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萧荫轩与阎锡山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萧世进2019-01-09 09:13:06
浏览字号:
0

1925年,十五岁的萧荫轩在怀仁县高小八班毕业后,在张家坟村教了一冬天书,挣了十三块大洋。次年,一人徒步赴太原考入北方军校。

北方军校是阎锡山办的。当时北方军校的招生规定是:初中毕业生,学制三年。高小毕业生,学制五年,先在兵业中学学二年初中课程,然后再学三年军事课程。

1930年,晋军扩编,上了四年北方军校的萧荫轩提前毕业,被分配在晋军某部担任排长。此期间,该团孙团长叛离山西,把部队拉到安徽,三个月后,萧荫轩从该部逃返山西,回到原部队。阎锡山得知此事后,亲自点名,把萧荫轩提升为连长,在给北方军校师生的一次训话会上,还号召学生们向萧荫轩学习。

1934年,阎锡山提名萧荫轩报考南京陆军大学。南京陆军大学的校长是蒋介石。蒋介石占据南京后,把黄埔军校改为“南京军事学院”,简称“陆军大学”。陆军大学是蒋介石为自己培养嫡系高级军官的学府,招生对象是连级至团级的军官。给各省分配一些招生指标,也是象征性的,录取考核十分严格,考生先由各省军事长官提名推荐,然后再经过严格考试审查方能录取。必考科目有一门外语,这就难住了大多数考生。萧荫轩备考时,由妻子赵凯玉辅导学了几个月的德文,对英语却是一窍不通。考场上,外语试卷是英译汉,出了一篇英文,让译成汉语,萧荫轩看了几分钟,如同“天文”。忽然,萧荫轩拿着试卷就向讲台上的监考走去。监考人员厉声喝问:“干什么!干什么!”萧荫轩答道:“有处地方看不清楚。”边说边往前走。监考说:“回座位去!回座位去!”萧荫轩端着卷子返身走回,边走边瞟眼看考生写出的答卷,瞅见了试卷上的题目译成“总理遗嘱”。“总理遗嘱”是孙中山先生的临终遗嘱,国民党军政人员背诵得滚瓜烂熟。萧荫轩坐在座位一对,正好!萧荫轩考试“作弊”这年,山西得到了南京陆军大学的唯一录取通知书。阎锡山得知后亲自召见萧荫轩谈话,勉励其努力学习,为山西效力争光。破格把所带军饷由连级提高到营级,还嘱咐,什么时候遇有困难,来信来电。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南京陆军大学迁到南昌后,第13期部分学员提前毕业,萧荫轩回到了山西。阎锡山安排萧荫轩在其主力61军陈长捷部任军部作战科长,参加了忻口、娘子关抗日阻敌之战。刚安排萧荫轩任作战科长时,曾有人私下和阎锡山说:“听说萧荫轩上任一个月了,每天只是喝酒、闲转,什么事也不做。”阎锡山宽容地说:“现在还没打仗,你让他干什么?”

太原失守后,阎锡山退守晋西,日寇猛攻穷追。当时已升任师参谋处长的萧荫轩代师长指挥了黑龙关战斗,在黑龙关山沟里布了个“口袋阵”,把日军装了进去,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指挥部里鸦雀无声,萧荫轩边指挥战斗边写公文。前线杨团长来电话说:“顶不住了,赶快增援!”萧荫轩一听,勃然大怒,“啪!”一拍桌子,把手指中夹的毛笔杆都拍断了,厉声说:“顶不住提头来见!”这一仗打胜了,消灭了不少日军。这是阎锡山抗战以来,忻口战役后一次唯一的胜仗。阎锡山十分高兴,亲自提名,并由陈长捷、杨爱源保举(这是阎锡山提升师长的规矩:必须由两名中将担保)让萧荫轩担任了83军66师师长。66师被部署在吉县前沿驻防,与日军对峙。

萧荫轩从61军带了一个参谋,到66师走马上任。当时开会各团长汇报,师里只剩下三天的军粮。萧荫轩派团长们下去收粮,谁也推诿不去。萧荫轩说:“我这一个师的部队,要是全部战死,我能交代下去,要是全部饿死,我就说不下去了。你们不去我去!”参谋给出了个主意,把周边村里的地主一齐抓来,给摊下军粮任务。地主们都跪在地上叩头说:“师长,就是枪毙了我们也拿不出这许多粮食。”萧荫轩说:“给你摊下去的,不是向你们要,是让你们给代收,你们各自给你们村庄按田亩摊下去,收起后,我与你们八二分成,你们给送到指定地点去。”有军队给撑腰,这一下地主们来了劲头,不到半个月时间就收起军粮并送到指定地点。这件事后,萧荫轩感到这个部队不好指挥,让带来的参谋着手调整人事。参谋动作太大,没用一个月的时间,把原参谋处班子全部调整。这一下三个团长害了怕,搬出了他们的老上司王靖国出面干预,把现状维持下来,但也因此得罪了王靖国。到1942年底还是三个团长联名写出举报信,说萧荫轩给他们开会,要带着部队去投共产党。长官部开会时,王靖国拿出了举报信,要求处分萧荫轩。会场沉默了一会儿,连阎锡山都不好表态。这时,出于保护萧荫轩的目的,赵戴文别有所指地问:“萧荫轩带的部队原来是谁的部下?”赵承绶回答:“是治安(王靖国的字)的。”赵戴文故作厉色,又一语双关地说:“萧荫轩好大的胆!敢带着治安的部队投共产党。”

见到这种情景,阎锡山明白了萧荫轩的艰难处境,沉默了一会,说:“你们不愿让他带兵,就让他去搞教育吧!”于是在1943年1月,萧荫轩调任建军会训干团教育长。阎锡山召见萧荫轩谈话,给萧荫轩晋升中将,还询问家里人口状况,送给十五石军粮,以示关心安慰。

王靖国是建军会主任,还不放过萧荫轩,继续追查三个团长举报之事,向阎锡山反映萧荫轩“贪污”之事,阎锡山说:“那是我送给萧荫轩的!”

