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话说怀仁 > 详细内容
新家园
来源:怀仁市广播电视新闻中心作者:安孝文2018-12-06 20:57:56
浏览字号:
0

“新家园”,这是怀仁市境内最年轻、最赋予一种政治、时代意义的一个村庄名称。“新”,当和“旧”相对应,不难理解;“家园”二字在词典中是一个固定的词组,指家中的庭院,泛指家庭或家乡;所谓新家园就是指一个全新的家乡,是解放后,怀仁市第一个以其社会意义命名的村庄。村庄的原名叫什么?事过几十年,如今的怀仁人似乎已经淡出了曾经的历史记忆,不知其本名原来叫“薛家庄”,怀仁方言土语中把薛念说成“霞”的音调,而称叫时又把一个“家”字省去,直称为“薛庄”。

《怀仁县新志》:“薛家庄,土堡,距城三十里,居民二百三十三户”是当年县域里民居最多的一个村庄,以今天的角度审视之,也当属大型的村庄。

在原来,村庄因其在交通的干线上,故而多大店,现今仍按当时店址而指认出的有“义合店”、“兴隆店”、“惠成店”、“北崞县店”,“南崞县店”,还有一个叫“猪店”的。猪店原本是无名小店,是怀仁县周边一带有神秘传说的人物罗神仙的院落。

罗神仙本姓张,为何神仙姓了罗?已不得而知。但他是雁北一带广为流传的浑源孙氏朝廷中的军师,能撒豆成兵,有遁甲之术。最经典的两则奇闻传说是他铰下黄纸人人儿,把隔壁办事业忘了给他送油糕的糕盆搬了个精光,待主人给他道歉时,没见影儿黄纸人又把油糕悉数搬回糕盆去。另一则是他让侄儿骑上他吹了仙气的一柄乱扫帚到扬州去观灯,一夜间打来回,观完灯又回了怀仁薛家庄村。

传说有一年从关南上来一个猪贩子,赶着一群猪从罗神仙门前过,店主人上前揽生意,让猪贩子留宿想挣几个店钱。猪贩子言说天气红日三竿,还想赶点路程,任凭店主人赔笑说破嘴,猪贩子就是不认眼儿,店主人心里不快,拿起一根树枝随手在小店门北划下一条线,靠在店门冷眼相看。猪贩子手执赶猪棒一吆喝,猪仔们一待走至线跟前,一条线霎时成了一条深沟,惊吓的猪一溜风顺着进了店,把个猪贩子唬得言语不得,只好打尖住下。从此,这个小店留下一个至今传说津津有味的名字叫“猪店”。

薛家庄冠了一个“薛”字,这也是有些来历的,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传说的。

《怀仁县新志》:“薛御史墓,在县南薛家庄,为元御史,石碑羊虎并存,其名不可考也”。

这位御史大人虽未留下芳名,但却为这个村留下了姓;他的墓冢历经三百余年,到明代万历年间怀仁的知县、高陵人杨守介为怀仁着手修志时,御史墓前的石碑、石羊、石虎等冥物仍完好存世,所遗憾的是原下湿庄村西梨园岭上“有树百余株其果甚丰”的薛御史果园,在明朝年间由于乡民相争被“没入代府”,御史大人的后代也不知何故,悄然消匿在薛家庄的历史长河中。万历年间的《县志》初本所记下的御史墓也淡出了人们的记忆,所幸村里留下了他的旁亲做豆腐的传闻。

据传,新家园的张姓祖上原本是薛御史的外甥,原籍是左云上张家坟村。为得其舅舅的庇护,张姓弟兄三人搬迁到路庄村,以做豆腐为业。兄弟三人成家后同村、同业,免不了生意相侵之嫌,御史大人作主,让他们分村居住,各操其业,一个去了北辛村,一个到了薛家庄,一个仍在路庄村。到了薛家庄的张姓一门豆腐手艺代代相传,且得益于村中上好的水质,豆腐起茬味道好,直到如今仍是新家园的名牌农产食品,一个村里竟有十几家豆腐坊,逢会赶节一天可加工上百槽豆腐。新家园的豆腐销往县城,甚而是当礼品送到太原城。这也许是薛御史给薛庄村留下的一种文化念想。

到清乾隆年间,村里名人鹊起,有名有姓留传到如今的当数乾隆二十二年(1757)进士张迺绂  ;官大不提名,村里把他的墓地称之为“进士坟”。

怀仁市清代第一位进士公的坟茔位于新家园村西,208国道东侧,坟茔中有进士公的子孙后代于道光五年(1825)为他立的一通碑石,上边刻有“皇清赐进士文林郎湖南蓝山县、城步县知县戊子辛卯同考试官显考张公讳迺绂显妣母李孺人墓”。

