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儿时记忆中的大炼钢铁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麻补林2019-04-15 09:52:54
浏览字号:
0

1958年秋,我在吴家窑完小读一年级。那年正是全国“大跃进”,我学会的第一支歌就是《大跃进之歌》,歌词至今还依稀记得:

“跃进,跃进,大跃进。快马加鞭向前进,向前进,十五年内要赶上英国,中国人民有信心……

跃进,跃进,大跃进。快马加鞭比先进,比先进,全民动员鼓足干劲,社会主义就建成……”

“大跃进”这个词汇最早见于1957年11月13日《人民日报》社论,该社论号召“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毛主席当时看后,特地在上边批语说:“建议把一号博士头衔赠给发明‘跃进’这个伟大口号的那一位(或几位)科学家”。毛主席的批语,使这个口号日行万里,一时风靡全国,转眼之间化作指导决策层的思想理论基础,并成为日后三面红旗的第二面旗帜(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它在激发六亿神州拼搏精神的同时,也为急于求成的“左”倾思潮进一步发展和1958年后的蛮干冒进,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957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的第九个年头。为了激励全国人民尽快改变“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加速建成社会主义,早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必须加快发展我国的工业生产。然而首先羁绊我国工业发展的是钢产量太低。1957年,我国钢产量只有535万吨,而英国当年的产量是2204万吨,我们不到英国钢产量的1/4;美国当年的钢产量是10225万吨,我们只有美国钢产量的1/19。

钢铁的制约,工业的落后,用当时毛主席的一段话说是“实力政策,实力地位,世界上没有不搞实力的……手中没有一把米,叫鸡都不来。我们处在被轻视的地位,就是钢铁不够……憋一口气有好处,十年搞一亿吨,上天!”

在那个年月里,上至中央领导,下至普通百姓,都盼望着我国能迅速改变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都恨不能一夜之间赶上世界发达国家。1957年11月2日到21日,毛泽东主席率中国党政代表团访问苏联,并在出席各国共产党工人党会议期间,针对当年的国际态势和格局,提出了“东风压倒西风”的著名论断,并宣布:我们中国15年可能赶上或超过英国。10多天后的12月2日,刘少奇在中国工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致词中公开宣布,“我国要在十五年内,在钢铁和其他重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方面赶上或超过英国”。1958年6月,李富春在向中央政治局提出的《第二个五年计划要点》的报告中,认为“今年工农业大跃进已成定局,现在看来,以钢铁为主的几个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有可能不用三年赶上和超过英国”。此后的6月17日,薄一波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了《两年超过英国》的报告,毛主席看了这份报告,非常高兴,挥笔批示:“超过英国,不是15年,也不是7年,只要两年到三年,两年是能的。这里主要是钢,只要1959年达到2500万吨,我们就在钢产量上超过英国了。”于是党中央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全党全民大炼钢铁”、“十五年内超英赶美”的口号。提出1958年我国钢产量在1957年535万吨的基础上翻一番的宏伟指标,完成1070万吨任务。

于是,全民总动员的大炼钢铁运动在全国各地铺开了,投入人力九千多万人,占全国人口总数的1/6。各类土高炉、小高炉数量达几百万座。

儿时的我,虽然对当时的政治形势不懂得,然而那热火朝天的大炼钢铁场面,至今都记忆犹新。怀仁县当年是大炼钢铁的重点县,因为怀仁西山地区有煤,有铁矿石资源。因而炼铁的选址主要在西山区域的鹅毛口、小峪口、吴家窑等乡村一带。那里有煤,有铁矿石,就在那里就地取材冶炼钢铁。

