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吴家窑风物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王集贤2019-02-11 09:59:25
浏览字号:
0

雕窝寺凌空而立

与吴家窑一街相连,一水相通的碗窑村东山之悬崖绝壁处,相传有一雕窝住着神雕,西边六里有座山叫峙儿洼住着龙王。小雕戏谑龙王,常在其头上拉屎,相邻关系不睦。龙王赌气曰:“你虽住在百仞高山上,但我能调集山中流下的水淹没你的窝。”大神雕不服气地答:“你能淹我的窝,我就能烧你的庙。”果然,龙王将水调集到吴家窑河湾,水流到雕窝山下,一不淹村庄,二不往前流,水头直上雕窝,小雕被淹死,大神雕一怒之下,一翅膀击落水头,喷出三昧真火,烧了龙王庙。由于火猛,山上灌木泼油子以及卧牛蒿被大火烧光,成为火烧坡,光秃秃寸草不长,形成光坡。这就是“水淹雕窝寺,火烧峙儿洼”世代相传的趣谈。

雕窝寺因雕窝而得名,与前边说的故事相关联。怀仁古县志说:“雕窠(ke)寺以绝壁有雕窠遗迹故名”,没有其他记载。此处的雕窠寺即俗称的雕窝寺。该寺正殿依山而建,翘角垂檐,雕梁画栋,有数间配殿,形成一座寺院。左云县史料中有关《吴家窑八景序》的第八景,对雕窝寺有生动、简明的记述:“雕窝冱云 东南一山,在大河之侧。峭壁插云,岩之腰悬薪若巢,相传神雕宿处。上建飞阁,因以‘雕窝’名寺”。

每逢农历正月十六,雕窝寺举办“梨儿会”,游人沿羊肠小道攀缘登山到此赶会,成为民间一大盛事。孩童时,我随大人到此一游,不禁发出天真的疑问:“在哪么高的地方怎么建起寺院?”长者说:“羊驮砖上山”。至于沉重的梁柱在没有现代设备的条件下如何运到现场,谁也说不清。的确,由寺院俯视,距山底约有三百余米,而且山势陡峭,如刀劈斧砍,在此建寺,堪称神工绝活,令人叹服先民的智慧和高超的建筑艺术,其巧、其险可与恒山悬空寺媲美,其高、其陡比悬空寺有过之而无不及。从地面仰观雕窝寺犹如空中楼阁。当然,空中楼阁从字面理解指不着实地,好高鹜远,包涵贬意。但用它形容雕窝寺之巧之险,则别有意境。因为该寺建在坚硬的岩石上,基础坚实,犹如空中出楼阁,实乃巧夺天工也。说此山之石也非一般,山中有层白石,美如玉,坚如钢,当地人称“马牙石”。

朝阳洞深不可测

史料用四十个字简述雕窝寺后,接着说:“峰转而东,有‘朝阳洞’,亦一胜景云。”也就是说,从坐北朝南的雕窝寺山门,沿山涧险路南行往东约百余米即到朝阳洞。洞口置门,门楣横书“洪阳洞”。相传洞庙建于初唐,系唐太宗李世民准尉迟恭所奏而建,民国初为避瘟疫又加以修葺。门内洞口高约两米,宽约三米,两边有神像,而深度至今还是个未知数。幼时,我随同伴到此一游,进洞十几步即感阴风袭人,毛骨悚然,不敢冒进。据说有人将鸡放进洞,赶往深处,不一会儿鸡无踪,而鸡毛飞出洞。也有人进洞300余米不敢前行。

神话故事中所说的“二郎担山”就担着这座山,朝阳洞正好是一提环。还相传大宋名将杨业困死于疆场后,为防辽军毁尸,宋军将杨老将军尸骨寄放于朝阳洞,戏剧《孟良盗骨》说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这些传说更增添了朝阳洞的神奇色彩。

此洞有多深,如何形成?是个千古之迷。传说此洞通往十余公里之北的小峪山涧。洞内风大,说明另有洞口,否则空气难以对流形成大风。此洞的成因,尚未找到史书、史料的有关记载,但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人工开凿,从遗痕上看,这种可能性不大;二是天然形成,因为石灰岩被含有二氧化碳的流水所溶解即可形成天然溶洞,像可以乘小舟游览的辽宁本溪水洞那样,形成巨大而绵长的溶洞。从地质学的角度看,朝阳洞为研究洪涛山山脉的造山运动及其地质变化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

