。

三里庄位于怀仁老城东北隅。原来从东关北阁外或从炭路巷归入北阁外的口泉路段东北里许之地,路西的地塄上有一高大的碑石,碑体立在一个硕壮的赑屃上,通体镔铁色,三米多高,如村庄的地标一样,遗憾的是碑上文字资料未曾传下。不远处是潺潺流水的三里河,三里河发源于北涧沟,而这一段的河床中也有若干泉眼,泉水汨汨外出,57岁的张爱兰说过去河水很大,夏天小孩子们河湾戏水,到了冬天河湾冰上打刮察(音)划冰车,很是红火。过了河就是“庄”了,因为离城约三里许,故而生成了一个“三里庄”的名。

这里与管庄,南七里寨等村庄起因相同。庄里人都说本是城里头大户人家的庄铺,在这里住的原本都是主人雇来种地的长工,如今叫“打工”。三里庄历史上是何许大户人家的地亩,已然追寻不远,但是在民国年间,庄里几百亩土地的主人多是东关王国鼎,此人土地改革时被定了地富成份,土地被没收,后来成了国有林场的林地。69岁的马二随如是说。

很有些文化修养的马二随、快人快语的张爱兰说,原来十几户人家,零零散散地不成局,没每个村庄样,都是各占一地搭下个简陋的住处,依其方位或是房的性质起名号,分别称作“大门院”、“窑院”、“桥底下”、“南窑”、“北窑”、“村底下”等,这些人家大多是马、管两大姓。

管姓人从哪里来?村中老者多已逝去,年轻后辈没有文化记忆,皆已不知其根由。而马姓人家却知其情,分别是从北七里寨和东关来。马二随这一门儿在《东关南门马氏族谱》中有记载,是大榆树下马氏一族的分支,到他这一代已是第五代人;而马二随说村中老坟地仍有五代但已追不起其名。另一门儿的马随明说祖上是从北七里来这里种地的,来三里庄后落户生根,成了这里的人。

马姓与管姓人数差不多,其经济状况也是平分秋色,历史根由决定了两个家族没有太起眼的人家,皆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引不起社会上多大的关注。但他们日复一日辛勤劳作,为怀仁一方非常经典的两句歇后语的生成,却积累下了语素。这让三里庄之名叫红了怀仁。

第一句是“三里庄的萝卜——皮儿薄”。

三里庄村前一条河,河水可浇菜园;三里庄的土性是一种油土地较松软。种下的白萝卜长的又顺溜,又水气,外层的皮几乎和萝卜芯一体,剥不出来,非常好吃,是怀仁城里的品牌菜。这句歇后语是用来比喻一种沾不得,不厚道的人。

第二句是“三里庄抬牛——牙关上用劲”。这是比喻做事时不全心全意,不使真力,只是口头上应付而已。

在过去,民间有一不成文的俗规,假如野外有了无名尸,在哪个村的地界内,哪个村必须负责处理并负担其开销;同样的是倘若有牲畜意外死在这个村的地界里,这个村所有的人可分而食之。三里庄抬牛为何只在牙关上用劲,并不出力往起抬牛,马二随解释说,就是想让旱在河湾的牛死掉好分肉吃。这句歇后语当然是一种带有一种创作性的文学语言,客观上对三里庄人有一些贬义在其内,但他的生成却折射出两个信息来:一个是当年三里河的水量丰沛,马二随说这里经常往住旱车,往住旱牛是可信的;其二,这里的确是一种庄铺性的地方,多是“打工”的人,没有一种村规约束,能得到一种口福就为乐事。这也可让人们体会到当年生活的清苦来。

这种清苦生活环境多少年,到了农业合作化之后,也无大的改观。村小人少地板子薄,没有别的生产门路,马二随说那个时候大家小户都欠集体的账,一个工(劳动日)最好的年份也只值七八毛钱。

