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盐碱滩上拓荒牛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张旭东2019-03-08 09:59:05
浏览字号:
0

雁门关外,黄花梁下,这个忠勇杨家将抗辽卫国、血战金沙滩的波澜壮阔的故事发生地,宋辽征战的古战场;这个西口古道至关重要的关节部位——百里金沙滩上,有一个村庄,“盐丰”,地广,却也曾经物薄、民贫,被国外专家称为人类生存的临界点,这就是金沙滩盐丰营村及其自古以来的生态环境。

该地由此却盛产盐碱。村南四千多亩土地,过去纯粹是盐碱滩。每到初春,土地解冻后,盐碱随地下水上升而析出,在地面形成结晶,放眼南滩,有如雪后初霁,银装素裹,一派北国隆冬气象,地表寸草不生,少有植被。但,这样的自然环境却催生出一个古老的产业,也是村民生计来源的重要组成部分:熬盐制碱。

洁白的盐碱创造过财富,更散发着贫穷。在过去的盐丰营,举目远眺,只见白皑皑的大地;低头凝视,却是雪花状的盐碱;舔一下,就会品出盐碱的苦涩,也会尝到贫穷的滋味。它是捆扎土地肥分的绳索,更是扼制子民生存的枷锁。在这块“地多碱卤,不堪桑植”、“物产不饶,沙卤遍野”的土地上,一辈又一辈,子民们过的是苦涩而艰辛的生活;这里曾经遍布碱坊,熬盐制碱,其盐碱之苦涩,传说是为杨家将热血浸润所致。

建国后,党和政府关注民生,于是,许多农业文明的故事和排盐改碱紧密联系,开挖明渠、铺设暗管、耕作施肥、生物化改、因地制宜、综合治理。排盐改碱,也是在战天斗地,与盐碱的斗争持续到今日。

只身向盐碱滩挑战

残酷的生存环境也孕育出与之抗争、对其改造的一代新人。

张庆,这个朴实的北方汉子,盐丰营村土生土长的农民,与其他村民略有不同的是,张庆高中毕业,1987年之前曾在镇农科站和县果树站干过一段时间的聘用制技术员工作,也正是这一段经历,再加上多年对盐碱地改良的潜心钻研,才创造了不可思议的记录。

1992年,回村务农5年的张庆从承包村南的200亩盐碱滩地起,就与盐碱地摽上了劲,决心通过改良让庄稼在盐碱地里“落户”。

面对这片远离村庄、没水、没电、没路,甚至连放牲畜的都不来的不毛之地,孤军作战的张庆面临的困难是难以想象的。承包的第一年,因为土地贫瘠、板结严重,根本无法耕种。张庆雇车将全部土地深耕了一遍,同时收集大量农作物秸杆对土地进行秸杆还田,为来年的耕种做准备。从第二年开始,张庆将这200多亩地进行划块轮耕,同时种植了五千多株果树。这一年,张庆最大的希望就是地里能长出荒草来,好为来年的压荒多蓄些肥。但他植的果树只有十株发了芽,张庆花掉了多年的积蓄,还背上了两万元的外债。这一年,他和妻子索性把家安在了盐碱地上,破旧的棚舍隔绝了外面的世界,他却在创造着属于一个新时代农民的新世界。

从第三年开始,张庆在一些蓄肥较好的地里种植玉米。在逐年的耕作、灌溉、排碱、田间管理等不断努力下,到1998年,部分地块玉米亩产由最初的不到50公斤上升到150公斤。面对这个成绩,张庆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在6年多的时间里,他先后借债投入了近20万元,但亩产150公斤的收入却仅能维持温饱,更何况还有一部分重度盐碱地依然是颗粒无收。盐碱地能改良吗?势单力薄的张庆陷入了一种力不从心的困境。

