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在历史的可能性中释读“怀仁”
来源:朔州晚报作者:宋旭2019-08-07 09:03:09
浏览字号:
0

关于“怀仁”这一地域名称的由来,今人多以明万历年间《怀仁县志》所载“因阿保机与晋王李克用面会东城,取怀想仁人之义,故名”为据,将地名里的“怀仁”与“云州会盟”这一重大历史事件联系在一起。但详察历史,这种联系是值得怀疑的。笔者认为,作为地域名称的“怀仁”,应该缘于八世纪中叶唐玄宗对回鹘酋长骨力裴罗的封号——“怀仁可汗”。

以“云州会盟”释读“怀仁”的历史不可能性

以重大历史事件作为地域名称,其例不胜枚举。但其取意必心有所托、意有所寄。

历史上的“云州会盟”发生于公元十世纪初。《辽史·本纪》载:“(唐天复五年),冬十月,太祖以骑兵七万会克用于云州,宴酣,克用借兵以报刘仁恭木瓜涧之役,太祖许之。易袍马,约为兄弟。”《旧五代史·唐书·武皇纪》:“天祐二年春,契丹安巴坚(即阿保机——笔者注)始盛,武皇召之。安巴坚领部族三凡十万至云州,与武皇会于云州之东,握手甚欢,结为兄弟,旬日而去,留马千匹,牛羊万计,期以冬初大举渡河。”《新五代史·唐本纪》:“(天复)五年,会契丹阿保机于云中,约为兄弟。”《契丹国志》:“太祖尝入攻云州,共三十万。晋王李存勗唐太祖李克用长子也。与之连和,面会东城,约为兄弟……”。

对“云州会盟”这一事件的看法,当事双方有着惊人的一致。

李克用一方的看法《旧五代史》有记。据《旧五代史》引《五代史阙文》:世传武皇临薨,以三矢付庄宗曰:“一矢讨刘仁恭,汝不先下幽州,河南未可图也。一矢击契丹,且曰安巴坚与吾把臂而盟,结为兄弟,誓复唐家社稷,今背约附贼,汝必伐之。一矢灭朱温,汝能成吾志,死无憾矣!”庄宗藏三矢于武皇庙庭。

契丹一方的看法,在《辽史·本纪》中无查。但在《辽史·列传》中有涉。

据《辽史·王郁列传》:王郁,京兆万年人……举室来降,太祖以为养子……太祖崩,郁与妻会葬,其妻泣诉于淳钦皇后,求归乡国,许之。郁奏曰:“臣本唐主之婿,主已被弑,此行夫妻岂能相保?愿常侍太后。”后喜曰:“汉人中,惟王郎最忠孝。”以太祖尝与李克用约为兄弟故也……

《王郁列传》所记,“汉人中,惟王郎最忠孝”与“以太祖尝与李克用约为兄弟故也”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其中“以太祖尝与李克用约为兄弟故也”一语,虽为史者所注,却也道出了当时整个契丹王庭对李克用乃至“云州会盟”的普遍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析云中县地置怀仁县”是在耶律德光在位时,幽云十六州被割让与契丹不久,即公元938年——947年之间。其时,作为“云州会盟”当事人之一的述律平正以太后身份,“称制”、“摄军国大事”。以其对“云州会盟”的看法,会不会将这一历史事件作为“怀想仁人”的取意,进而冠之以“怀仁”之名?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关于“怀想仁人”的可能性

“因阿保机与晋王李克用面会东城,取怀想仁人之义,故名”这一说法,其逻辑推演包含三层意思。一是“云州会盟”这一历史事件;二是“怀想仁人”这一取意;三是“怀仁”这一地域名称的出现。

关于“云州会盟”这一历史事件,史有明载,不容置疑。但详读杨守介纂修的《怀仁县志》,便会发现,其“怀想仁人”的取意源于邑人魏经纶的《重修怀仁县城垣记》。而将“怀仁”地名与上述二者联系在一起,则是杨守介一己所为。

在魏经纶的《重修怀仁县城垣记》中,对“怀仁”这一域名的解释是:“怀仁县实秦云中县也……辽始析云中县地为怀仁县。因军民相安,干戈息而百姓宁,取怀想仁人之意,故名。”

