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怀仁古刹永宁寺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刘金2019-05-14 16:00:05
浏览字号:
0

出怀仁市区,由怀应公路向东南行十多公里,有一村庄,名叫南小寨。如果说今天的南小寨是以养殖业而闻名,那么历史上的南小寨却是以它神奇的民间传说和拥有众多的古刹寺庙而著称。说到南小寨的庙宇古刹,曾有过河神庙、真武庙、老爷庙、龙王庙、五道庙、永宁寺等。而永宁寺算得上是怀仁市现存年代最早、规模最大的佛教寺院之一。

百年前名噪晋冀

永宁寺座落在南小寨村东。寺内曾存清光绪石碑记载:“永宁寺……南向桑干,如带如砺而气象雄壮;北压云中,似蓬似岛而殿宇毅然。界连恒岳,蜿蜒而来……东接龙山之秀……西达云冈之欹。”

《怀仁县志》记载:“永宁寺始建于元代,寺院呈长方形,南北长90米,东西宽20米,分上中下三层佛殿。上殿为弥勒佛殿,中为大雄宝殿,下为梵王宫,每座佛殿两侧建有伽蓝、达摩师等殿。寺院西侧建有禅房、库房等,各佛殿内共塑有佛像60余尊,错落有序,甚为壮观,墙壁都绘有精美的壁画,三层佛殿保存完整,属县级保护文物。”

纵观殿堂的建筑结构,中佛殿的梁架结构是在平梁上用蜀柱、大叉手、脊柱承托脊搏,四椽伏上置驼峰,其上是栌斗与平梁相交。其结构和祁英涛先生《怎样鉴定古建筑》一书中所述“元代以前的建筑梁与梁之间垫以驼峰,再置以大栌斗来支撑上面的梁……”完全相符,故而《县志》所记始建年代为元代应是无误的。

三座殿宇的山墙有明显的收分,有精美的山花、悬鱼、墀头砖雕。这些设计和装饰都为永宁寺增添了厚重的古韵之气。

古人为何要在此地建如此规模的一座寺院,这里有一段神奇的传说。

相传,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年间,一元帅奉旨率军剿匪回京。走在怀仁县东南二十余里的地方,天色将黑,便令兵马安营扎寨。半夜时分,兵士们熟睡之际,巡营哨兵忽听北面笙吹戏打,其声音愈来愈响,觉得异常惊奇,马上报知元帅。元帅令随从兵将前去察看,但见北面不远处一高地上灯火辉煌,好似一座宫殿,当中坐一尊古佛,左右两旁排列着金身罗汉,下面有金童吹奏,玉女起舞。那仙乐真是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听几回。约两个时辰后消失,但见星斗满天,万籁俱寂。官兵们返回军营,为此奇景异事议论不已。早晨起来,埋锅造饭,饭后准备启程,忽听元帅传令:“大家行走多日人困马乏,今日休息,将马放好,明日再走,今晚再看一看这天下难见的怪事吧。”士兵们听令后,高兴极了。等到子夜,元帅让兵士们全副武装,前去观看,当夜情形与昨晚无二,元帅令主簿把此事记录在案。随后他们回京交割剿匪公差,并将路上的奇遇启奏皇上。元帝看后,递于丞相,问此事对江山社稷有何寓意,丞相看罢说:“古佛在此处显灵,必是大吉之地,预示我主江山稳固,万民乐业,四方永宁之兆。依臣之见,不若在此处建一寺院,取名永宁,佛祖必然降福于皇上,我朝江山定然万年永固矣。”皇上听后,龙颜大悦,遂拟一道圣旨,令元帅押着金银,带领能工巧匠前往修建。

传说永宁寺工程分三期,历时三年建成。先建中佛殿,中佛殿建成后,便有出家和尚住下,后有移民逐渐定居当地,渐次形成村落,遂取名南小寨,故而留下“先有中佛殿,后有南小寨”的传说。

永宁寺的建筑高低错落,主次分明,左右对称。主要建筑坐北朝南,渐次展开,沿中轴而上,依次排列着乐楼、下佛殿、中佛殿、上佛殿,在乐楼和下佛殿之间配有钟鼓楼。据老年人讲,永宁寺的大钟高6尺,直径两米,重约两吨,为元代铸造。整个钟体铸有各色图案及文字,相当精美。据传,此钟撞响后声音浑厚悠长,方圆十里八乡的人都能听到,可惜毁于“四清”运动。