独木桥绝路阻步

由雕窝寺往西南行百余米,有一钳形山岗,钳口处横置尺余宽木板,构成名符其实的独木桥。胆大的年轻人由此而过,后边如有人开玩笑将桥板一拆,那就前无进路后无退步,上不可攀,下乃百仞深渊,山下人观此情景无不惊叹,如此惊险,不得不慎行。

独木桥旁,有一小巧阎王庙,似告诫人们不可做坏事。否则,必走向绝路,死后阎王也不会轻饶。正是有古人这一奇思妙想,才构筑了人间这般奇景。

关帝庙小巧玲珑

在雕窝寺下方山腰间,错落有致地分布着几处景观,其中令人赞不绝口的有八角楼,以全木结构、卯榫相扣,凸现古代工匠精湛技艺,与应县木塔相似。再往下,距河湾十余米高处建有关帝庙,人称老爷庙。虽没有山西解州关帝庙、河南洛阳关林那样宏伟壮观,但因其非平地起庙,而是开山凿岩,工程艰巨,建筑华丽,因之更令人叫绝,似与八角楼争相斗妍。琉璃绿瓦,雕甍走兽,小而壮观,为山间凭添一处胜景。河西建古戏楼,与关帝庙隔河相对。

寄骨寺以缸代棺

由老爷庙南行百余米山腰处又有一洞,名曰寄骨寺。我参加革命前,曾亲眼目睹有人从洞中取出古尸头戴,人称打碗罐帽,喇叭形,红缨披顶。根据遗物推断,为辽、金、元军尸骨,跨越年代为公元907-1368年间。文物古迹是历史的见证,这些遗骨为研究古战场所在地以及辽、金、元军屡犯中原、挑起战乱提供了确凿而珍贵的史料,因而寄骨寺成为难得的史料库,有重要文物价值。

可惜,这些军帽拿到地面很快风化成碎片,无法保存下来。不过,洞内尸骨尚存,但没有棺椁,尸体多装入缸内。这种以缸代棺的埋葬方式是当时北方民族的葬礼习俗?还是利用大缸便捷?也许二者兼而有之。

玉皇庙碉堡林立

以雕窝寺为主,朝阳洞、独木桥、八角楼、关帝庙和寄骨寺为衬托的六处景点(未算未提及的几处小景点)比较集中,呈星罗棋布之势。而往北一公里进入吴家窑街,东、西两山古迹又成一大体系。东部由东沟盘山路登顶峰有古建筑玉皇庙,随地势开阔,建筑规模颇大,座北朝南,为三进三出格局,北后窑为三清殿,中为砖木结构玉皇殿,前殿亦为砖木结构,供阎君诸神,还有配殿和钟鼓楼,出山门对面建戏楼,组成宏大而完整的庙宇。

《吴家窑八景序》第四景:“北寺晚钟 东峰转北,有天主庙焉。高踞山顶,重殿回廓,为云中大观。钟吼黄昏,群山皆应。”此段记述突出了象征玉皇庙宏大气势的钟声以及该庙的方位。所指天主正是管天的玉皇大帝。如今人们所称云中观即玉皇庙。驰名的道教三大观中,吴家窑云中观是其中之一,与北京白云观齐名。

侵华日寇占领吴家窑后,将玉皇庙(云中观)改为兵营,修碉堡八个,设岗卡多处,该庙遭拆改破坏,面貌全非。庙坡下东沟有一枯井,日本鬼子抓到八路军、游击队员和“通匪”的无辜百姓,杀害后扔到井下,成为继大同煤峪口“万人坑”之后又一处“万人坑”,是侵华日军所犯滔天罪行又一铁证,也是警示后人不忘国耻、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因而抢救、保护这一古建筑意义更为重大。

土皇庙溪水常流

《吴家窑八景序》的第二景:“东涧跨虹 东岸百步外。两山夹涧,跨石为梁。上有‘三圣祠’。每遇山涛汹涌,瀑布出于梁下,最为奇观。”东沟出水洞口,形似城门洞,在洞顶建有坐东朝西的“三圣祠”即土皇庙。土皇是协助玉皇主管地界人间事务的大帝。人在坡上行,溪水洞中流,形成一道山间美景。玉皇庙居高,土皇庙临下,相对矗立,山不秃,庙不孤,这种错落有致的建筑布局,巧妙利用山势、洞顶一隅之地建庙宇、塑神像、立石碑,别具匠心的古建筑家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遗产。