记得那年秋天,吴家窑村来了几千民工,他们都是来自周边四乡八村的,加上本村民工,约有上万人。这些民工都是自带粮食、工具,所谓的炼铁工具也无非是些锹、镐、铁锤、钢钎、手推车、胶轮大车等简单的生产工具。一下来了这么多的民工,他们在村里到处号房住院。当年村里的闲房几乎都被挤占一空,但没有租金。那年月的人们就是这种思想境界,自我奉献精神十足。我院里的大南房和西下房是闲置的,平时放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房都被王坪、路庄的民工号下,大南房还做了民工的伙房。每天早晨是小米稠粥,中午是猪肉炖粉条、油炸糕,晚饭是莜面搅块垒、绿豆稀饭,管饱吃。饭菜丰盛多样,食堂搞得红红火火。当年我还是七八岁的孩童,又是房东的孩子,大师傅(厨师)常常呼唤我去伙房随便吃喝。食堂每天剩余的饭菜还给我家端去。那段激情岁月,永远留在我的童年记忆中。

大炼钢铁开工了。记得开工那日,在村里最大的店院“三元店”院里召开大炼钢铁誓师动员大会。大院里挤满了民工,台上两边插着八面鲜艳的红旗,中间悬挂着毛主席巨幅画像,会场内锣鼓喧天,爆竹轰鸣,人头攒动。一个姓白的乡长激情满怀地做了大炼钢铁动员报告,民工代表纷纷登台表态发言,台下不时响起鼓掌声和嘹亮的口号声:

“总路线、大跃进万岁!”

“钢铁升帐,超英赶美!”

“毛主席万岁!”……

从那日起,吴家窑村的东山头、西山头、南庙坡、五指山上,到处红旗飘扬,叮叮当当的钢钎声、锤击声交织在一起,阵阵起矿石的放炮声不绝于耳;煤窑在日夜不停加班生产煤炭,大路上运煤车、运铁矿石车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们往山上扛的,向山下送的,人流如潮,络绎不绝。一幅幅热火朝天、波澜壮阔的大跃进战斗画面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大炼钢铁,土法上马,没有技术人员,更没有专家图纸,人们凭着主观热情和敢想敢干的精神去炼钢炼铁,于是人的主观能动性被夸大了。是年8月27日《人民日报》提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之后,新华社刊登鞍山一篇报道说“人有多大胆,钢有多大产”。在那个特定的年月里,诸如“思想有粮就有粮,思想有钢就有钢”以及“外行一学就会,当天建炉出钢”的鼓动口号响彻全国,召唤大炼钢铁,“土炉上马,快马出征,卫星上天”已是各项工作的总方针。

吴家窑开采出的“铁矿石”,不知是否就是铁矿石,反正是一种赤褐色又重又硬的石头。炼铁炉也是土造炉,在一些土崖头就地掏一个立式桶窑,下面掏出一个炉坑,底部再用石头垒成炕洞形,以便通风掏灰。这样,一排排土铁炉就建成了。炉里一般是先放一层炭,再放一层矿石,像烧石灰一样一层层堆积起来,就点火炼铁了。

夜幕降临,东山、西山烟火冲天,火光相互辉映,染红了黧黑的夜空,闪闪的火光比古代烽火台的烟火壮观多了。炉前都留有轮班看火的民工。我们小学生白天学校里组织上山打铁矿石,晚上也不回家,三五结伴在炉前玩耍。我们还从野地土窑刨出掩埋的山药蛋,在土炉坑下烧着吃。说起那年月也实在荒唐,地里起得山药蛋不往村里收窖,而是在地头随便找个土坑掩埋,任人刨取,仿佛进入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社会。正如刘少奇7月1日在石景山发电厂对工人们说:“中国进入共产主义,不要好久,你们大多数人可以看到共产主义的。”

几天后,铁水该出炉了,然而捅开炉眼,一点铁水不见流出,直到扒开炉膛一看,啊!哪里有铁?都是些奇形怪状犹如假山石一样的骨髅疵圪蛋。人们泄气了,也找不出原因。后来县里派来几个懂行的师傅说温度不够,要改进工艺流程,不能用原煤烧,要改为用焦炭,没有鼓风机就用扇车代替,但还是不行。后把小块原煤上碾子压成煤面,拌上胶泥,捏成半米高的桶状沙钵,里面装上碎矿石,一排排一层层放入炉膛里烧。这样底煤点着后,煤沙钵也跟着烧着了,炉温提高了,果然流出了铁水。然而待冷却后,却是些铁不铁、石不石的怪物,至今山坡上还能找到骨髅疵圪蛋。几个月的山头炼铁就这样失败了。