上佛殿座落在两米多高的月台上,殿前有宽敞的台明。大殿面阔五间,六檩五椽,双坡硬山顶,设前廊,直棂窗。中间掏空三间塑弥勒佛,西边一间是圣母庙,也叫奶奶庙,上边塑有圣母娘娘,下边站立送子哥哥。东边一间是关公庙,上边关云长端坐正中,神态威武。下边站立周仓,手持青龙偃月刀。墙壁上壁画的内容是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单刀赴会等故事,线条流畅,色泽饱满,人物栩栩如生。

中佛殿面阔三间,进深六椽,双坡硬山顶,设前廊。后檐中间外延突出半间,并起双坡顶出檐,形成一个半开间的形式,直棂窗。旧时的中佛殿是大雄宝殿,一般来讲,大雄宝殿应该在上位,而永宁寺的大雄宝殿却座落在中间位,这正符合建寺时先建中佛殿,后建上下佛殿的传说。殿内莲台正中是如来佛泥塑金身,佛像金光闪烁,仪态丰满,衣纹流畅,圣容慈祥,法相庄严,塑技高超,虽然经过多次彩绘修饰,但仍保留了元代塑像的艺术风格。硕大的莲台镶有莲瓣、串珠、三角柿蒂及狮首等装饰,手法雄健,形制优美,雕工精妙,诚为精品杰作。东西两侧是十八罗汉,高达两米,形象生动,神态各异,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再往下,哼哈二将站立两侧,高两丈余,头戴金盔,身穿铠甲,手执剑、杵,威风凛凛,体魄雄壮,面容狰狞可怖。

下佛殿面阔三间,进深六椽,单檐歇山顶,六檩,设前后廊。从前面看做成三破五的格局,形成一个有明间、次间、梢间的非常标准的开间样式。避开了地势逼仄的不足,给人以视觉的美感。下佛殿塑玉皇大帝像,左右两侧是四大天王。

据村里90高龄老人于天啟回忆:他小时候记得永宁寺是以寺养寺,寺院里种着400多亩地,是本村的施主们捐献的,还拴有马车,和尚们也下地耕作,农忙时雇些打短工的。清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勒石的《永宁寺壁石遗后记》记述了当时善男信女为寺院捐俸田亩数和寺院的地产明细,可资永宁寺当时规模之考。

寺院的僧人们按永宁寺的牒谱“本觉常龙,能仁圣果……”等36字排序起法号,曾在永宁寺住寺的和尚有记载的有觉明、常理、常福、龙石、龙茂、能成、能宽、仁慧等,其他的无从考证。能成是永宁寺毁坏前的最后一位和尚。历史上,永宁寺究竟有过多少和尚,因没有记载,不得而知。但村东南有座和尚坟,占地30亩,由此该寺僧人的规模可见一斑。

永宁寺建成后逐渐远近闻名,吸引各方人士前来朝拜,本省的不说,还远及河北、内蒙及至京津,因而香火旺盛。据传,蒙古人过去到五台山进香时,中途必在永宁寺打尖休息,进香拜佛,他们从五台山返回再经永宁寺时,则把剩余的钱物全部施于永宁寺,由此可见永宁寺在信众心中的地位。

民间还把永宁寺的圣母殿看成是“神母殿”,认为特别“灵验”。于是,不少久婚不育或生女不生男或生男不生女的夫妇前来朝拜,焚香许愿,欲求男便生福德智慧之男,欲求女便生端庄贤淑之女,故而十里八乡的善男信女皆来礼拜供奉。特别是每年农历四月八,永宁寺更是热闹非凡,朝拜者达到极致。据村里老人讲:“每到四月八,南小寨整个村子都沉浸在喜庆之中,从打早起,本村人家家户户上庙烧幡、摆供菜,外边前来朝拜的人群亦络绎不绝,他们有周边十里八乡的,也有远至应县、广灵的,总之这一天从早到晚、从寺院到村头到处是前来拜谒进香的人。”我依稀记得,小时候就盼三个节日,一是大年,二是八月十五,三就是四月八。一般人盼大年和八月十五,因为那是中国的传统节日,而南小寨的孩子青睐四月八,不谓乎一是这天确实热闹,小孩们多数不上学了,一打早便到了寺院,但见里面香烟缭绕,鼓乐齐鸣,铙钹高奏,笙管悠扬,朝拜的人烧幡、磕头、焚香进表,寺院外伴有社火、抬阁、脑阁、杂耍等;二是大饱眼福之后,还可享到口福。因为这天供奉的人特别多,凡是前来朝拜上供的,必备五碗素菜,条件好的另外还配有麻花、馓子。素菜都选的是上乘之料。供完后,庙里留三碗供菜及部分麻花、馓子供和尚们日常食用,其余的则散与远道而来的香客。由于供品多,加上和尚们都行善,当然不在乎小孩们偷吃些供品。在当年缺吃少穿的塞上寒村,能吃上一些麻花、馓子、白馍那真是品尝到珍馐佳肴了。

