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金沙滩传说背后的历史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孟新平2019-05-08 09:23:15
浏览字号:
0

一个美好的地名,一场激烈的厮杀,两者互不相及,却又叠加在一起,这就是亦真亦幻的金沙滩。杨家将血战金沙滩的故事流传至今,已有千年,这是怀仁大地上永远也讲不完的故事。

我在怀仁工作了二十多年,与许多人谈起过金沙滩杨家将,怀仁人对于金沙滩杨家将,可谓是妇孺皆知。每当说起金沙滩杨家将,他们如数家珍,娓娓道来。杨家将血战金沙滩的故事,满门忠烈,英勇悲壮,令人心灵震撼,潸然泪落。故事的大致情节是:

杨业是北汉名将,归宋后受到重用,潘美心中极为不快。早在宋朝与北汉交战时,杨业曾射了潘美一箭。对此,潘美耿耿于怀,盘算着如何陷害杨业,以报这一箭之仇。有一次,宋太宗去五台山降香还愿,杨业和潘美护驾同行。宋王遍览五台山各处名胜后,在潘美的怂恿下,非要去看毒龙洞。陪驾的方丈再三劝阻,宋王不听执意要去。来到毒龙洞,忽见毒龙从洞里窜出,张牙舞爪要伤宋王,七郎手起剑落斩杀了毒龙。宋王龙心大悦,当即要封七郎为斩龙大将,潘美挑拨说:“七郎所斩乃我主真身,莫非杨家有篡位野心?”宋王最怕别人谋他的江山,于是龙颜震怒,把杨家下到代州水牢。

潘美见诡计得逞心中窃喜,趁机进谗言道:“幽州城美景天下无比,我主何不前往观赏。”宋王准奏。八贤王连忙劝阻:“我主不可以身涉险。”但见宋王去意已决,奏道:“若一定要去,可暂免杨家之罪,让他们保驾。”潘美急忙阻止,坚持由潘家保驾。双方争执不下,宋王便下了一道圣旨,“杨家保进,潘家保出”。宋王君臣去幽州的消息,早被辽军打探清楚,预先设下伏兵,把宋军围困在幽州城附近。潘美见大事不好,忙把圣旨改为“潘家保进,杨家保出”。杨业并不计较这些,稳住阵脚,严密防守,寻找突围机会。

辽主为避免强攻付出太大的代价,就派人送来请柬,谎称邀宋王进幽州城赴宴议和修好,名曰“双龙会”,实则暗设伏兵。宋王接到请柬后感到左右为难,去吧,凶多吉少;不去吧,又怕被辽邦耻笑。在此危难时刻,杨业挺身而出,让大郎假扮宋王赴宴,二郎、三郎、四郎、五郎随行,由自己和六郎、七郎保着宋王脱离险境。大郎动身前,杨业密授他十个字:“先下手韩昌,后下手遭殃。”要先把最有本事的韩昌(辽国大将)除掉。

大郎赴宴时感到身体不适,精神恍惚,把杨业的话错记为“先下手辽王,后下手遭殃”。原来,七郎在五台山所斩的毒龙正是大郎的真身。“双龙会”上,大郎先发制人,用袖箭射死辽主,自己却被韩昌刺杀。混战中,二郎战死;三郎被马踏如泥,死在芨芨草滩;四郎被俘后易姓改名,被辽国招为附马;五郎脱险后看破红尘,到五台山出家当了和尚。传说金沙滩镇盐丰营村南有一片芨芨草滩,长势十分茂盛,就是三郎的遇难处。这一带过去盛产土盐,味道苦涩,那是三郎的碧血化成的。

杨六郎保着宋王先行,杨业和七郎断后,脱险后却不见了父亲和七郎。六郎只好返身杀回,去救父亲和七郎,不料父子三人均被辽军围困在两狼山。七郎见此情形,请求去潘美大营搬取救兵,杨业知他性情暴躁且好酒贪杯,担心误了大事不让他去。七郎向父亲保证决不喝酒,去了大营人不下马,马不离鞍,搬上救兵就回来。