土皇庙象一座城池的城门楼,西边是开阔的河湾,因其距民宅近,每逢庙会,村民就近赶会,僧道诵经,香烟缭绕,鼓乐齐鸣,焰火升空,高跷、秧歌、龙灯、社火等一应俱全。特别是脑搁,堪称当地民间艺术一绝。所谓脑搁是土语的一种叫法,成人肩背上绑一铁架,头脑上立一五六岁的小娃娃,将腿脚绑在铁架上,小孩随大人走步而扭动,舞姿优美,非常动人。这些民间艺术队伍一班接一班,晋剧、耍孩儿等地方戏一场接一场,促进了古镇经济、文化的繁荣。

吴家窑古建筑群每一处都有神奇的传说或有趣的故事,土皇庙也如此。我听外祖母讲,夜深人静,神灵武士骑着猛虎由土皇庙洞口出来,大显神威。骑虎勇士夜巡为的是除暴安良,保护一方平安。这类美好的传说,正反映出人们对平安生活的憧憬,也为古庙增添了神奇的色彩。

宁净寺庄严肃穆

土皇庙南不远处的东山坡上建宁净寺,俗称南庙。古人饱经长期战乱之苦,希求得到一方安宁的净土故名。南庙座北朝南,主殿底层为砖面石碹窑房,二层梁柱支撑,绿琉璃瓦封顶,五脊六兽,光彩夺目,高大凝重的山门外建有戏楼。此庙虽是中等规模,没有玉皇庙大,但功能齐全,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现在的吴家窑镇党委、政府驻地就在南庙坡下。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此地号称南园子,菜农为村民提供多种新鲜蔬菜。这里住户稀少,南庙显得格外清静。

南庙曾住守尼姑,是唯一有女信徒的地方。这样,在众多寺庙中不仅有僧侣、道士,而且有尼姑,既有寺庙,又有尼庵,形成佛教、道教并存的格局。南庙又是吴家窑南北古建筑群的中心纽带,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明净寺泉水清澈

西部的明净寺,又称大庙,坐落在吴家窑南街窑沟出水洞南侧,座西面东,建于明洪武年间,距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

建明净寺有深厚的历史渊源。明代以前,北方游牧民族长期占领雁门关以北地方。大宋年间,辽兵犯境,吴家窑、雁门关一带是两国交兵的战场。明太祖朱元璋推翻元朝,将胡人赶出中原,以外长城为界,将大同一带收归明朝。为纪念扩土之功,在吴家窑建明净寺,以为明朝一方净土。

明净寺正殿分为两层,底层为砖面石碹窑洞,外跨廊、青瓦出檐,主殿供佛,配窑为僧人居舍,窑两边有砖砌台阶可上下。窑顶砖木结构大殿为五开间,正中掏空三间,中间供菩萨,两边供关帝、阎王。两边隔墙又组成两个小殿,左边为“管计划生育”的送子奶奶,右边为专司雨水的龙王。底窑过道北侧供孤魂爷,北配殿供河神。日寇占领后,中街河神庙改为小学,河神像重塑于北配殿。南配殿为禅房。山门两旁设钟鼓楼(现已无存)。山门对面建戏楼,这是吴家窑、碗窑一地的第四座戏楼,多上演晋剧,偶尔也上演京剧和地方小戏。寺院建筑格局与南庙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规模大于南庙,仅次于玉皇庙。戏台北侧有石栏,观众可坐。寺院戏楼下有一泉眼,湍流不息,清澈见底,可谓是矿泉水。吴家窑人牙齿洁白与饮用不含碱的优质水不无关系。这里的井水虽不及泉水,但水质也很好。

寺院附近人烟稠密,前来敬香的人络绎不绝。这里常作道场,彩灯高照,风铃声、诵经声、鼓乐声汇成悦耳的交响乐,繁华、热闹非凡。

有谁知,就在这一圣地旁,在清代却变成“万人坑”。事实是这样的:明崇祯末年,宣化、大同总兵姜瓖向清摄政王多尔衮投诚,但随后又叛离清军,遂遭围剿。清军攻打左云,打到吴家窑,无辜百姓遭殃。为报复姜瓖,“清兵捕屠村民三百户,号哭之声震动邻村。军过后,聚尸而埋于寺院前,土人名之曰‘万人坑’”。从这一史料的记述中看出,当时被清军屠杀的平民千余人葬身于寺院前大坑中。清军的血腥屠杀,玷污了明净寺一方圣地净土,寺院成为这段历史的见证者,是对后人进行历史和传统教育的一方宝地,保护寺院,意义非凡。