和日本专家赛跑

1998年,一个意想不到的机遇来到陷入困境的张庆面前:日本琦玉县的JICA国际协力事业团农林水产开发调查部农林业投融资课同山西省农科院联手进行中日合作盐碱地改良项目,实验点就设在张庆的田地里。项目由日方提供所有的种子、肥料及必要设施,占张庆的12亩地,分两组进行对比实验。张庆感到万分高兴,这下盐碱地改良有希望了。1999年秋收后,对比实验田中施加了土壤改良剂的土地亩产达到了400公斤,比不施加土壤改良剂的土地产量翻了两番还多,效果十分明显。兴奋之余的张庆请求把所有盐碱地都施加土壤改良剂,但遭到了日方专家的婉拒。张庆终于明白,日本人只是把自己的土地当做实验田,他们获取了研究成果、实验数据,提高了产量,但却不会留下任何技术!这件事极大地触动了张庆:盐碱地是可以改良的,既然日本人能够做到,中国人为啥不能?从此,他暗下决心,开始着手盐碱地改良的研究。在日本专家来做实验时,张庆注意观察他们所施改良剂的用量、土肥比例,同时在地的另一头,他自己也搞了30多亩实验田。头两年,由于是偷偷学习和自己琢磨,张庆的实验田改良虽有效果,但还远远不及日本专家的。为此,他充分发挥自己在镇农科站工作过的优势,开始大量翻看多种农业科技书籍,把主攻方向对准了盐碱地的改良。通过学习,张庆用所掌握的知识自己配制改良肥。没资金,没仪器,没技术,他就用眼辨、用嘴尝、用手摸,经过认真研究,反复实践,终于配制成了以硫酸亚铁、硫酸锌加农家肥为主的自制改良肥。在施肥后的第一年,他的实验田产量就翻了一番,第二年就追平了日本专家的实验产量,这令日本专家震惊不已。在日本专家的要求下,他们各自挑选了土地同时做实验,日本专家全程观察了张庆施加改良肥的全过程,并对张庆的自制肥进行了取样分析。同年张庆的实验田亩产量达到了650公斤,而日本专家的实验田产量只有550公斤,他们不得不承认张庆的土配方的确比他们的改良剂好。

随着2003年中日合作盐碱地改良项目的期满,日本撤走了所有科研人员,他们没有给张庆留下任何有关盐碱地改良的数据和技术,但却带走了对一个普通中国农民的无比钦佩。当日本人问张庆为什么能成功时,张庆说道:“你们只是在施肥、取土分析、测量数据时才亲自下来动手,而我每天都在进行着观测、琢磨、记录、对比,每天都能掌握第一手资料,这样说你们能明白吗?”而在日本专家走后的第二年,他们的试验地块就因没有连续施肥而又出现了盐碱现象,产量明显下降。

丰收在盐碱滩

掌握了改良技术的张庆在做试验的同时,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完成了现有200多亩盐碱滩的改良,改良后的玉米亩产量甚至高于同村的非盐碱地。张庆将种粮所得收入拿出一部分用于家庭开支外,其余全部用于农业硬件的投入上。近几年,他先后购置了多种农业机械,种植了1000多株防风林木,同时办起了家庭养猪场,在他的承包地上实现了以地养地、以果园养果园、以卖猪做补贴的综合型农场生产方式。

2005年,经过改良的40多亩重度盐碱滩在张庆的精心耕种下,创造了亩产865公斤的纪录,同年他被金沙滩镇政府评为“饲草种植带头人”。2006年3月,朔州市委、市政府授予张庆“十佳农业科技示范户”称号。

多年的艰辛努力,多年的大胆探索,苦涩的盐碱滩上,硬是滋养出一位土专家!他的盐碱改良剂使最初亩产不足100斤的盐碱地达到现在的每亩1712斤,大大超越了日本专家在他的同一块地里进行改良实验的收成。他的成就不仅令洋专家震惊,加拿大一家公司还要高薪聘请他,并对他说:你能行!你是内行!

张庆的事迹报道后,引起多家媒体的关注,《山西日报》、《山西农民报》、《朔州日报》、朔州电视台都作过专题采访并予以报道,朔州电视台《交心》栏目制作播放了两期专题节目。期间,省文明办会同省农业厅和农科院的有关专家来张庆农场进行了取样化验,专家们给予张庆改良盐碱滩的结论是:改良有效果,在全省有一定的推广价值。

2006年,山西省“公民道德建设十大系列先进典型人物”评选中,张庆从1949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被评选为“山西省十大和谐家园卫士”之一。山西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给他的颁奖词中说:“地球是人类的家园,自然是生命的母亲,在日益严重的环境威胁中,他(们)不计个人安危挺身而出,呼唤善待自然母亲,守护家园碧水蓝天。‘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春风唤不回’,他(们)勇士般的行动和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怀,闪耀着和谐社会建设的时代光辉。”

在朔州建市20周年之际,张庆的事迹又荣幸地登上了大型电视专题片《青春朔州》。

2009年,张庆被评选为“怀仁县首届公德模范·和谐建设标兵”。

如今,张庆改良的盐碱滩达到380亩,形成了集种粮、种草、植树、养殖为一体的绿色农场。张庆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平铺在380亩盐碱地里,希望的绿色一下子覆盖了这曾经为盐碱“白色恐怖”的土地。

有付出必有回报。勤劳的汗水结晶成甘甜的果实,曾经的荒芜与贫瘠渐渐远去。

生在盐碱地,长在盐碱地,奉献在盐碱地,丰收在盐碱地。张庆的脚踩出了一条关于科技、关于致富、关于发展、关于和谐的新路。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