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甄庄
来源:怀仁市乡村文化记忆工程工作组作者:安孝文2019-10-29 09:11:39
浏览字号:
0

云中镇甄庄村曾是城关人民公社13个生产大队中俗称“清(秦城)、蒸(甄庄)、鱼(于家园)”骨干大队之一。

2019年,全村740余户,2800余人,村域面积13000余亩,其中耕地7200余亩,去年人均收入16000余元。村庄方方正正,一条林荫大道从市苗圃后的大运二级路支出直通村旁。村里南北三条、东西五条主道,其间共13排农家院,家家户户紫红色的现代材质、新式样的广亮大门,瓷砖挂面,红瓦盖顶的大上房。院子里或种小菜、或栽花卉,一派农家乐的祥和景象。村庄中心地段一座永圣寺点缀其间,更加加了这种气氛。

永圣寺,这是2009年在村庄的三官庙旧址上兴建的仿古建筑,占地约1500余平米,一进格局,坐北朝南。原来乐楼的位置改建为山门,其东西两边建钟楼鼓楼,山门与钟鼓二楼间各有一道小门,整体立面呈三高两低有一种曲线美。紫红色围墙,金黄色琉璃瓦顶,门前用黑色火层岩砌出七级台阶,台阶厚重古朴非常气派。寺院里大雄宝殿面阔五间设前廊双坡硬山顶构架,其东西两侧设配殿,西侧是财神殿和龙王殿,东侧是观音殿和马王殿。村里的广场舞表演队经常在山门前的广场活动或是联欢表演,兴致一起便驾着车跑入市区里参加市区广场的舞蹈活动,或者去快餐,烧烤,自助餐乐一番。农村的改革,特别是三十多来的拆车行当让村里人们的经济大为改观。

“拆车”,这种行当是改革开放后怀仁出现的一种全新的行业,最早是由与甄庄相邻二里的秦城村几个怀安迁来的人开张的。当年政策法规不明,只当作改革之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一种新的门路,其中的利益让这一行当很快如风助火势一般急速扩大,甄庄村孟二虎,李明成率先入行。后来行当共有58户,每一户中又有若干小股,伊然成了拆车大军。甄庄到秦城村东的土地都租给了拆车人做场地,连成了一片。业务急速向外扩展,这里成了汽车回收,拆装的世界。堆积如山,密密麻麻的旧车一辆又一辆,大型汽车台件、轮胎让人眼花缭乱,是怀仁史上百年从没有过的场面。国家的禁止令出台了,但利益的驱使让其停停开开,灭而复燃一直未曾中断。直到2017年最后关停清理,整整30年,每年两村的收入可达千万元。让甄庄民众生活环境不一般。

“甄庄”,这是民众口头对村庄名称的一种简称,却成了一个正式文本名,其全称为”“甄家庄”。一百多年前出版的《怀仁县新志》仍非常的正规:“甄家庄、土堡,距城十二里,居民九十户,北有荀寨废村”;年已88岁的李富廷老先生说最早的村庄名字叫“东庄”,因地势低洼水患不断,后来迁到现在的地方,原来的村名成了一个地块名称传流到如今。

《山西省怀仁县国民经济统计资料》记,70年前的甄庄居民251户,共945人,人均年收入59元,村庄变化发展缓慢。如今村子西北角残留的一些墙体,大多是用不规则的碎石垒筑,只有根脚与墙的顶部拔檐用少量青砖砌成民间称为“穿靴戴帽”的样式。当年土改后又回头看的“打封建”定了几户地主成份,但也没有一处多进格局的五脊六兽的瓦房院。村里唯一砖木结构的建筑是村南的三官庙。三官庙一进格局,大殿五开间,院里一株古杨参天,后来做了小学校多年,以后在庙的东西两面也渐渐有了民居,村庄格局最后定局,村中主道叫“桥街”。

村庄主道何以用“桥”来命名?