古城堡坚不可摧

《吴家窑八景序》的第三景:”西城旭照 白羊,古用武之地。四郊多堡乡,有土城在西山之巅,最为险峻。其内可容千人。惜无水。然东方出日,先射城边,聚阳气而散灾氛,非一乡之保障乎?”这一史料真实记述了古城堡的方位、功能和规模,言简意赅。古堡坐落在吴家窑西南方山顶上,周长约500米,高约5米,是屯兵设防之地,易守难攻,至今保存完好,历经几个朝代战乱岁月,却坚不可摧,令人叹服古人在筑城时选料以及工艺质量标准之高。否则,难以经受历史的磨砺。记得日本鬼子投降前夕,一次巨大的急风暴雨袭来,电闪雷鸣,震耳欲聋,火光四射,惊雷在土城盘旋而下,直飞驰到碗窑一作坊,击死一碗匠,我亲眼看到死者背上的伤痕,而土城却巍然无动。像这样的惊雷在历史的长河中恐非一次,而城堡抵御了来自人为的乃至大自然的破坏,可谓奇迹。

古代用烽火台报警、传递紧急军情可追溯到西周时代,在当时,这要比人跑马奔快捷多了。当现代人使用上电话、手机、无线电波、雷达等现代化通讯、侦察工具时,千万不要忘记古人的烽火台。由外长城通向内地的烽火台数以千计,保存至今的为数不多。吴家窑每个山峰都有高约5米的土质烽火台,最高且尚存的要算雕窝寺山顶的那个。这些烽火台与土城堡南北相连,构成又一大景观,为研究北魏、宋、辽、金、元、明、清诸代在雁北一带的古战场、古战争史提供了实证,保护这些古迹是不可忽视的。

小庙堂遍布东西

所谓小庙,指单间小庙,多分布在吴家窑西山一侧,自北向南有窑神庙,在大溪湾煤窑(今砂石矿);水沟有河神庙;中街有五道庙;街南头与碗窑结合部有个地方叫古道,在此建有大仙庙;在东山一侧云中观北高山上有真武庙;另有山神庙,这样,数得起的小庙有六处。

除了以玉皇庙为主的大小十处寺庙外,近代建筑主要有北街四海店东面的耶稣堂。耶稣教是基督教的新派,19世纪初传入我国,吴家窑耶稣堂修建稍晚,于上世纪初建成。在东西长、南北窄的长方形堂院中,靠北一侧中为教堂,西有两间、东有三间堂舍,有东西两门,靠东门院中有一钟塔。上世纪四十年代前是教堂活动的鼎盛时期,钟声一响,全村都能听到,善男信女齐集教堂做礼拜,习圣经。后钟塔被拆除,教堂、教舍因先后做为民宅和大队建氧化煤厂,建筑物未遭大的破坏。

民宅之冠当数唐家大院。唐家世代到唐郁先生这一代渐成巨富,吴家窑一带有煤窑、铺面,北京、大同等城市有商号。吴家窑唐、谷、赵三富户,唐数第一富。当地人称唐字、赵算、谷文章,说得是唐家书法一流,唐郁父亲唐二先生书法名扬山西,许多城市门匾都有他的笔迹。赵家以赵廷弼先生精明善算,很有数学素养,可惜被日寇以“共党嫌疑”抓住杀害。谷家善写文章。这三家富户之所以发家,都有赖于其良好的文化底蕴。他们致富后都建有豪华宅院。唐家旧院在窑沟,大门外立旗竿,院内房舍五脊六兽,豪华气派。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又在邻近旧院处建起新院。该建筑精雕细琢,砖缝一条笔直细线,砖面光洁如镜,门窗严丝合缝,门楣图案美观大方。唐郁先生虽为地主兼资本家,但自解放以来,自愿献出不少财物,因而历次政治运动未受大的冲击。三个儿子或参军,或工作,都走上革命道路。其中他的小儿子唐秉雄是我小学同班同学,后参军在四川从事机要工作。唐家旧院有一、二百年历史,土改后成为民宅,新院曾为公社办公大院,后亦为民居,因而两院落保存完好,如能辟为可供观赏的大宅院,则可为吴家窑增添又一处景点。