日本投降以后,阎锡山从晋西返回太原,后勤一切善后事宜统由萧荫轩负责。阎锡山理财是很精细的,回太原后,对萧荫轩的工作很满意,在会上屡次夸奖。

抗日时期,为向中央要粮饷,又为虚张声势,阎锡山部队有许多虚番号,回太原后整顿部队,司令下去当军长,军长下去当师长。第一天开会决定师长,原拟定萧荫轩当师长,王靖国挖苦萧荫轩说:“现在是战争年代,是牺牲的年代,萧荫轩有了钱,不宜当师长。”第二天开会决定参谋长,杨爱源时任19军军长,提出要萧荫轩当19军参谋长,王靖国还反对,阎锡山说:“你连参谋长也不让他当,你让他干啥!”王靖国才不言语。阎锡山亲自宣布了长官部作战小组组成人员:组长阎锡山,副组长杨爱源,参谋长萧荫轩,成员有:王靖国、赵承绶、孙楚、赵世铃。王靖国很是不服气,对部下说:“我堂堂司令军长,竟受小小19军参谋长左右。”

阎锡山部队受贺龙120师某部牵制,几次从日军手里接收宁武未果。阎锡山派萧荫轩率部前去接收,接收部队在宁武受到120师某部的攻击,萧荫轩出动已投降了的日军反击,120师某部退走。萧荫轩在宁武县自封县长,三个月后宁武县局势稳定,阎锡山又把萧荫轩调回。

1948年,阎锡山又委派萧到大同协助于镇河指导大同城防(见《山西文史资料》于镇河回忆文章)。

同年,眼看国民党统治摇摇欲坠,山西也只剩太原一座孤城,阎锡山提出“以城复省,以省复国”,图谋东山再起,暗中委任萧荫轩为中国铁血复国军山西分部总指挥,组织部署地下潜伏力量。

——1950年,萧荫轩与阎锡山亲信团团长杨子乘在晋南八个县建立了反共暴乱武装,有六个纵队与三个支队,相约在1950年11月19日叛乱。由于主事人发通知时将11月19日写成12月1日,所以届时只有稷山一地暴乱,其他各县闻悉稷山消息,便未再行动。这就是山西电视台组织拍摄的当代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稷山事件》的史实背景,该剧中,萧荫轩并没有出场,但却是一个指挥全局的人物,这是后话!

1948年9月,阎锡山又秘密委派萧荫轩随杨爱源去南京成立办事处,实则是为阎安排后路。稍后,人民解放军大军压境、兵临城下,太原基本已是一座死城,但在各种公开场合,阎锡山却把“誓与太原共存亡”的戏演得有声有色。而事实上,他早就做好了逃跑的准备,并在一次会议上厉声质问:萧荫轩哪儿去了?有人回答:他已经请假回乡探亲!阎明知就里,却再质问:形势如此紧急,为何准假?!而就在此时,萧荫轩因着南京陆军大学毕业,同学多,路子宽,多方活动通何应钦、李宗仁,为阎锡山谋了一纸“南京开军事会议”的电令。

——阎锡山逃离太原居然与一个人怀仁人有密切关系,这足可丰富相关史料!

1949年初,阎锡山让萧荫轩租用飞机护送家眷去台湾。萧荫轩租用专机送阎锡山家眷和杨爱源全家去了台湾。自己因父母在上海,妻子儿女在北京,心想带着全家一起走,滞留在上海,给北京的妻子连发两份电报,督催南下,还给天津守备司令陈长捷去了电报,请协助帮忙。陈长捷派了两名士兵,轮船票倒是买上了,可是偶尔来一只船,一个女人揣着大肚子带着三个孩子,尽管有两名士兵协助也是挤不上船去。等了一个多月不能成行。此后,大沽口、天津、北京、上海相继解放,此事未果。

1949年冬,萧荫轩带着父母从上海到达北京与妻子儿女会合,安顿家小回故乡怀仁县石井村。

1950年萧荫轩短暂潜回石井村三天后,只身逃离大陆,从澳门经香港去了日本。1955年萧荫轩在日本失意后,回到香港。有人对台湾的阎锡山说:“荫轩在香港很窘迫。”阎锡山说:“当初叫他一起走他不走,不知是啥心思,由他去吧。”

阎锡山晚年在台湾创立“大同教”。萧荫轩三子萧小虎在香港九龙新界屯门友爱村爱晖楼636`室父亲寓所见到过书写的“大同教纲领”。当时萧小虎只是欣赏父亲的书法。由此看来,萧荫轩晚年和阎锡山是有联系的。

萧荫轩(1910—1989),怀仁县石井村人,字樾亭,曾用名萧艾,避居香港后用名萧池,晚年用名萧树仁。先后于北方大学、南京陆军大学毕业。解放前,曾任阎锡山部83军66师师长、19军参谋长等要职,授中将军衔。1989年,在阔别故乡怀仁36年后落叶归根,并于归里36天后去世。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