甄庄村不缺水。现今全村36眼机井使几千亩良田全部保浇,保障着农业生产连年丰收的局面。过去更不缺,水位非常的浅,孩子们经常原地不动,嘴里喊着“泥墩儿泥墩儿汗汗”,连着用力踩上十几脚,脚下就会渗出水来。村中老者说原来主道。上有一由西向东的水沟,常年流水淙淙,为了村里人们南北来往便利,中间地段用椽木搭起简易便桥,久而久之“桥街”之名就形成固定了下来。这是怀仁乡村的唯一。

村里人们相传甄家庄是苟家寨之后形成的。《怀仁县新志》中记“荀寨废村”的“荀”,是否为误记?至今村里纪姓人家的祖坟所在的地名人们都称“苟家寨”苟家寨几时废弃,已不可追寻其准确之时,但无疑的是在甄家庄成规模的时日里。

如今纪姓是村中大户姓,占全村人口数量的八成还要多,但却无有一户甄姓人,历史上先有甄姓人开基立业当是可靠的,否则不会有“庄”是甄家的名姓;村里年过古稀的退休干部邓沛老先生说,小时候村里仍有一户甄姓的母女俩,后来老人过世,甄姓女不知去向,从此才断了甄姓的根。这一时段另外几个姓氏的村民也悄然消失,只空留下“史家坟”,“樊家坟”,“牛官坟”几盘坟茔的姓。纪姓成旺族之时还有吉、王、刘、陈、邓、孟、倪、管、尹、段、李、蒋等姓氏,最晚的是索姓。索姓人从灵丘来,当年村里年轻人因经济条件之惑娶不上当地的姑娘,只好到更贫困的灵丘山区去,娶来媳妇把岳父一家或大舅哥带来是一种常态,先后来了15户。这么多姓氏只有较大些的蒋、李、纪三个姓氏修撰了《家谱》。留下了一些文字资料。

公路站退休的蒋新撰写的《甄庄蒋氏家谱》记载,甄庄蒋姓先祖叫蒋发,是从河头乡大滩头迁来,但其根则是王卞庄蒋姓第六代,以打铁为生。蒋发三儿一女,上世纪初年大滩头遭水灾后先去了同宗兄弟所居的五法村,之后因铁匠手艺认识了甄庄的客户纪老财,纪老财帮助在甄庄定居下来。他的孙子辈有一个叫蒋蔚的,家庭贫寒十多岁就去小东沟(杨家窑)背炭,一天背两趟,背的又多,大冬天把鞋丢了也顾不上一个劲地背,村里人戏称“小毛驴”。

李姓是甄庄第二大户姓。李茂林主编的《甄庄李氏族谱》记载,他现在虽是东作里人,但他的曾祖父是从甄庄迁去的;甄庄李姓四世祖李阳说李姓是从怀仁迁去的,而李茂林听父亲经常说甄庄李姓是从草地去的;传说中最早则是一个名叫李岩石的,从洪洞县到了应县的边耀村,至今已到25代。李岩石生了五个儿子,一个留在边耀,三个到了草地,一个到了怀仁又去的甄庄,边耀的那一门以后又有到怀仁的新桥、中柳会,铺里,李家小村等地方,时间大约都在70年左右。据传当年甄庄李姓一门还去草地祭祖。在这本《族谱》中记下了几个有名的人,其中有一个叫李作成的,能言善辩精通珠算,打算盘时五指都上各有各的部位,速度极快。据说修筑里八庄至怀仁这一段铁路时,他领工,就用一把算盘打出了铁路施工的土石方数,人工数。原来的《族谱》资料很详细,文化大革命中的“破四旧”运动中都无奈的烧掉,现在能追忆的甄庄李氏一门有9代,直系后代560余人。

《纪氏家谱》是怀仁刻章第一人、村中的纪老明制作的,从美术工艺角度看这是三个《族谱》中的佼佼者,是极为少见的木质制作。封面木绞清晰,还作出白色的线装绞饰,是一种艺术构思。封面底页共两块,用轴联结,展开后里边的名姓字体工整,是一种机制工艺,共刻出了5代98人的姓名。若要从资料性审视之,则与其工艺性不相匹配,除去谱系之外其它无有一字。幸好族中有一位叫纪新的老者,是《族谱》中纪姓的第三代,纪秉义的儿子。