1958年的“共产风”让小小的三里庄经历了一次不小的变动,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又小又穷。那年9月公社领导让其并村,村民们都搬到老城东关去,当年东关管理区有八个生产队,每个生产队接收几户,当年的家很好搬,一辆牛车就能把一家的全部家当拉干净。到了东关只要看到哪个院子里有不住人的房住下就行,也不用问是谁的房,更不用交房租,那时炭路巷的东店大院就入住了三户三里庄的人家。三里庄成了一个空壳,三里庄社员劳动变成东关管理区的一个生产队;东关管理区在三里庄打了井,办起了集体饲养场。三里庄唯一的象征只有那棵高指云端的“钻天杨”了。

新中国成立后,雁北林科所在三里庄村东建了苗木基地,属省杨树局。这里的土地和果园原本都是东关做皮毛生意“三合义”商铺掌柜武孝忠的私产,土改时归了公。当年怀仁城周边树木稀少,林科所的绿色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培育引进的一棵新疆杨笔挺高大,几里之外都看得到,人们都称之为“钻天杨”。一看这株钻天杨就会想到三里庄。

最终,老城三里之外的庄铺又成了一个有行政建制的村庄。

并村之后,连续两年的自然灾害与极左思潮下办的人民公社大食堂的折腾,人们吃不饱成了社会问题,普遍现象。搬入老城东关的三里庄人们没有觉着一丝一毫城里的优越,反而是经常返回老家,到野外挖野菜做辅助食品,并萌生出了“激溜地”(音,文献中多用小块地来表述)的行为。让“回村潮”悄然掀起了波澜,最终无声地达成了共识,向公社党委提出返回村庄原地的申请。公社领导人结合社会舆情同意了人们的申请。1961年3月9日,正式设立了三里庄生产大队;此前的“管理区”建制于1961年2月20日已经变更为“生产大队”。

独立成建制的三里庄从此才开始了缓慢的村庄建设的步伐。时任大队支部书记管二明。

管二明、明白人,也是一个忠厚人。他虽然是“书记”的身份,是当年城关人民公社党委麾下的十三个“诸侯”之一,每次公社党委公开各大队干部会都位列其中。但其经济状况与公社报表习惯排在前面口语表述中的,“东(关)城(内)西(关)”,“秦(城)、甄(庄)于(家园)”相比实在太弱小了,它的组合是“南(七里)管(庄)三(里庄)”排名在最后一位;其组合的谐音又有一种三个村难管理之意,直指经济基础之弱。管二明老汉不言似语,忠实地完成公社分配的各项生产任务,尽心竭力地履行着“书记”的职责。从1967年开始把零散的房舍按村庄的规划布局,开启了有史以来的村庄建设序幕。虽然新建的房舍都是一种杨椽杨檩杨树枝枝做栈板,尺寸又低的低质量,但毕竟是首开百年先河,村庄有了模样。村集体先后又打了八眼深井,农业生产有了新气象。科学种田助力了三里庄打好农业翻身仗。

三里庄有一种区位优势,天然的隔离带为玉米制种提供了天成自然的优越条件。农业局籽种站把三里庄列为重要的制种基地,与村里定下了制种合同,社员们按照科学管理的生产规程,抽穗,授粉一时不误、严格精心管理。连续多年的制种,最多时有400亩制种地,为社员们换回了可观的收入。生活环境逐步提高,竟然吸引来内蒙的田俊、李福平、李忠等20余人入籍。

三里庄大变样成为怀仁有名有姓的村庄是在改革开放之后。

怀仁城市的飞速发展让三里庄向“城中村”的趋势发展。如今北环路北坛公园路南,一个靓丽的村标向人们展示出了村庄新貌,一条贰佰余米长的南北主道光洁平整。北头阔两边都是林木,直抵村庄中心区,中心区的东西南三面也都是针叶洞叶混交林,冬夏常青,伊然是怀仁一方最为典型的园林生态村。新的村委会办公地与村庄活动场所已开始兴建成型。村中心处主道两面各是四排,每排表格农家小院,都是紫红色的门楼,原来低标准的房舍无踪影,都变成了青砖布瓦双坡起脊的大瓦房。路东一侧刚刚建起了一排六间高质量的商用门面房,意在城里投资者来租用。三里庄正悄然一步步的瞄向西面的市区,必将会与怀仁城连为一体。

几间商用房的兴建也许不是多大的事,但今天的小事也许就是明天的故事,今天的生活可能就是明天的文化,不能以小村无大事轻之。

没有了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hr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