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金代怀仁县令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郝丽云2019-05-06 17:05:55
浏览字号:
0

史家常说:怀仁有“辽金文化”的印记。

需要正视的是:在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争夺生存空间的激战中,因着怀仁“宜农宜牧”的特殊地理区位,先是属于辽国,又被大宋收复,金灭北宋后,怀仁又被金管辖,这样纷繁反复的历史经历,导致史志中关于怀仁在辽、金、宋时代的论述相对稀缺,对于金代怀仁县令的记载更不多见。

在阅读正史与野史的过程中,笔者找到两位金代怀仁县令的若干内容,录之于下,以补史志之缺。

一、“郎”县令

查《怀仁县新志》,在金代,只录了一位县令,叫“女奚列守愚”,说他是“真定路猛县”人,此外别无记载。

关于此人,或可多说几句。

女奚列守愚,其中之“列”,在正史上多写作“烈”——这名字挺别扭的。

“女奚烈”是姓。据《金史·国语》和清代官修史料《满州源流考》、《清朝通志·氏族略·满洲八旗姓》等史书载,“纽祜禄氏旧作女奚烈氏”,满语是“狼”的意思,为满族最古老的姓氏之一,从金代起,此姓便多汉译为“郎”,还演化为汉族姓氏:郎、浪、钮、杨、和、林、邵、赵、福、金等。这其中,乾隆朝的和珅,现代的音乐家朗朗即是此姓后裔。

“女奚烈守愚”中的“守愚”二字,应该是个汉族名字,此人本名叫“胡里改门”,还有字,叫“仲晦”。

——所以,这“女奚烈守愚”是个亦胡亦汉的名字。如果感觉“女奚烈县令”这一称谓有些繁琐,大抵可认为,这是个名为“郎守愚”的县令。

女奚烈守愚的籍贯在“真定府路吾直克猛安”,基本可认为是今天河北正定人。

打幼年起,“郎县令”便非俗人——六岁读书,而且刚换乳牙便有惊人之识,说:吃肉令人神昏志迷,故坚持吃素。在他十五岁时,父亲去世,他操办葬礼有条不紊,其情至孝,其礼周详,年纪轻轻还治家有方,颇受乡人称赞。

公元1191年是金代明昌二年,“郎县令”中进士,被任命为深泽(今河北深泽县)主簿——其职位于县令、县丞之下,县尉之上,勉强相当于今天的“县政府办主任”吧,由于政声显赫,遂被升为怀仁县令。

在怀仁,“郎县令”应该没干几天,似乎只在史书中留下一个名字,然后,很快就改任“弘文馆校理”之职,其职大约相当于今天国家图书馆或全国文联的中层领导吧?后来,他又到山东临沂(金代属山东东路沂州)当了县令,我推断,大约相当于今天县级市的市长。

相比在怀仁的苍白记载,在临沂,此公颇有政绩,下车之后,便打掉一个五百多人的“黑社会组织”,还有效处理了流民问题,使其无业可操、四处隐匿、越级上访的社会现象得以有效缓解,当地人给他立碑纪念。后,此人改任秘书郎、著作郎、永定军节度副使等职。

泰和年间,金攻宋,此公又任山东行六部员外郎、大兴都总管判官等职。

大安元年、公元1209年,曾经怀仁的“郎县令”政治行情一路看涨,先后担任刑部员外郎、户部郎中、太子左谕德。

贞祐元年、公元1213年,此人又任户部侍郎,并转任谏议大夫、提点近侍局。次年,任保大军节度使,又改任翰林学士、参议陕西路安抚司事。他的顶头上司、金代名将完颜弼对他极为器重,每件事总是先垂询他的意见,然后施行。

后来,他病了。

后来,他死了——时在公元1214年,贞祐二年。

《金史》对他评论说:守愚为人忠实无华,孜孜于公,盖天性使然也!

二、刘县令

前边,说的是“郎县令”。

这里,再说一位“刘县令”。

——与女奚烈守愚一样,都是金代的怀仁县令。

不过,对于“刘县令”,《怀仁县新志》没有记载,他叫:刘撝(huī)。

名字真难写,也真难认,那个字,与“挥”同音,也兼有“挥”的意思。姑且称其为“刘县令”吧。

刘县令,祖籍河北阳原,辽末金初,他率家人迁居浑源。金太宗天会元年(1123年),取得“词赋状元”功名,成为金代有史可考的第一位进士。此后,先在京城上京(今黑龙江阿城)任右拾遗,后出为天成、阳曲、怀仁县令——据《秋涧集·卷五十八·浑源刘氏世德碑铭并序》载:释褐右拾遗,转知天成、阳曲、怀仁三县——继为安东节度副使,大理少卿、石州刺史、中大夫。

据史书记载,“刘县令”词赋极佳,诗人元好问称他是一代词学宗祖。其人学厚品端,识见高远,多次参与朝廷开科取士之事,每“见其文,能断其后中第否,当时名士大夫多出门下”。

“刘县令”也“长于治民”,在地方官任上,把为民兴利除害看得比生命都重要。所以,每逢他离任,老百姓总是恋恋不舍,还把他的像画下来供在家里——怀仁人也曾对他“所去见思,图形奉事”吗?未知!——他曾“三为理官,议狱主恕”,见义固执,不屈权贵,办案既重调研,又体恤民情,许多冤狱得以平反昭雪。

以其为首的“浑源刘氏家族”也甚是了得,有金一代,刘氏有四世八人进士及第,号为“八桂堂”、“丛桂蟾窟”。

三、金代县令的历史思索

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怀仁的“郎县令”与“刘县令”的籍贯都在河北。

这其实也非偶然——当时,金不断占领辽宋州县,官吏缺员现象十分严重,太宗天会初年,金朝开科取士,网络人才,并首先在朔州、平州两次选举。宋靖康二年、金天会五年(1127年),金灭北宋,是年八月,太宗下诏:河北、河东郡县职员多阙,宜开贡举取士,以安新民……这样,两位县令是同一籍贯便不足为奇了。

当时由金组织的科举考试,时间既无定期,人员也无定数,只是根据需要,临时决定,所取之士也多迅速补充到地方州县级机构,这批出身金朝科举制度的人上任后,使得饱受战争破坏和改朝换代影响的原辽宋地方县制逐步恢复。

还需注意:“郎县令”是女真族,“刘县令”应该是汉族,但,均得以“县令”的任职,说明金代任官,在一定范围是不分族群,唯才是举——而这两人的确是很有才的——《金史》中所载的217名县官中,汉族人几乎占到四分之三。

前面说过,当时的怀仁属于辽国,因辽受宋攻击,短暂的时间内,怀仁又归宋朝,在金灭北宋之后,怀仁又归金管辖……如此折腾,也导致历史记忆的苍白,也使得官员调动频繁。

也难怪“郎县令”当了几天怀仁县令,便调回中央,又转任临沂县令。

也难怪“刘县令”似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连任了三个县的县令。

也难怪关于“金代县令”的记载如此缺乏,而且事迹又如此模糊!

好在,找到两位!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