纪秉义兄弟五个,他自幼脚下有疾,分家时为了照顾他,供他念书,父亲多给他分了几亩地,好成个家。朔县师范毕业时县政府敲锣打鼓送喜报,还要去他岳父的杨岭村去报喜,甄庄村里很是风光。谁知就因多分了几亩地达了标准,划了个高高的成份,后来的政治运动中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直到落实政策平反,才又恢复了人民教师的身份。纪新是父亲的基因遗传?还是天生记忆力超强,虽然年逾古稀,但思维清晰,纪家一门的脉络他了如执掌,名人軼事都可娓娓道来。

怀仁境内纪姓人最多的村庄是甄庄、安大庄,段家堡村小人少,但纪姓人也很多;三个地方的纪姓人都认同是同一个血缘同一个祖宗。据传说当年从洪洞大槐树下有兄弟三,一同出发来到雁门关外怀仁地面,分别去了这三个地方。到后来安大庄的纪姓一门的后人又有一户到了甄庄,甄庄这一姓氏的后代最多。究竟有几代人?纪新不得而知,他储存的信息只能上朔到四代中的一大分支。但他强调甄庄纪姓人都是同一个祖宗。村中流传下的纪姓一族几大户之名称是老祖宗分家时按照村里居住的方位,或者所从事的行当,村里人给提练总结而生成的,有“南院”、“北院”、“大西院”、“店院”、“粉坊院”、“后堡院”共六大门儿。而较完整的谱系则是纪新所在的“北院”这一门儿,其先祖是纪恒。

纪恒三个儿男,十个孙辈;这十个孙子又支生出了二十九个后代,到纪新时代瓞繁衍成了六十个。

纪恒的三个儿子皆以“龙”字为名,分别是纪献龙、纪明龙、纪生龙,再一代的名字则都以“王”字为偏旁。是“龙”字之缘,还是“王”字之由,据传这一代几乎都是秀才,尤以纪献龙的儿子纪璋最优秀。纪璋大智大勇,当年率领甄家庄民众开大渠引水浇地使村庄富起来,村里至今仍在传颂。

原来甄家庄本不在鹅毛下游范围之内,自然天成是 吃不上鹅毛河的水。纪璋慧眼独具,认为可以改变这种自然状况,用人工开渠的办法引来鹅毛河水,从哪里引入?只有从鹅毛河下游北面这条支流经过的于家园渠口引入来。当年于家园因用鹅毛河水,多有争讼,最后大同府判下,铸了铁碑才争到水日子,村中人多不敢,深怕引出事端。纪璋力排众议,亲自出面组织落实,历经年余,甄庄地界近20里长的渠道业已成型,只差和于家园官渠接通。传说此时节于家园村已得知其事,一天,从于家园飞奔来三匹一色的白马,马上驮着三个酒气熏天的年轻人绕村奔了一圈又一圈,并高声叫骂,不让接通大渠口。纪璋力阻村中年轻人,不让与之相互斗嘴见面,闭门家中以观其变。三个强势的于家园年轻人没有遇上可以消火气的,回到村中互相埋怨竟然出手伤了一人。消息传了过来纪璋认为于家园人正忙于处理其事。渠口不会有人,他组织全村老少齐出动,一黑夜便把渠口贯通,第二天一早便到了县衙报备其事,甄家庄引鹅毛河水浇灌成为铁定。从此村东直到柳东营村西一带,当年村里称为“东荒地”的千余亩不毛之地变成腴泥膏地。

当年纪生龙的儿子纪玳与纪璋是社会名流,来怀仁就任的县官都会登门拜访,因为他们敢于直言。无独有偶,纪氏一门后来又出了一位敢于直言的才女,叫纪立芳。怀仁老城拆建时纪立芳师从朱光亚攻读文物保护博士学位,她出于学业门类的敏锐视角,高瞻远瞩从文物旅游发展角度出发,秉笔直书,写出了保护老城开发步行一条街的设想建议,交了上去但没有回音,便又找到县委一把手的手机号,直接陈诉其建议。如今在故宫博物院工作。

