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倒喇:北族叙史方式
来源:雁门文丛作者:宋旭2019-02-02 16:50:39
浏览字号:
0

聊天讲故事,怀仁人谓之曰“捣”或“倒喇”。如:

二毛眼常给人倒喇他爷爷走口外的事。

老宋讲方言,洋码字一沓摞,倒喇半天,听球不懂。

“倒喇”一语,为蒙古语“dayulahu”音译。“dayulahu”为书写方式,现代蒙语读音为“du:lah”。古蒙语为“daelah”。 明代火原洁所编《华夷译语》中云:“唱,倒喇”。“唱的,倒喇黑赤。”其中的“倒喇黑赤”即“dayulayci”,现代蒙语读为“du:lagchi”。“ci”为蒙语后缀,汉意“者”。“dayulayci”意为“歌者”、“演唱者”,也就是《华夷译语》所言之“唱的”。

在蒙语流行地域,“倒喇”是一种又歌又舞的艺术表演形式。其特点是将歌曲、舞蹈、器乐、插科打诨乃至杂技熔于一炉,为观众进行多方面的艺术表演。现在流传于内蒙古杜尔伯特部族的《顶碗舞》以及鄂尔多斯民间的《筷子舞》、《酒盅舞》等,均称为“倒喇”。《历代旧闻》曾谈到:“元有《倒喇》之戏,谓歌也,琵琶、胡琴、筝皆一人弹之,又顶瓷灯起舞。”清代人吴长元著《宸垣识余抄》曾指出,《倒喇》是金代和元代的戏剧名。蒙古族舞蹈艺术家莫德格玛集中杜尔伯特部族的顶碗和鄂尔多斯的《酒盅舞》的精华,创编了当代的《盅碗舞》,再现了高贵、端庄、典雅、秀美的古代蒙古妇女的神态风韵,在表演时,三只瓷碗好像长在人体上的零件,头顶不离碗,手不离盅,被誉为“东方一绝”。

蒙语中表示“歌唱”、“歌舞”的“倒喇”,是如何与汉语的“聊天讲故事”挂上钩的?

这与古代北方民族的叙史方式有关。

北方民族的文字创制都是很晚近的事。在没有文字记录的年代,民族(或曰部族)的历史都是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代代相传。这种方式传继下来的民族史,汉语称“神话传说”,少数民族谓“民族史诗”。在所有艺术表现形式中,“歌”是最容易记忆和流传的表现形式。所以,早期的“史诗”都是以“歌唱”的方式,流传于族群中。如中国史诗中的三大少数民族史诗《格萨尔王传》(藏族)、《玛纳斯》(柯尔克孜族)、《江格尔》(蒙古族),最初都是以民间说唱的方式,流播于世的。而叙述殷人发祥的史诗《诗·商颂·长发》,在汉字产生之前,亦是以歌咏的方式代代相传的。

考正史所载,将民族史诗以歌唱的形式传颂于世的代表性记录,当为鲜卑民族的《真人代歌》。

其素材来源于拓跋部民的口耳传闻。《魏书·志第十四·乐五》:“天兴元年冬,诏尚书吏部郎邓渊定律吕,协音乐。及追尊皇曾祖、皇祖、皇考诸帝,乐用八佾,舞《皇始》之舞。《皇始舞》,太祖所作也,以明开大始祖之业。……凡乐者乐其所自生,礼不忘其本,掖庭中歌《真人代歌》,上叙祖宗开基所由,下及君臣废兴之迹,凡一百五十章,昏晨歌之,时与丝竹合奏。郊庙宴飨亦用之。”

《旧唐书》卷29《音乐志》、《新唐书》卷22《礼乐志》都有代歌资料,又称北歌。这是由于两唐乐志有关部门列叙四夷之乐,入代歌于其中的北狄乐中。北魏迁洛以后又于拓跋旧物都以“代”、“北”为称,所以北歌、代歌同义。同时,根据《魏书·序纪》说拓跋先人“世事远近,人相传授,如史官之记录焉。”所谓人相传授,当是有言有歌,基本上都是口述的拓跋历史资料。一个部族,一个部落,甚至一个家庭,都有这种口述传授的资料。

目前为止,学界认为“倒喇”一语出于蒙古语。实际上,在蒙古族形成之前,“倒喇”一词,就可能存在于北方的狄语之中。史载北魏耆宿之臣元丕(422-503年)为烈帝翳槐后人,历仕太武、景穆、文成、献文、孝文、宣武六朝,以能言“国家旧事”见重于时。《北史》卷15《元丕传》:“丕声气高朗,博记国事,飨宴之际,恒居座端,必抗音大言,叙列既往成败。”孝文帝说他“亲歌述志”,当然是又说又唱了。

正因为“倒喇”这一艺术表现形式所传颂的主要内容是讲述民族旧事,记录部族兴衰。所以,在意译为汉语时,将其含义转译为“叙事讲史”。

在音译过程中,“倒喇”亦简译为“捣”或“拉”。如“捣古叽”即“讲故事”。“拉家常”亦为“叙说家长里短”。

如果从语言发生学角度考察,“捣”与“拉”都能从汉语中找到与之对应的词汇。“捣”对应汉语“道”。古汉语“道”有“讲说”之义。如《史记·李将军列传》:“万户侯岂足道哉!”晋·陶渊明《桃花源记》“不足为外人道也。”而“拉”则对应“叙”字。“叙”字上古读音为“lia?”(郑张尚芳《上古音系》)。“拉家常”亦可训为“叙家常”。方言里还有“xiao”,也是“叙述”之意。如“你把那天的事给大伙xiao一xiao”。其中的“xiao”当为“叙”之中古音“ziwo”(高本汉、王力)之方言音变。当“ziwo”之首音“z”转为同音位的“s”,即“siwo”,尖团合流后音变为“xiao”。可见,方言中的“拉”,实为“叙”之上古音。“xiao”,则为“叙”之唐宋方言音。

而“倒喇”一语,亦可对应汉语之“追叙”。“追”古音“dul”,“叙”古音“lia?”,“追叙”之上古读音“du-lia?”,无论读音还是词义,均与蒙语之“倒喇”勘同。故,“倒喇”一语,谁能说清是汉语借自蒙语,还是蒙语借自汉语。也可能是,其与汉语的“追叙”是同源的关系。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