算起来,吴家窑街面及东西山古建筑、加上近现代堂院,总数达十三处之多,既有佛、道教,又有洋教,实乃蔚为大观。

李陵碑奇谜难解

吴家窑南两公里的大南山有座天罗寺,因山高路险,人迹罕见。该寺因年久失修,面貌全非。《吴家窑八景序》第一景:“南屏叠翠 乡之南。大山环抱,峰形六折。夏雨初晴,青翠欲滴。望之,宛然画屏。”可见古代的大南山风景秀丽,山峰蜿蜓起伏,秀美如画,是古镇的南部屏障。其景当中最为珍贵的应属李陵碑。

李陵碑立于大南山东峰两狼山下栈道西侧,距吴家窑三公里,紧靠南天门。对李陵碑历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为了解认识李陵碑,现将有关传说以及史实分述如下:

相传杨业抗辽入侵,兵败于两狼山,其幼子八郎(被虏番邦)给他送饭,他愤曰:“宁吃大宋草,不食北番饭”,以绝食宁死不降。杨业看到李陵碑时,认为汉朝抗击匈奴名将李陵兵败投降可耻,绝望中碰死在李陵碑上。笔者以为,杨业对李陵的看法未免有些偏激,岂不知李陵降匈奴有些隐情。在《李陵答苏武书》中说:“志未立而怨已成,计未从而骨肉受刑。此陵所以仰天椎心而泣血也。”此处的“志”表明即便兵败而降尚未忘报国,所谓“计”指投降后保存实力,伺机东山再起。这同贪图荣华富贵,不战屈膝投降有所区别。然而,当朝皇帝一怒之下,杀了李陵的亲人。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李陵看着天,指着心,悲痛欲绝,苏武在匈奴地被流放十九年,坚贞不屈,“苏武牧羊”传为佳话。他们二人书信往来,说明有共鸣之处。后人在两狼山下为李陵建碑,至少说明未忘记他。

据史料记载,李陵碑原名透玲碑,“俗讹为李陵碑。碑中圆如尺壁,朗印山水,余都藓蚀,古篆漫漶,不可读”。从这一记述中不难看出,后人为圆杨业“碰碑”之说,把此碑传为李陵碑,可谓情有独钟。后人评说前人,或褒或贬,总有一种表达方式。尽管史实与传说之间有差距,但后人对杨业的敬重与对李陵的功过铭记不忘,这是不争的事实。尽管对杨业“碰碑”和李陵碑说法不一致,但此碑仍不失其传奇色彩。既是“圆如尺壁”,那就是贵若玉壁;既是“朗印山水”,那就是壁如明镜,相传能照到大同九龙壁、应州木塔,神奇之至,确为珍宝。其历史年代也在辽宋之前。古人记述此碑时因水浸剥蚀,古篆体字已看不清,“不可读”,岂不是说明此碑相当古老吗?当然,有关杨业殉国的地址、情节另有说法,据史料记载:“宋雍熙三年(公元986年)正月,宋朝乘辽国‘母寡子弱’、政局不稳之机,曾分兵三路发动了第二次对辽战争。宋军以潘美、杨业为正副将,出兵雁门关,一月内收复寰州(马邑)、应州、云州(怀仁属云州)。杨业在朔州陈家峪被辽军包围,最后在狼牙村被俘,不食三日而死。”两狼山正是根据狼牙村演义而来的。怀仁也有一个陈家峪,与杨业被困地同名,史实如何定论,有待史学家评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杨业确实带兵来过怀仁一带。尽管存在不同说法,后人出于对杨业世代忠良的敬佩,不管是纪实,还是演义,有关李陵碑与杨业的这段述说,人们是可以接受的。京剧《碰碑》中杨继业那段深沉动听的反二簧,唱出了“金沙滩·双龙会”中八个儿子除五郎出家五台山,六郎幸存,四、八两儿失落番邦外,其余四个儿子战死疆场的悲壮情景。剧中所说的金沙滩,是今怀仁的一个镇。据《史记》记载,“赵武灵王时有黄花山(梁),金沙滩在此脚下。”这里不仅是宋辽时的古战场,早在北魏时已是兵家必争之地。金沙滩与杨业、两狼山与李陵碑有关联,并非子虚乌有。杨业祖籍山西代县鹿蹄涧,从其父杨衮算起,至今已有五十六代传人,第三十三代传人杨耀定居怀仁鹅毛口村,足见其对祖辈驰骋于怀仁一带疆场的眷恋之情。

