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艰苦生活 受益无穷——解放战争时期艰苦生活片断回忆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王集贤2019-03-12 09:16:22
浏览字号:
0

1947年春,为加快解放战争在西北地区的进程和反击阎锡山对晋绥边区的进犯,晋绥军区贺龙司令员基于加强对敌军事情报侦察的考虑,在司令部驻地举办机要技术训练班,专门培养机要技术谍报人才,我是被征调参加学习的一员。三年解放战争中,我经受了艰难困苦战争生活的磨炼,且五次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也是我六十余年革命生涯中度过的最难忘的岁月。

以苦为乐,锤炼对敌斗争本领

1947年3月,我和尹喜文、韩生儒等20余名同学从军校贺龙中学被征调入军区司令部学习机要技术。接到命令后,我们身背背包,由贺中所在地岚县出发到达兴县,和从各部队征调来的同志一起,编队投入紧张的学习中。学员是清一色政治上可靠的男性青少年,其中我最小,当时只有14岁。

我部驻兴县邓家沟,距贺老总司令部驻地蔡家崖只有三四华里。这个小山村不到百户人家,老乡挤出房屋让我们居住,五六个人挤在一盘炕上,翻身都很困难。

我们每天利用村里的场面出操训练,然后上课、自习十几个小时,唯一的课外活动就是出操跑步,给老乡担水扫院,军民亲如一家人。

在当时粮食短缺、物资匮乏的情况下,我们与边区人民同甘共苦,部队伙食标准很低,主食主要是小米,副食是土豆菜加点浮油。白面、大米、肉蛋等食品数月甚至半年能吃上一顿就算不错了。军粮收不上,老乡把仅有的黑豆、大红豆拿出来帮我们度饥荒。大红豆当主食吃,几天大便不下来,真不好受。光吃黑豆肚子胀,更是难受。没有蔬菜,我们就挖苦菜等野菜吃,没有油和醋只能放点盐,苦上加苦,很难咽下。

天暖时,同学们只有一套灰色粗布军装,脏了想洗没有替换的。幸好驻地山沟有条小溪,溪水潺潺,可供我们洗涮。我们结伴在小溪中洗澡洗衣,没有肥皂,拔些灰菜代替。洗涮之后,我们只能光着屁股等到衣服干了才能走。每天洗涮,没有毛巾、香皂、牙膏、牙粉,只能以河水洗脸,用袖口擦擦就完事了。刷牙是含口清水,用手指抠一下牙床了事。

在特殊战场上埋头苦干

1947年8月,我部学员完成学业后被分派到司令部三处,驻在兴县胡家沟,距蔡家崖两华里。实习两个月后,我先后担任了参谋、台长,担负侦察华北“剿总”及阎锡山部的有关情报。在临汾、运城、晋中等战役中,我们在隐避战线、在特殊战场上先后为贺龙、徐向前、彭德怀等首长指挥战役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

我们的工作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长期睡眠不足,生物钟被严重打乱。领导见我们工作十分辛苦,特意给我们调来挂面改善生活。天天吃小米,能在上夜班时吃碗挂面宵夜那真如同参加盛宴一般。

没有营房住民房,五六个人挤在一盘炕上。一天上早班时,我们宿舍几个人刚跨出石窑门几步,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巨响,石窑塌了一半,大家再迟走几步就没命了,有幸第一次脱险。眼下没住处,只好同人民晋剧社挤到胡家沟后沟去住,那里条件更差,苍蝇、蚊子、老鼠成群。晋中战役期间夜班多,加上“三害”骚扰,四十多天没睡过一个整觉,疲惫至极。为了对付“三害”,我们睡觉时不敢脱衣服,把袖口、裤脚扎住。一天夜晚首长来查岗,我由于极度劳累打瞌睡,口水都流到办公纸上,首长见状,关切地让我稍作休息。我赶紧用凉水浸湿头,强打精神又坚持工作。 

令人欣慰的是,首长对小同志都十分关怀,使我增添了战胜困难的勇气。1948年秋天的一个傍晚,贺龙司令员散步时走到我面前问长问短,勉励我埋头苦干,严守机密,做无名英雄,并让我到他那里去玩。一次,我处郭城处长见我去兴县城执行任务,就让人把我扶上他的红马背上飞奔而去,一进城正遇敌机来空袭,我赶快将马拴在树林里,找掩体爬下,敌人的炸弹炸起的土将我埋住,幸亏上身还能动,拼命扒开土才站了起来,这是继石窑坍塌差一点罹难后第二次脱险。