“文革”时横遭厄运

在文革破“四旧”中,永宁寺也难逃厄运。

1966年8月26日,县政府发出《关于同意拆除南小寨永宁寺泥胎、利用庙址举办集体事业》的批复,村里组织起30多名民兵,拿上绳子、铁锹等工具来到永宁寺,见佛就搬,见雕刻就砸,高大结实的泥塑都是套上绳子,十几个人用力拉倒,然后用铁锹、镐头砸烂,再用平车将其推出村外填入壕沟。寺里的许多木刻佛像都被集中烧毁。砸完泥塑烧完木佛之后,又将库里所有的经书、藏书焚烧殆尽。最让人心痛的是,许多铜佛在这场浩劫中也被毁坏或散失。

我记得,永宁寺的铜佛被供奉在寺院西边的一间禅房里,每年四月八开放半天,供人们瞻仰。佛像按高低顺序依次排列,最低的不足半尺,最高的达一人之高;也有的说,最前边还有两排更小的不足一寸,其数目曾有人数过,半天时间也难以数清。这些铜佛据说是历代僧人在不同时间从不同地方请来的,都是铜质鎏金。我平生只见过一次,不记得是哪年四月八了,上午和一群小孩子们正在庙里玩,忽听大人们说,快去看铜佛爷,铜佛殿开了。我们一群孩子赶忙跑到西禅房,但已挤满了人。我们人小,顺着人群缝隙钻到前面,但见一尊尊佛像金碧辉煌,佛光四射,每座佛像姿态各异,衣纹流畅,眉目清秀,身材修长;也有的肌肤丰满圆润,表情含蓄,慈祥善良;中间的一排双手分别作说法、施与、接引、禅定等相,真是工艺精巧,栩栩如生,令人叹绝。一次所见,留下终生印象。据说,这些珍贵的铜佛像,有的被人藏匿,有的被卖了废铜,实在可惜。

可怜一座千年古寺,顷刻间被毁,空留三座大殿。后来,下佛殿当作大队杂物库,中佛殿做了村里粮库,更可悲的是,再往后整个寺院做了羊场。

文革前,永宁寺只剩下两位和尚了,师父龙茂,徒弟能成。师父似乎比徒弟命运更惨。于天啟老人回忆说,龙茂很早就来永宁寺了,他的师父叫常理,龙茂是个整家的和尚,在他手里,永宁寺一度很兴盛,后来不知啥原因,龙茂离开寺院,到包头、大同等地云游,也有熟人见到过他,说是在外地做生意。“文革”刚开始,他又回到永宁寺,回来后不久,村里人就传说龙茂是“敌特”,原因是南小寨附近军用飞机场经常侦听到来自附近的电台信号。机场将此事通报给当地及机场派出所,为此,派出所干警和大队干部曾几次到庙里去搜寻电台,结果也没找到。人们怀疑,要说有电台,那就是龙茂带回来的,他在外云游多年,是不是加入国民党特务组织了?于是,造反派开始批斗龙茂。几天下来,龙茂就支撑不住了,一天下午,乘徒弟能成不在的时候,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时年约五十多岁。

曾经一度时期,我们常去庙里玩的伙伴们也不敢上庙了,原因是龙茂之死使我们联想到电影《古刹钟声》里那个特务老和尚。不管何原因,人死无法追究,那个年代,死个和尚算什么,事情就此过去了。