小说、戏剧、民间口头文学等文学作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民间一些美好传说是有历史渊源的。李陵碑不失为有历史意义的文物珍宝,特别是李陵碑那奇特之处,更显现出它的珍贵价值。相传杨业碰碑之处血染成一宝镜,能照到几十里远的景物,后来“宝”被“南蛮子”盗走,远景看不到,只能看近景。如果说传说与事实会有出入的话,那么,亲眼所见是毋庸置疑的。童年时我在李陵碑前看到碑面上部有西瓜大一片亮处,能够显现身背后数十米远栈道下的行人;更为奇特的是头朝下,脚朝上。大理石抛光只能照到数寸远的图像,而李陵碑能照几十米远的景物真乃千古奇观,这个迷至今难寻科学的破译。

此处除李陵碑外,还有四处石景,一是脚印石,相传是八洞神仙铁李拐留下的。二是马蹄印石,是神马的蹄印。三是青牛背,石形像牛的脊背,有些像北京关沟段的乌龟石。四是六通碑,相传古代有六位寡妇,她们之中有的孩子被吴家窑的河水淹死,六寡妇联手出钱在河西开山修栈道,以免行人走河滩遇险,今天宽阔的马路正是由古栈道开拓而逐步形成的。为纪念六寡妇的善举,后人立了六通碑。这样,大南山一带庙石古迹共六处,另成一大体系。

小食品别具特色

吴家窑古镇北经左云、右玉、杀虎口通向内蒙古,是喇嘛经此去五台山拜佛的通衢大道;南经雁门关通往太原、晋南,是关南以及外省商贾、文人云集之地。频繁的庙会和佛事活动,吸引四方宾客或赶会,或游览,人流成千上万,商贸交易,文化交流十分活跃。为满足宾客需要,商业、餐饮、住宿业应运而生,寺庙祭品以奇特著称。

由南向北,东西街面两侧店铺一家挨一家,缸(酒)坊、粉坊、豆腐坊、面铺、肉铺、杂货铺一应俱全。大客店由南向北有三元店、四海店,小客店也有数家。

特色小吃,更令人赞不绝口,肉丸、羊杂、凉粉、粉皮、典凉荤素搭配,别具风味。全国各地我走了不少地方,别处无法吃到如此风味小吃。如肉丸,别处是粉面圪蛋,而这里的肉丸肉多粉少,小笼蒸熟,竹叉一扎送入口中,味美爽口。再说典凉,用粉面糊裹豆腐块等拌料煮熟放入碟内,凉后用小刀划开,加作料,滑润可口,未见别处有此吃法。特别是一两大的小馍馍,不放碱、苏打和发酵粉,一攥即小,松手复原,是大宗供品,人和“神”都争着吃。干饼子,不象人们想象是扁平状的,而是像鸭蛋形的,手感坚硬,吃起来酥松,中间有道缝,一掰即开,外光内空。糖干炉,形似大沿帽,茶杯盖大,色黄味甜,香气扑鼻,造型、大小和口味同怀仁城内的糖干炉不同。油饼子,不是炸油饼,而是锅烙和火烤的。选料正是要全面粉,吃起来有特殊的麦香味。这对那些锦衣玉食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屑一顾。但从合理膳食的角度看,应粗细搭配,适当吃些粗食有益于健康。油饼子选用全面粉,维生素等营养成份没什么丢损,是很有营养的主食。这几种面点小吃,堪称一绝。吴家窑有的,别处没有,别处有的,吴家窑也有,如麻花、麻叶、松花等。吴家窑的粉浆很有讲究,是上好的饮品,煮熟热饮,其味酸甜,能增加人体的有益菌,减少有害菌,不含添加剂和防腐剂,是名符其实的绿色饮品;粉浆可与酸奶媲美,与北京豆汁有相似之处,更具山乡风味。除吴家窑外,朔州等少数地方也有此饮品。总之,吴家窑多种风味食品、饮品像当地的古迹一样,有其奇特之处,也表明吴家窑人很懂饮食科学和饮食文化。吴家窑何、陶两位健在的面点老师傅会做上述面点,如果他们的技艺传于后人,可继承弘扬这一饮食文化,否则,会有失传之虞。