物质生活非常艰苦,业余文化生活更加单调,只是每到周末才可以去北坡露天剧场看人民晋剧社的演出,或在后沟看驻在军区的延安平剧院演出的平(京)剧,首长与战士们一同观赏。1948年4月,毛主席来到兴县,也在北坡剧场看戏,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毛主席。同年冬,在北坡剧场举行欢迎华野司令员陈毅的晋剧晚会上,亲耳聆听了他的演讲,使我深受鼓舞。后来我曾引陈毅司令员的话“我的兵比曹操少三万”为题追忆老帅,此文发表于2002年10月11日的《老友报》上。

奔赴解放大西北的战场

为适应解放战争战略反攻的需要,1949年5月,我们三处的同志从山西兴县出发徒步到延安,编入晋绥陕甘宁五省联防军司令部二局。

我们行至黄河渡口吴堡渡河时,首长要求我们尊重民情风俗,乘船时不准乱说话。木船上人多器材重,河面水流湍急,河水一股股打入船舱,眼看随时有沉没的危险,但我们严守纪律,无一人说忌语乱叫喊。在艄公的沉着驾驭下,船终于安全靠岸,这是我第三次脱险。经绥德到延安后,我们有幸住在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住过的窑洞里,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在延安这一段,我们的工作依然异常紧张,经常加夜班。特别是在5月中旬的陕中战役中,我们连续几天几夜不休息,一直坚持工作,为胜利解放咸阳、西安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受到总部彭德怀司令员的好评。

在解放战争取得最后胜利的进军中,我们告别革命圣地延安,于1949年8月又开始了长途艰难跋涉,除几部卡车运载器材物资和押运人员外,男女老少一律身背背包徒步向西安行进。头一天夜宿劳山,我和几位同志住一间破窑洞,那里臭虫集会,我们被叮咬的遍体血泡,白土布床单都染成了红花布。后来为防止敌机轰炸,改为夜行晓宿,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不准照明、吸烟,凭感觉一个跟着一个走。老同志告诉我们,亮处有水,黑处是坑,这一秘诀很灵。我走的困极了,边走边打瞌睡。    

过了延川,吃粮已难以为继,有时一天只能吃到一顿杂面糊糊,牙碜的不好咽。走到缺水的地方,甭说洗涮,连饮用水都受限制,饥渴难忍,身上虚火上升,到宜川时住在店铺二楼,楼下烤饼子,烟气熏得我们无法休息,助长体内的火气扑向面部,我原本白皙的脸,长出一片片疙瘩。

除了疲劳,还有险情。一天黄昏,队伍出发继续赶路,半夜至一庙前稍息,我靠在一堵墙边歇脚,不知怎的,猛然起身向前走去,身后“哗”的一声,那堵墙倒塌了,这是我第四次脱险。

为了赶路,到铜川那天走了百余里,途中休息时我昏倒在地。队伍出发后,几位同志发现我掉了队,赶紧返回来找到我并帮我扛枪背背包赶路。到铜川后,男女同住一间大仓库。我因累病咳嗽,身边同志照顾我休息,细微之处,都能感受到战友间团结互助之情。

一次,我利用休整间隙洗了上衣,不料部队突然集合出发,我只好穿上湿衣入队。我们坐在铜川到咸阳的运煤火车顶部,车一开夜风袭人,加上上衣未干,差点冻死。火车到咸阳后,我的双腿被冻僵伸不开了,老同志不让强行掰腿,几个人照原样将我抱入站房,休息暖和了一段时间后我才站起来,这是我第五次脱险。

经过十多天长途行军,我们终于赶到西安。到达后,我们被编入彭德怀司令员领导下的西北军区司令部二局。我被任命为二局一台台长,除担负原有工作任务外,又肩负西南地区的对敌侦察任务,工作更加艰巨。为适应工作的需要,我在司令部学了一年英语和文化课,1951年3月奉调到中央军委工作。

追求幸福生活是人之常情,但是,人的一生中经历一段艰难、曲折的生活会受益无穷。我经历了三年解放战争全过程的艰苦岁月,找到了人生的正确座标,自己也由脆弱变为坚强,并最终迎来共和国的诞生,感到无比幸福和欣慰。无数革命志士为之艰苦奋斗是值得的,没有前人的艰苦奋斗,就没有后人的幸福生活。一个在蜜罐里长大的人,吃糖也不觉得甜。艰苦生活锤炼了我的勤俭吃苦作风,以后每当遇到困难时,总是想起战争年代那段特殊经历,于是激励我增强战胜困难的勇气和信心。吃苦是暂时的,受益是长久的。

感谢养育我的党和人民,感恩艰苦生活,我对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无怨无悔。人生艰苦奋斗这一课难以从书本中学到,必须靠社会实践,它是成就事业的必由之路。在战争年代、和平建设时期都需要,永远,永远!尽管目前还有困难,也会遇到一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我总能乐观面对。今昔对比,我很知足;笑对困难,不停进取。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