之后,在三元店大院里,用耐火砖、石英砂筑起一个高五六米、粗三米多的土高炉,并配有柴油机带动的鼓风机,日夜不停地吹。这次成功了,出炉时,钢水通红,钢花飞溅,冶炼出一块块生铁锭子。人们欢喜的不得了,领导们忙着要向县里报喜。为了报喜,炉工还用石英砂制作出“大跃进万岁”字样模具,用铁水铸成五个大字,披红戴花,敲锣打鼓,用车拉着去县城报喜去了。这是我在大炼钢铁时所见到的真正冶炼出的钢铁。

当年大炼钢铁基本上是失败了,探究其原因,后来人们说,一是铁矿石不纯,含铁量低;二是炉温达不到要求。据说炼钢温度要达到1700℃,炼铁也得1500℃。光有鼓风机还不行,还得配有供氧设备,那时候农村里哪有这个条件。

炼钢铁失败了,但上级下达的任务完不成怎么办?最后只好发动群众挨门逐户地收购破铜烂铁。名义是收购,实际上是硬性指派任务。我记得,我家的铁锅、铁铲、铁勺,凡带铁的器具都要收走,就连大柜上的铜制件也被起走了。还有一把擦得亮晶晶的柿子形的铜壶也被强行收走,为此母亲还伤心地哭了一场。

1958年这场轰轰烈烈的大炼钢铁运动,其最终结果如何?怀仁县当年究竟冶炼出多少钢铁?既没有官方报道,也没有民间传闻。经查阅资料,1958年,经过几个月的盲目蛮干,加上相当程度的虚报浮夸,到年底,全国宣布钢产量达到1108万吨,生铁产量达到1369万吨。中央确定的钢产量指标从数量上说算是完成了,但给国民经济的发展造成的破坏却是无法估量的。

首先是极大地浪费了人力、物力和财力。在1958年炼出的钢和铁中,合格的钢只有800万吨,合格的铁也只有900万吨,相当一部分钢和铁的质量很差,很难加工和使用,有些则完全是废品,而且成本高得惊人,给国家财政造成巨额亏损。此外,滥开滥采煤炭和矿石,砍伐大量树木,也对生态造成巨大破坏。

其次是使基本建设规模和职工队伍急剧膨胀。由于要求完成钢铁生产的高指标,钢铁工业本身的基本建设规模急剧扩大,与钢铁工业有关的煤炭、电力、运输等部门的基本建设项目也迅速增加。这种情况一方面导致了固定资产投资猛增,积累率相应增加。另一方面挤占了消费,直接影响了人民群众的生活,同时也超出国家在原料、材料、能源、资金、设备等方面的承受能力,使不少基建工程迟迟不能完工投入使用,留下了许多后来长期难以解决的“胡子工程”。在基本建设规模扩大的同时,全国职工总人数在一年之内增加了2000多万,比上年增加2/3还多。这种状况加重了国家财政支出和商品粮供应的负担,加剧了社会商品的供需矛盾。

再次是严重冲击和挤占了农业、轻工业生产。1958年工业总产值比1957年增长54.8%,其中重工业产值增长78.8%,而农业总产值仅增长2.5%。由于大炼钢铁和其它各种“大办”,农村劳动力被大量抽走,大量的运输工具和牲畜也被用于支援大炼钢铁,农业生产受到严重影响,致使丰产的秋季农作物因无人收获而大量烂在地里。同时轻工业产品产量和品种大幅度减少,直接导致了人民群众日常生活用品供应的紧张。

现在看来,儿时记忆中的怀仁大炼钢铁和全国一样,是失败的。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