七郎来到大营,果真人不下马,催促赶快发兵。潘美的谋士刘军琪假意夸赞说,将军突出重围,真是英勇无比,令人钦佩。说毕恭恭敬敬地把一杯酒捧到七郎面前,七郎起初不接,但经不住刘军琪一再相劝,接过酒一饮而尽,谁知一杯酒落肚,再也忍耐不住,跳下马来喝了个酩酊大醉。潘美见七郎醉倒在地,命军士将七郎绑在大松树上,下令用乱箭射死。谁知七郎有瞅箭法,乱箭射来纷纷落地,根本伤不了他。忽然,晴空霹雳,响雷不止。俗话说,天鼓响,收大将。七郎想,莫非是老天要收我?且自忖今天难逃潘美老贼之毒手,就对潘美说:“要想射死我,就把我眉棱骨上的肉皮割下把眼睛蒙上。”这样,七郎被乱箭射死,共中了一百零三箭。

后来,老百姓感到七郎死得冤枉,痛恨潘美嫉贤妒能,残害忠良,便把绑七郎的那棵大松树砍了。原来这棵大松树是“树王”,“树王”一死,别的树木也相继枯萎了,黄花梁从此逐渐变成了荒山秃岭。

杨业没有等来救兵,孤军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失败被俘,悲愤交加,仰天长叹:“羊入狼口,有来无回!”头撞李陵碑而死。

传说是历史的投影。杨家将血战金沙滩的故事,绝非纯粹虚构,它曲折地反映出黄花梁脚下的金沙滩一带,是宋辽经常交战的地方。

史载,公元979年(宋太平兴国四年、辽乾亨元年),宋太宗亲征平定北汉政权后,乘胜进伐幽州,但由于准备不足,后援不济,以清沙河失败告终。杨业归宋后,颇受宋太宗器重,是否参加了进伐幽州,史料没有明确记载。但是,南宋遗民许大焯的《烬余录》有一段话值得注意:太平兴国六年,宋太宗“出长垣关,败契丹于关南,旋移军大名,进战莫州,遂为契丹所困,杨业及诸子奋死救驾,始得脱归大名”。由于许大焯离北宋初仅一百多年,即使记载的是传闻,仍有一定的可信度。

在公元986年的雍熙北伐中,潘美是西路军的统帅,杨业为副,率军出雁门关,用兵神速,推进顺利,连拔应、云、寰、朔四州,直抵桑干河畔,威震边塞。可惜的是曹彬的东路军在涿州西南歧沟关战败溃逃,辽军乘胜追击,致使战局迅速恶化。宋太宗急令退兵,命潘美、杨业掩护新收复的四州民众内迁。辽军见宋军后撤,迅速集结十余万精兵,攻取寰州,逼近雁门,情况十分危急。杨业认为敌强我弱,应避开辽军锋芒,先掩护民众撤退,寻机再战。但监军王侁自恃皇亲国戚,坚决反对,讥讽并威胁杨业:“君后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扰不战,得非有他志乎?”杨业被逼无奈,明知此战凶多吉少,然而只得出战以表心迹。临行前,与潘美约定,请潘在陈家谷口(今朔城区南)预先伏兵接应。杨业率少数兵马英勇抗敌,渐次退到陈家谷口,但此时潘美、王侁因畏敌早已带领大军离开。杨业来到陈家谷口,不见援兵,旋即又被辽兵包围,虽拼命冲杀,亲手刃敌百余人,但不幸身负重伤,中箭落马被俘。杨业大义凛然,坚拒招降,绝食三日而死。杨业的儿子杨延玉和七十三岁的老将王贵也壮烈牺牲,导致西路军也彻底失败。  

纵观整个宋朝,虽然历尽艰难,扫平了混乱纷争的五代十国,统一了中原。但是,没有承接汉唐雄风,积贫积弱。北宋政权腐败,内忧外患,常遭强敌侵犯,屡订城下之盟,屈辱苟安,每况愈下,终于半壁江山沦丧,最后偏安于江南一隅。

正史上对杨家将的记载很少,杨家将血战金沙滩的故事是千百年来民间集体创作的结晶,浪漫主义色彩非常浓烈。这种生动的传说,比任何历史教科书都感受深刻。杨家将忠义仁勇的精神,已深深植根于怀仁大地,成为怀仁人心中永远的丰碑!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