魏经纶,怀仁本地人,明嘉靖十年(1531)辛卯科举人,曾任陕西榆林府通判。其《重修怀仁县城垣记》,是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县侯殷宗虞对怀仁县城垣进行修葺后,为之所作的碑记。也是在这篇碑记中,首次用“怀想仁人”释读“怀仁”。但其取意为“军民相安,干戈息而百姓宁”,而非“云州会盟”。但在杨守介所撰《怀仁县志·沿革》中却变成了“怀仁……辽始析云中县地置怀仁县,因阿保机与晋王李克用面会东城,取怀想仁人之义,故名”。

杨守介,字阅川,陕西陵县人。明万历二年(1574)任怀仁知县。《怀仁县志》的初纂时间已不可考证。但一定是在杨守介任职怀仁知县期间。即明万历二年(1574)以后。上距魏经纶撰写《重修怀仁县城垣记》已然20年矣。

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辽(契丹)析云中县初置怀仁县的时间大致在公元938——公元947年之间(详见拙作《怀仁县始置年代考》),到杨守介纂修《怀仁县志》时的公元1574年以后,二者相隔600余年,期间关于“怀仁”这一地名的由来,无论《辽史》、《金史》,还是《元史》、《明史》,均无记载。600年后的《怀仁县志》突然冒出“因阿保机与晋王李克用面会东城,取怀想仁人之义,故名”一语,所出何耶?

最大的可能是,杨氏在纂修《怀仁县志》时,对魏经纶《重修怀仁县城垣记》中“怀想仁人”这一取意非常赞许。但魏氏所言之“军民相安,干戈息而百姓宁”缺乏“事源”,而阿保机与李克用的“云州会盟”则史有明载,加上“辽始析云中县地置怀仁县”这一“史证”,便想当然地将二者联系在了一起。于是将《重修怀仁县城垣记》中的“因军民相安,干戈息而百姓宁,取怀想仁人之意”改为“因阿保机与晋王李克用面会东城,取怀想仁人之义”。尽管杨氏的这一改动具有强烈的“主观意愿”,却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历史影响。其后诸籍如顾祖禹(1631-1692)的《读史方舆纪要》、李维祯的《山西通志》(1629年成书),皆从其说。

然则,历史对人间诸事皆有客观之评。清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1年)由永瑢、纪昀主编的《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对杨氏纂修的《怀仁县志》的评语为:“综观此志,颇为浅陋。”而陈光贻的《稀见地方志提要》则言“视此志体例,颇见浅陋;盖为明人之修志习气如是。”

“怀仁”之名与“怀仁可汗”的历史关联

笔者曾在《怀仁得名再考》一文中,将“怀仁”之名与“怀仁可汗”联系在一起。综合各种史料,是有着极大的历史可能性的。

关于“怀仁可汗”与述律平的家世,笔者在《怀仁得名再考》中已经详细说明。这里不再赘言。需要论及的是“析云中县地置怀仁县”的历史背景。

关于“析云中县地置怀仁县”的历史背景,李昌、李晟、李昱等所著的《辽金元时期大同府一城双县考》(载《山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3年第一期,总第92期)论述比较详实而且明确:“其时,后晋移交给契丹的云州,原本只辖有一个县治,即倚府设治的云中县。契丹对这一地区实行统治后,在留足契丹部族的驻屯地之外,将原本地域广袤的云中县辖区,基本参照两汉及北魏的建置,重新规划,进行了析分,设置为云中县、天成县、长青县、奉义县、怀仁县。统一归云州所辖。应历(951——968)末年,设置顺圣县。保宁初(969),设置怀安县。统和四年(986),寰州为宋将潘美所破,城池颓废,遂于云州之东另置弘州永宁军。开泰八年(1019),于云州之北设立德州,治宣宁县,均陆续划归云州大同军管辖。经过析分调整,待建立西京大同府时,天成、长青、奉义、怀仁、怀安、顺圣、宣宁、永宁等若干州县均已颇具规模。重熙十三年(1044),辽庭出于军事和政治的考量,升云州为西京,使大同迅速成为北方五京之一。紧接着重熙十七年(1048),因西夏犯边,又将西京府城之内的云中县一分为二,设置为云中县和大同县,分立县治并直隶京府。同时将大同县辖区由京府向西延伸到代北云朔招讨司西境的大同川(今内蒙乌拉特前旗东),以便于伐夏前线的军需调度。”