甄庄村人才辈出,各行各业都有出类拔萃者,大同银行怀仁分行负责人纪志斌、曾经任阳高公安局长的纪青、同煤集团宣传部长李平,中国人民银行北京分行某司司长纪志宏,怀仁优秀企业家李云,有“蒋大为”之称的群众文化名人纪和平,以及邓沛,纪廷元,纪化芳,蒋元,蒋勇,纪彩霞等科局级干部50余名。李作富两度执掌村委33年,村里都说是个好人。也当是一个标准的人才。

村里至今还留着三句很押韵的串话,第一句即是“纪侃李作富,一黑夜修起一座大水库”。这是高度浓缩了当年合作化生产的大跃进年月里,他带领全村人艰苦奋斗的精神;第二句是“李富廷,圈了个圖圀打了一口井”,李富廷当大队书记时间不长,但是这一口大井把这片地变成了全村社员赖以吃菜的菜地;最后一句是“纪垠文、盖了个舞台没有顶”。纪垠文任大队书记时重视文化建设,但把主要力量放在发展经济上。那一时段是甄庄集体化生产的鼎盛之时,全村地成方、水成渠、林成路,机修,果园,三场等各种村办副业俱全,开始了新农村建设的布局,是全公社的标杆。土地下放之初全县树的三个年产30万斤粮的“万元户”之一,就是他任上的政绩。

纪新说,当年县领导为了在刚刚土地下放之后起一种示范作用,让社员们树立致富的信心,选择了历史上能打粮的尚希庄,于家园,甄庄三个大队,每一个大队培养一个年产30万斤粮的万元户。他在妻子的支持下与纪梅合伙领下了这一带有政治意味的生产任务,但名义上让纪梅出面挂名。

培养这个典型不仅大队有压力,城关公社党委也很重视。首先为他们协调出570亩良田。公社的陈家峪煤矿为他们筹集了7000元现金,并让公司农机站帮助耕种。规定了化肥供应优先、浇地用水优先、交粮入库优先,种种优势让年产30万斤粮食指标得以顺利完成实现。第二年又試种百亩新品种的西瓜、最大的一颗43斤重。这当儿优惠来了,荣誉也来了,信用社上门让贷款,县化肥厂奖励碳氨,省粮食局奖大彩电,新华社记者也下来采访调研。纪梅被选省人大代表,省劳动模范,去北京参加全国农村专业户座谈会,受到时任总理李鹏的接见。

纪垠文的一任风光无限。

纪斗这一任也不一般。

纪斗任村支部书记已到了全新的生产形式,完全以家庭为单位的时候了;“农民”代替了“社员”,人们的利益观念与以前是两重天,支部的作为以及一言一行皆与个人利益相关联。

纪斗是一位称职的农村干部。他从1981年进入大队领导班子,历任治保主任,大队主任到村支部书记几近四十年,深谙农村工作之道,在实际日常工作中的利益得失取舍的问题上把握的炉火纯青,能完成上级的各种任务。在甄庄民众中有很好的口碑。

一个人要赢得人们的敬重、社会的肯定,往往要付出一生的努力,纪斗就是这样的人。他从一个幼儿麻痹的患者,成年后以绱鞋、钉鞋为业立身,又凭籍聪明娶得贤妻成家,再到步入政坛,成为村领导人;他肯定没有读过那本名著,更不知秦可卿室内挂的那条幅,但他的工作能力却把“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的内涵诠释的非藏精到。他牢牢掌握做人的底线信条,并优化提高运用到领导岗位的工作上去。村里若有老者逝去,他不分宗族姓氏都会去烧几张纸,以示祭悼。村民矛盾不上交,内部消化处理掉。土地下放了,但村集体的18眼水井管理的好,发挥着村委会的作用保证全村的用水。村委会负责与邻村杨家窑接洽,让村民的青貯玉米每年都放心地售出,有稳定的收入,村委会不收取一分钱的费用。2016年他因年龄主动让位年轻人,但他扶上马送一程,在村主任的位置上坚持着每天早上村委干部都到村委碰头的习惯,安排一天的工作,交换意见。村委会的工作不落伍。

如今的甄庄村委干部团结、村中无上访,折射出了村民同心同德。2019年9月1日,村中心的广场上周边12个村的广场舞表演团队联谊表演活动,甄庄村委是组织者,又是东道主,男女老少乐翻了天,尽显村中的和谐与幸福。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hr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