据传,张迺绂十年寒窗登科后赴湖南,先后在蓝山县、城步县两个属于偏远贫瘠的地方任知县,除了留下一个清官的美名,《怀仁县新志》为他立传之外,同时还衍生、留传下一则“旋风告状”的民间故事,赞誉他为官之清廉。传说虽有几分演义,但他的后人藏有乾隆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封赠张迺绂的爷爷奶奶的圣旨,则是可证其为官的政声。

薛御史之名隐没消佚后,代之而来的张进士一直是薛家庄人的一种自豪,一种精神。

天有不测风云,谁都未曾料到薛家庄会遭来灭顶之灾。

公元1952年7月28日,天空发暗像注了铅,灰黑的云头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西山后电光闪闪,一阵拉磨雷之后瓢泼大雨如注而下,山洪暴发。从西山峪口翻滚而出的汹涌波涛淹没了怀仁县境内的27个村庄,冲毁房屋2408间,其中薛家庄是重灾区,受灾最重,184处院落只剩下19处。村庄已变成一片泥滩。

水灾过后,人民政府下拨救灾粮220余万斤,救灾款9万多元,社会捐赠1600余元。受灾最为严重的薛家庄在政府的全力帮助下,统一规划布局,在原址上重新建起了一个崭新的村庄。一个迎合人们感恩之心,符合历史真实,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村庄新的名称,自然而然地破茧而出。据村中老者回忆,水灾后当年的秋后,村子建设已初具规模,时任四区区长陈爱民提出此议,“新家园”的村庄名字得到了全村民众的认同。

新家园村名正式取代原来的村庄名称薛家庄的时间虽已查阅不到相关文件的准确日期,但从现藏档案文献分析,1953年的6、7月间,全县召开了数次救灾工作会,以及县乡区划会正式在官方使用新的村庄名称当在此一时节。

这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却未殃及村里的双柏寺,寺里的两株古柏树郁郁葱葱,是薛家庄的记忆;也如同村中曾经的薛御史、张进士一样,默默守望着曾经的一方热土,不离不弃心中的家园故乡。

公元2007年,由于盗墓者的“功劳”,村中曾有过风光,那座早已被人遗忘了的薛御史墓终于以残缺之身向村人作了最后的展示:墓室两进格局,开南门,砖碹墓。从墓门进入一条甬道通向前厅,前厅呈长方形,前厅北有一砖砌小门,上边有斗拱、脊兽、瓦当、勾头,有黑红两色的彩绘,经此入口,又一条很短的甬道进入主室。主室下方是八角形,上边逐渐收敛成穹窿顶,所用的砖共四个型号。墓壁和顶部的转合处有仿木檐枋,抹棱柱,柱头上有斗拱、补间拱,仿木构件上涂朱红色。地上有一石棺,主室和前厅上都有白灰作地仗,上绘彩色壁画,壁画已遭损坏,但仍可看出所绘内容有开芳宴、出行图、狩猎图,是墓主人生前的生活场景。这种场景谁有之?当是薛御史无疑。

御史墓位于新家园村西主干路南侧,与进士坟隔路相望,好似乎两个朝代的两位名人的魂灵,无时不在向人们述说村庄的历史,注视着故乡中的变化。历史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如今的家园已非昔日的薛家庄。

如今薛家庄上建起的新家园已是乡政府所在地。208国道东侧,一座雕梁画栋的牌坊下一条笔直的主街道向东延伸而去,路北有新建起的乡政府办公大楼、文化活动中心;路南有民办八中、陶瓷厂,与村中旧有的南北主干道相交成了名副其实的十字大街。全乡面积136平方公里,辖18个行政村,6个社区居委会,共7431户,5300余人。全乡有工业、企业5个规模以下各类企业1169个,中小学校22所,在校学生达11000余名,乡级卫生院1所,村级卫生室18个,规模日光节能温室717栋,智能联栋温室14000平方米。

2018年,新家园紧紧围绕“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把实现农民增收致富作为“五村联创”落脚点,促进了乡村产业振兴、人才振兴、文化振兴、生态振兴、组织振兴,使村民幸福感、安全感大大提升。如今的新家园已成为工业农业、服务业协调发展,同步推进的新型集镇中心之地,新家园确是今非昔比。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