比起师父,徒弟能成的命运要好一些。能成俗姓录,祖籍应县曹娘村人,12岁出家永宁寺,20岁受戒。

提起能成,南小寨无人不知,无人不夸。每当说到他,人人都会翘起大拇指说:“那是一个真正修行的和尚。”他心地善良,为人和气,特别勤快。出家永宁寺40多年,没和村里人红过一次脸,而且不时还资助一些比他更困难的人。人们常说,能成师父最困难时也不和别人借钱借物,但自己的钱物被别人借了从不索要,他过着护寺念佛的平静生活。文革中,寺院毁坏,师父自尽,能成自然成了被批斗的对象,法名不许叫了,他俗姓录,大队给他改名叫“录新”,寓意从新做人,并将他划归在生产队,成了一名大队社员,和其他社员一样每天下地参加劳动。从此,他白天下地干活,晚上还要被批斗,时间久了,谁能经得住?采访中,村民曹月林说:“为了躲避折磨,一天能成也像师父一样拿着绳子到了上佛殿,将绳子拴在梁上想一死了之。当把绳子套在脖子上踢翻凳子时,绳子却断了,想死没死成。”看来是老天有眼,能成尽管从小出家,但还未修成正果,西方极乐世界还不会收留他,可能本人也悟出此理,因此,打消了死的念头,重新回到人间。

随着时间的推移,文革结束,国家的宗教政策得以恢复。1983年,县委统战部推荐能成去了五台山的普化寺。到那儿后,由于他的诚实、勤快,很快得到寺院住持及众僧人的爱戴,于是推荐他当了维纳。据他的徒弟仁义介绍说:“师父为人好,干活勤快,虽已年过半百,但精力特别好,一天最多睡四五个小时,一般早上三点钟就开始诵经,一直念到六七点钟,洗漱完毕吃完早膳就开始干活,天天如此。寺院种了不少地,基本是师父一人料理。师父还特别行善,寺院有一病僧叫道明师,几乎是瘫痪在炕,吃喝拉撒都由师父照料。”

1990年,包头居士林有位叫郭培兰的女居士来到普化寺进香,期间,她结识了能成师父,听人介绍了能成师父的功德,于是起了请能成到居士林的想法。第二次来时将此想法和能成师父讲了,得到能成的赞同,于是就来到居士林并当了林长。他离开普化寺时,还把病僧带到新的寺院继续照料,一直到去世。正因为他为人忠厚行善,深受人们的尊重,走时住持和众僧人极力挽留,不愿放他走,但能成去意已决,最终去了包头。

在居士林的十多年时间里,由于他的精心主持和辛苦化缘,居士林逐年修缮,旧貌变新颜,他主持修建的大殿在他圆寂前得以完工,大殿投资约500万元,能成一人出资达三分之一。

在当地,他的功德得到全寺上下乃至居士林所在地东河区广大信众的尊敬和爱戴。2010年,90高龄的能成功德圆满,阖然化去。火化时,场面壮观,居士、信众两三万人为恩成祈祷祝福。

火化后清理场地时,清出许多能成的“舍利子”,有白色的,也有五色的,最大的一颗竟是红色血舍利,听业内人士讲,血舍利很少见。徒弟仁义为师父塑了一尊真人大小的铜质鎏金坐像,连同部分舍利子供奉在本县西小寨的善導寺里,其余留在生前的居士林寺院中。

永宁寺又成风景

永宁寺从建寺到“文革”毁坏前曾有过七次大的修整。现在寺院存下的石碑记录了其中两次修复过程。

一是大清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丙戌季春立《顶礼十方铭石记》,记叙了“三千多众群施铺地之砖,各出补天之石,救千古之眉火,种万载之福田,分文不少,千文非多……”

二是大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岁次癸卯孟秋月中浣立《重修永宁寺碑记并序》云:“永宁寺,古人命之,旨悠久安宁之意。光绪戊戌年(1898年),住持僧觉恩引携村民五十余人家捐款修复中佛殿。”

从1966年遭毁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寺院一直破烂不堪。1997年,怀仁县文物管理所批复了《南小寨村关于修复永宁寺的申请》,永宁寺的修复得以实现。《永宁寺修复碑志》记载:“有28名善男信女捐资修复了中佛殿、观音殿,1997年5月兴工,同年11月竣工。”

