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古风怀仁:《诗经》里打来的嚏喷
来源:雁门文丛作者:宋旭2019-04-25 10:15:44
浏览字号:
0

晚饭过后,四梅梅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却不着。

一场春雨正在窗外下着。无意中,四梅梅鼻子一痒,打了个嚏喷。

“这么晚了,谁还在念叨我呢?”四梅梅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

四梅梅所说的“念叨”,是一种带着思念的絮叨。

怀仁民间有一种说法,就是“打嚏喷”表示有人在很远的地方思念你。故而每当打嚏喷的时候,总要说上一句:“有人念叨我呢。”

近读洪迈的《容斋随笔》,才知早在九百年前的南宋,就已经将“打嚏喷”与“有人念叨”联系在了一起。洪迈在《容斋随笔·卷四》中云:今人喷嚏不止者,必噀唾祝云“有人说我”,妇人尤甚。

洪迈将这一民俗的起源上推到《诗经》年代:予按终风诗:“寤言不寐,愿言则嚏。”郑氏笺云:“我其忧悼而不能寐,女思我心如是,我则嚏也。今俗人嚏,云‘人道我’,此古之遗语也。”乃知此风自古以来有之。

《终风》是《诗经·邶风》里的一首诗。全诗共四章,以女子的口吻,诉说被丈夫抛弃后夜深难寐,希望丈夫悔悟能同样也想念她: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其中“寤言不寐,愿言则嚏”一语,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我想他想的睡不着觉,如果他也像这样地想念我,就让我打几个嚏喷。”这种如占卜许愿般的祈述,将女子幽思的情愫发挥到了极致。

《国风》中的歌谣,大都起于民间,夹裹着当时浓郁的风土人情。从“愿言则嚏”一语能够进入中国最早的民间文学作品这一情势来看,早在三千年前的《诗经》时代,将“打嚏喷”与“有人念我”连在一起的风俗就存在于民间了。而其后的文学作品,又将这一民俗现象加以巧妙运用,产生了特殊的审美情趣和艺术效果。《终风》之外,有苏轼的《元日》:“白发苍颜谁肯记,晓来频嚏为何人?”有黄庭坚的《薛乐道自南归来入都留宿会饮》:“举觞逢酌我,发嚏知见颂。”而一生金戈铁马的辛弃疾,更是将打嚏喷的拟声“阿——沁”萌转为“阿鹊”一词,并将其引入《谒金门》:“山共水。美满一千余里。不避晓行并早起。此情都为你。不怕与人忧殢。只怕被人调戏。因甚无个阿鹊地。没工夫说里。”

也许是古人太痴,无缘无故的一个嚏喷,在他们的心里,总要给出个说道来。那种质朴至纯的情怀,让后世的我们每每读至“愿言则嚏”,便想到古人是多么的美好。不若现在的人们,一听到别人打嚏喷,忙不迭地道一声:“下雨呀。”

四梅梅,就是那个在《诗经》里辗转反侧的女子。

是她们,耗费了一茬又一茬的青青年华,才将“愿言则嚏”这一至朴至真的民俗,从洪荒的《诗经》年代,带到了今天。从遥远的淇水河畔,带到了塞外的五里滩上。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