其实,在析云中县为云中、天成、长青、奉义、怀仁五县的同时,耶律德光还做出了一项重大决定。那就是升北、南二院及乙室夷离堇为王,并“由契丹主力镇守南境。其中五院部移驻羊门甸(今南洋河甸)等地,更夷离堇为大王,是为北府。六院部移驻独卢甸(云中甸)等地,更夷离堇为大王,是为南府。乙室部驻扎应州恒山北麓之浑河流域,是为乙室府。奚部、渤海部等部族驻扎于雁门以北,防守西南各地。”(《辽金元时期大同府一城双县考》)

《辽史》对这一史实的记录分散于《太宗本纪》、《营卫志》、《兵卫志》中。

其中《太宗本纪》:“(会同元年)十一月……是月,晋复遣赵莹奉表来贺,以幽、蓟、瀛、莫、涿、檀、顺、妫、儒、新、武、云、应、朔、寰、蔚十六州并图籍来献。于是诏以皇都为上京,府曰临潢。升幽州为南京,南京为东京。改新州为奉圣州,武州为归化州。升北、南二院及乙室夷离堇为王。”

《营卫志》载:“五院部……会同元年,更夷离堇为大王。部隶北府,以镇南境。大王及都监春夏居五院部之侧,秋冬居羊门甸。”“六院部。隶北府,以镇南境。其大王及都监春夏居泰德泉之北,秋冬居独卢金。”“乙室部……会同二年,更夷离堇为大王。隶南府,其大王及都监镇驻西南之境”。

《兵卫志》载:“镇驻西南境:乙室部。”

在契丹众多部族中,“乙室部”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辽史·后妃传》称:“后族唯乙室、拔里氏,而世任其国事。太祖慕汉高皇帝,故耶律氏兼称刘氏,以乙室、拔里比萧相国,遂为萧氏。”乙室又作乙室已,乙室已、拔里二族,早在遥辇阻午可汗时代就存在了。《辽史·营卫志》记载:“涅里相阻午可汗,分三耶律为七,二审密为五……三耶律:一曰大贺,二曰遥辇,三曰世里,即皇族也。二审密:一曰乙室已,二曰拔里,即国舅也。”据此可知,乙室已、拔里属于二审密。当时,二审密为耶律氏通婚对象,故有国舅之称。其后,拔里、乙室已二国舅合二为一。

辽太祖淳钦皇后述律氏就出于契丹右大部之拔里部。其胞弟萧阿只古“家族属辽太祖淳钦皇后母述律氏后婚父亲之后裔。从淳钦皇后述律平往上可追溯五世:高祖糯思,曾祖魏宁,祖父慎思,父亲婆姑。此系属拔里族帐”(《辽外戚萧阿只古家族世系新补》魏奎阁、袁海波)。由是亦可知《契丹国志》所载:“兴宗皇后萧氏(挞里),应州人”的由来——早在太宗耶律德光时期,其家族所属族帐就移驻于应州恒山北麓之浑河流域了。

我们说“乙室部”是包括辽太祖淳钦皇后述律氏家族在内的契丹国舅帐所在。考察述律平先祖,当为回纥旧族。公元八世纪中叶,回纥首领骨力裴罗率部攻灭突厥,建立强大的回纥汗国,被唐玄宗先后册封为“奉义王”和“怀仁可汗”,在北方草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尤为重要的是,从当时的地缘地理上分析,耶律德光调遣“乙室部”驻守的“应州恒山北麓之浑河流域”,与同时析置的“怀仁县”、“奉义县”(今大同东)可谓是相邻无间。其正北紧临“奉义县”,西北接“怀仁县”。而奉义、怀仁两县名恰恰就是唐玄宗册封给回鹘首领骨力裴罗的两个封号“奉义王”、“怀仁可汗”。从历史的可能性讲,当时以太后身份“称制”、“摄军国大事”的述律平,将自己祖族英雄骨力裴罗的两个封号“奉义王”、“怀仁可汗”之“奉义”、“怀仁”赐作与其渊源颇深的族帐“乙室部”紧临两县的县名,应该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