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晋北方言:搁喽
来源:雁门文丛作者:宋旭2019-01-03 16:57:34
浏览字号:
0

英语课上,老师在黑板上手书:“pregnant”。然后提问:“谁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同学们齐声回答:“怀孕的。”

老师的目光向小明扫去,圪蛋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老师二话没说,咵咵地走过去,顺着脖梁筋就是一教鞭。

小明一个激灵站起来。

老师把教鞭指了指黑板:你给大家读一读。

小明揉了揉眼睛:扑来个男的。

老师:什么?再读一遍。

小明:扑来个男的,扑来个男的,扑来个……

老师:滚出去。

大多数学者认为,包括英语在内的印欧语系,以及阿尔泰语系诸语种,音节太繁琐,不若汉语的单音节,一字一音,简洁明快。但是,只要对方言里存在的分音词稍加留意,便会发现,上古时期的汉语,其音节构成与上述诸语种非常类似。其特征就是复辅音的大量存在。如“棒”字,古读“bro:ng?”,方言曰“不浪”。“圈”字,古读“khron”,方言曰“圐圙”。“巷”字,古读“gro:ngs”,方言曰“黑朗”。“蹦”字,古读“preng”,方言曰“不愣”。“孔”字,古读“khlong”,方言曰“窟窿”。“摆”字,古读“pre:l?”,方言曰“不磊”。“刮”字,古读“gro:d”,方言曰“骨喇”。“滚”字,古读“klu:n?”,方言曰“骨碌”。

怀仁话里有个方言词汇“搁喽”,意思是“约上他人与自己一起去某地,或干某件事情”。如:

搁喽上二毛眼,一起去北京转转。

三黄毛搁喽上四崩娄到内蒙贩牛去了。

二丫让四帮浪搁喽上看电影去了。

那人日怪的,上厕所还搁喽个人。

“搁喽”,是一个分音词。学界所谓的“分音词”,就是“某字的缓读”。其实质是上古复辅音的孑遗。“搁喽”一语,对应现代汉语的“邀”字。

“邀”,普通话读音为“yao”。普通话里的“y/w”声母,部分来源于中古汉语的“gi”。而中古时期的“gi”又来源于上古时期的复辅音“gr”、“gl”。其音变机理是,上古复辅音的次辅音“r/l”转化为中古时期的介音“i”,音变为“gi”。元代以后,首辅音“g”逐渐弱化乃至消失,变为“零声母”。

具体到“邀”字的上古读音,郑张尚芳拟构为“glew”。到《广韵》时期的官话里,其次辅音“l”转化为介音“i”,读为“gieu”(王力、高本汉)。进入元代,其首辅音“g”弱化为塞擦音,《蒙古字韵》记为“?ieu”。到《中原音韵》里,“g”音完全消失,读作“iau”。普通话规范为“yao1”。“邀”之“yao1”音,也可以解释为上古复辅音“gr/gl”的分化所致。这一点,可以从以“敫”为声旁的“激”、“缴”、“檄”、“墽”等字分读“j”、“q”、“x”声母看出端倪(“j”、“q”、“x”来源于中古以前的“g”、“k”、“h”)。上古复辅音“gr/gl”,转中古“gi”,进而分别演化为“j”、“q”、“x”,是为“激”、“缴”、“檄”、“墽”。而首辅“g”音弱化并消失,保留次辅音“r/l”,并介音化为“i”,即零声母“y/w”,是为“邀”。

而“搁喽”一词,准确地记录了“邀”字的上古读音:“glew”。

“邀”字释义,《正韵》:“招也”。《李白·月下独酌》:“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集韵》:“求也。通作徼。”《中庸》小人行险以徼倖。“徼倖”亦作“侥幸”。现代汉语“邀”字有三个义项。一曰“约请”,如“邀集”、“应邀”。一曰“取得、希求”。如“邀功请赏”。一曰“阻留”。如“邀击”。

方言“搁喽”所取义项,正是“邀”所含“约请”之义,也就是《正韵》所言之“招也”。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