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扶我上战马的人
来源:怀仁市融媒体中心作者:王廷蔼2019-01-08 10:31:30
浏览字号:
0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之后,我离开家乡怀仁县干沟村。

大约是农历八月初吧,日寇已经占领雁北。我们村子离公路较近,家里怕把骡子(这是全家仅有的重要财产)让阎锡山的部队抢走,让我牵到应县胡家岭外祖父家暂寄。去了之后,表姐问我愿意不愿意出外参加革命,我想,反正世道这么乱了,走就走吧,就说:愿意!这样,我就和表姐决定到太原去找哥哥王廷弼。走过雁门关,由于饥渴难当,我们买了个西瓜充饥,结果却和表姐走散了。后来,我把西瓜卖了,在阳明堡住了一夜,第二天自己一个人继续往太原走,再后来,找到了哥哥王廷弼。

那年,我12岁,由于年龄太小,党组织拒绝了我上抗日前线的要求,让我留在战动总会组织部长南汉宸的身边当了勤务员。

当年11月,忻口战役之后,我随南汉宸到了汾阳,大约住了一个礼拜。那时的汾阳由于战乱,阎锡山手下的县长早跑了,已经成为一个没人管的地方,南汉宸自任县长,其实,主要的职责就是维持秩序。

也就是在那时,我第一次见到了邓小平同志。当时,他好像是动委会的委员,记得他和南汉宸说,咱们没有任免县长的权力,暂组织一个办事处吧,我去和卫立煌说一下……

那段时间里,虽然处在战争岁月,但我很注重学习,每天,总要抽点时间识字。一天,小平同志看到这一情景,疼爱地拍拍我的脑袋说:小鬼,好好学习哟!现在我们在打仗,等胜利后,科学知识才是我们真正的武器哩!

小平同志的话,牢牢记在我的心里,给了我很大的鼓舞。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十几年时间里,我从山西打到河北,从北方打到大西南,曾三次中弹负伤,身带日本侵略者的弹片走过了半个多世纪,从一个革命小兵,成长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名司令员……

——但是,我始终记得小平同志当年的话。

再次见到小平同志,已经是1949年11月15日了,正是解放重庆的前夕。当时,24岁的我任第二野战军后勤司令部战勤科长,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军官了吧,应该说是知识给了我这一切,也是小平同志的鼓励给了我成功的可能!那时,我们的主要交通工具是战马,小平同志也总是骑着马——后来,我看到一部电影,名字叫《扶我上战马的人》,我想:小平同志就是扶我上战马的人!

二野的人都知道,小平同志很严肃,很厉害,干什么事都特别认真,打朴克时也认真,他不偷看别人的,别人偷看也不行。他虽然不到一米六的个子,但不仅是基层的人怕他,连贺龙都很尊敬他,开会时,要等团以上干部到齐了,才接小平同志来,让他讲话。他讲话也很简炼,说啥就是啥。我清楚记得他谈到家乡时,用四川话说:“不是我是四川人就说四川好,四川就是好!是天府之国……”他的动作和语气我至今都记得。

1964年8月,我担任镇江汽车学校副校长,分管教学。1965年,解放军总后勤部组织了一次技术革新展览,要求所属单位拿出项目来参加。当时,我们正在研究野战条件下,军用载重汽车如何通过障碍、如何急救等课题,就研究出一个让汽车“走钢丝”的办法,这样做,可以避免采用浮桥这种方法时可能遇到的攻击,而且很方便。我的想法,得到朱德、贺龙、徐向前、罗瑞卿等领导的充分肯定,并提出了具体要求,指示说,光通过汽车不行,要求过载重汽车,拉上炮也能过,光能过小河不行,要求过大河。这样,我们就带着这个科研项目到了通县的一个机械学校开始进一步改进。

经过刻苦研究,我们一点一点发展起来,先后解决了重心不稳的问题,爬坡的问题,高度调节问题等。经过实验,35、37高炮均可通过。这段时间,朱德、贺龙、徐向前等老帅们又莅临视察,朱老总还题词:“力求改进一切武器,达到世界最先进的水平。”

一天,小平同志忽然来参观,这时他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他来到我们这里,详细询问了技术和实战方面的有关情况,我进行了详细汇报,他认真得很,问的也很全面……

那次,小平同志打扮得很“洋气”,穿着西裤,裤缝熨得笔直,还穿着西式半袖衫,特别是脚下的皮凉鞋,很是显眼。当时,有的同志就说,小平同志不够艰苦朴素——后来得知,他是刚刚接见完外宾,临时决定来这里的,所以穿得要像样一些。

面对小平同志,听着大家的议论,我又想到了第一次见小平同志的情景,并想起了他对我说的那句话,我认真地对大家说,小平同志生活一直很朴素的!我们有这么好的领导人,国不会亡,党不会变色!这句发自内心的话让我在文化大革命中成为邓小平的“孝子贤孙”。

1966年5月,我任大同汽车学校校长,在那种历史条件下,我由于与邱会作的意见不同调,就开始受到迫害,查我是叛徒、查我打仗怕死、查我是假党员,结果都得到了相反的答案,于是给我定性反党,其实就是反邱会作。还有,当时我和小平同志的合影,也成了罪证,还给了我一个记大过的处分,结果邱会作还没有来得及批,林彪爆炸了,这事才完了。

我和小平同志、各位老帅等领导的照片及“走钢丝”相关科研照片,是我们学校一个教员用我的120相机拍的,幸亏那个教员把底片一直保留着,要不然早没影了。后来,我把这套照片洗了,整理后,托王平将军转小平同志阅——我这样做,只想告诉小平同志一点:当年的“小鬼”放下战争的枪后,终于以科学知识为祖国的国防事业服务了!

王廷蔼,1925生,怀仁县干沟村人,1937年参加革命工作,1939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团参谋长、副团长、团长、后勤学院汽车教研室副主任(副师级)、镇江汽车学校副校长、大同汽车学校校长(正师级)、天津运输技术学校校长、总后勤部青藏线工程运输指挥部副总指挥(副军级)、总后勤部基地指挥部副司令员、司令员(正军级)。1987年9月离休。2007年12月16日去世。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