这些饮食,大饱乡民及宾客的口福,就连活动在日本鬼子眼皮底下、智勇双全的游击队员以及我党地下工作者也把这些食品当作便捷的口粮。我从小就接触这些同志,受到革命的教育和影响,十三岁时就参加了革命。每忆童年,我更留恋这些美食,每念及此,垂涎欲滴。

古遗迹多处被毁

纵观吴家窑古建筑、洞、桥、碑、石等景点,总数达二十五处之多,这在全国也属罕见。《吴家窑八景序》中的八景也在其中,除其中五景已结合有关建筑记述外,尚有三景在此作一介绍。即第五景“曲溪春晓 沿溪十里之遥,两岸多杏花、杨柳。雨后晓行,望去烟树围村,小桥跨水,虽西湖之苏堤,何以加焉!”可见当时风景之秀之美。第六景“回阁秋阴 东冈之上,巍然而峙者元帝宫也。周围有台有洞,四望飞阁凌空。清阴满地,暑月生凉,可称第一洞天。”这又是一幅美丽的画卷。第七景“龙潭飞雨 乡东三里许,有‘黑龙堂’。洞内泉水涌出,下注深潭。每逢亢旱,虔祷即雨。”这一景鲜为人知。

令人痛惜的是,前述文物古迹大部倾圮,前边所说的繁华景象和热闹氛围大逊往昔。其原因多属人为破坏和对文物保护认识上的无知,行动上的愚昧。

雕窝寺毁于“文革”前夕。某部队汽校学员将信号弹打到寺檐上,水淹雕窝寺变成火攻雕窝寺,幸亏并未烧光。在“文革”破“四旧”的气候下,又遭人为破毁,剩下的是断壁残垣,破砖碎瓦。云中观(玉皇庙)毁于日本人拆改建兵营、修碉堡,后又屡遭破坏。明净寺、土皇庙、宁净寺(南庙)、关帝庙等都毁于“文革”之中,拆寺庙、砸神像、毁壁画,破坏最为严重,许多栩栩如生的泥塑毁于一旦,寺内石碑、碑贴、器物、佛经、文物史料档案失散无存,其中最珍贵的当数一百多尊铜佛和铸有“大同府左云县吴家窑”并冠以寺名的大铜磬。所有小庙宇也因年久失修加人为破坏均荡然无存。

开山筑路本是件好事,但由于忽视文物保护,两狼山下的李陵碑、脚印石等石景均无存,有人说作了路基石。经我多方了解,“四清”时,一位管修路的黄姓技术人员用汽车将碑运往河北。距吴家窑五公里的大峪口村有人也收藏了此处的石碑。要想完璧归赵,将碑收回,总得政府出面。只有朝阳洞因地处高山隐蔽处,虽年久失修,砖楼尚存,站在南天门远眺,依稀可见。独木桥桥板已毁,寄骨寺因存放古人尸骨,无人问津,但有坍塌之处。

寺庙僧侣、道人、尼姑因多种原因离开,寺庙无人守护,成为名副其实的“寺院有尘清风扫,山门无锁白云封。”明净寺曾做过人民医院、兽医院,后又有村民居住,最后人走室空,情况更糟。宁净寺也如此,曾在此建过农中,后停放尸棺。这又是造成文物失散殆尽,寺庙无人维修和任其破坏的因素。

可喜的是,改革开放以来,在地方有识之士的努力下,部分文物古迹有所恢复,我特别想说明的是,吴家窑的旅游资源丰富,人文环境优越,发展旅游业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作者简介:王集贤,1932年出生,汉族,山西省怀仁县人,大专学历。1946年3月参加八路军,在贺龙中学、兴县晋绥军区司令部、延安晋绥陕甘宁五省联防军司令部、西安一野、西北军区司令部历任参谋、干事(连级)、台长(营级,其间学习两年)。1951年3月在北京中央军委三部任秘书、俱乐部主任。1953年5月在燃料工业部、电力工业部任科、处负责人、内刊编辑(其间在职在北大学习)。1958年2月在北京市参加劳动。1963年回家乡怀仁,在新家园中学、峙峰山煤矿中学任教。1982年8月在怀仁县煤炭工业局任主任科员、办公室副主任、煤炭系统工会副主席(主持全面工作),其间于1985年4月至1987年6月参加法律大专函授,取得大专学历。1992年12月离休,享受县处级待遇。2002年5月任怀仁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委员,县老区建设促进会常务理事至今。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