在修复过程中,义仁师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义仁师,原籍山西万荣县,今年41岁,13岁在洪洞县出家,后又到太原崇善寺。1997年11月19日,他前来参加怀仁县鹅毛口村老爷庙开光,做完佛事后巧遇永宁寺的几位善人,可能是佛缘吧,几位善人请他去永宁寺当住持,经过几次协商并征得村干部同意,义仁就留住永宁寺了。

义仁师住下后,看到寺院破烂不堪,就在佛前发了宏愿,一定要把永宁寺修复,重现往日光彩,使它成为弘扬佛法、普度众生的道场。初到寺院时,由于人地两生,他只好晚上在寺内修行,白天出去捡些废旧物品,卖了钱维持生活费用。后来出外苦行,一来弘扬佛法,二来广结善缘化些布施,时间长了,他的苦行与对佛的执着感染和影响了周边及天津、北京、唐山、大同等地的善男信女,他们纷纷捐赠款物,共建永宁寺。

经过十几年的艰辛努力,先后建成上佛殿和上佛殿东西配殿“观音殿”、“地藏殿”,中佛殿的东西配殿“千手殿”、“往生堂”,下佛殿的东西配殿“伽蓝殿”、“祖师殿”以及“法物流通处”和“名堂”,重新建起了“大山门”(内有护法殿,塑有哼哈二将)和“钟鼓楼”,从此,以三大殿为主体的寺院格局得以恢复。2002年在寺院西侧进行了扩建,建成占地330平方米、高大雄伟的万佛殿。2003年,在万佛殿前十米处开始建铁浮屠(铁塔),2011年竣工。在万佛殿后边新建了住持室、方丈室,万佛殿前东西各建四间寮房。住持室西边是六间斋堂和五间客房,前边是大院。2006年在塔的西侧建起14间客房,供居士和远方信众居住,同年在山门前建成白云石玉带桥。据知情人士说,光建铁塔投资就达100多万元,整个寺院修建累计投入资金上千万元。一座永宁寺,凝聚着义仁师父及众多居士、信众的心血。

重新修建后的永宁寺,格局基本保留原状,寺院坐北朝南占地5000多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达2300平方米。从中轴线过了玉带桥进山门,山门两侧是二层式钟鼓楼,往里是天王殿(原下佛殿)、药师殿(原中佛殿),两殿东西两侧都设有殿堂厢房,最后便是大雄宝殿(原上佛殿)。

重修后各殿的泥塑整体虽逊色于原始塑像,但也不乏有闪光之作。如大雄宝殿塑的释迦佛、毗卢遮那佛、卢舍那佛、药师佛、阿弥陀佛,五方大佛比例匀称,姿态清雅,个个面如满月,祥和慈善,塑技高超。药师殿所塑日光菩萨眉目清秀,肌肤丰满圆润,服饰流畅,表情含蓄,慈眉善目;月光菩萨身姿婀娜,华贵不凡,玉臂轻舒,富有动感,看后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值得一提的是新建的“千佛塔”。该塔于2003年开始修建,2011年竣工。整座佛塔呈八角十三层,直径8.6米,高26.8米,为罕见的铁质石材混相结构的佛塔,总计用铁材600余吨。佛塔呈黑白两色,峻秀挺拔,如一柱擎天,直指苍穹。

如今的永宁寺,香火旺盛,每逢农历初一、十五,永宁寺都要举办法会,四方香客齐聚于此。特别是每年四月八这天,更是永宁寺传统的重大节日。每到这天,天还未亮,寺里的钟声就已敲响,真可谓“晨钟暮鼓警醒世界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路人”。届时,本村及周边城乡的信众一大早就向永宁寺聚集,更有北京、天津、张家口、内蒙等地的信众不辞跋涉之苦,早早来到寺院,虔诚礼佛,诚信祈祷。寺中僧众则开始焚香诵经,并带领众人绕寺礼佛。这天,来到寺院的居士和施主中不少人义务来到斋房,帮助拌凉菜、炸油糕,用斋饭招待四方来客。据统计,2012年四月八这天,来永宁寺进香朝拜的达三万多人。

永宁寺以其悠久的历史、神奇的传说、独特的建制吸引着成千上万的僧侣信众和八方游客前来顶礼膜拜、旅游观光,成为怀仁一道新的风景。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