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地名背后的历史:大黄巍、丰黄巍——《水经注》里的“巨魏亭”
来源:雁门文丛作者:宋旭2018-12-06 18:34:54
浏览字号:
0

巨魏亭,是拓跋鲜卑留在桑干河流域的地名。其最早出于郦道元的《水经注·漯水》:“漯水又东北,迳巨魏亭西盖皇魏天赐三年之所经建也。漯水又东北,迳白狼堆南,魏烈祖道武皇帝于是遇白狼之瑞,故斯阜纳称焉。”1500余年后,今人对这一地名所指,皆莫知所焉。窃以为,郦氏所言之“巨魏亭”,当在现在的大黄巍、丰黄巍、梁亭一带。

“巨魏亭”即“皇巍亭”

关于“巨魏亭”,不同版本的《水经注》称谓不同。明朱谋㙔《水经注笺》称“巍亭”,清全(祖望)、赵(一清)本称“巨魏亭”,戴(震)本改为“石亭”。关于“巨魏亭”和“石亭”之争,杨守敬纂疏,熊会贞疏《水经注疏》给与了相当客观的解释:“漯水又东北,迳巨魏亭西(朱脱巨字,全、赵增,戴改魏为石。守敬按:《魏书·道武帝纪》,天赐三年幸代园山,建五石亭。戴盖因《注》言天赐三年所经建,而检《魏书》适有天赐三年建石亭之事,遂据改,然石亭何妨以巨魏名,下文两见巨魏亭,皆不应尽误,而戴氏亦不改。其亭在今应州北。)盖皇魏天赐三年之所经建也。”

“天赐”为北魏道武帝拓跋珪年号。天赐三年即公元406年。据《魏书·太祖纪》:“(天赐)三年,……二月乙亥,幸代园山,建五石亭。”也就是说,天赐三年拓跋珪所建石亭为五座,而非一座。我们读《水经注》,漯水(桑干河)“迳巨魏亭西”……“又东北,迳白狼堆南”……“又东流四十九里,东迳巨魏亭北”……“北流迳繁畤县故城东,王莽之当要也。又北迳巨魏亭东”。漯水(桑干河)从今天山阴县与应县接壤处一直流到怀仁市与应县接壤处,“巨魏亭”都作为河流流向的地标,不觉得奇怪吗?唯一正确的解释,当如杨、熊所疏,“石亭”为通名,“巨魏亭”为专名。五座石亭皆称“巨魏亭”。

为什么五座石亭都被冠名“巨魏亭”呢?

2004年2月24日和2月27日,《大同晚报》连续刊发了由记者李海鹰撰写的《揭开尘封历史——寻找北魏宫城》,据该文称,2003年3月,一开发公司在大同市操场城街的基建施工中挖出北魏遗物,通过省市考古工作队20余人7个多月大规模的发掘,证实这是一处北魏大型建筑遗址。在这一遗址的发掘过程中,出土了大量的北魏宫城瓦当。该文发表2个月多后,2004年5月10日,在距操场城西街北侧约30m的废土堆中,采得“皇巍萬歲”瓦当一枚,专家考证,该瓦当系北魏开国皇帝拓跋珪天兴元年(398年)定都平城“筑西宫,起天华殿、中天殿、紫极殿”宫城之物证。该瓦当上的“皇巍萬歲”四字,当为拓跋珪亲赐。

现在,我们回头看,"巨魏亭“之“巨”,今音读作“ju”,清代以前读作“gu”,上古音系拟构“ga?”。“巨,大也。”——《小雅》。而“皇巍”之“皇”,古音拟构“gwa?”。“皇,大也。”(《说文解字》)。在北魏时期的语境中,“皇”、“巨”,音近义同,“巨魏亭”,就是“皇巍亭”。“皇巍”、“巨魏”皆是“大魏”的另称。如,郦道元的《水经注·河水》就有:“皇魏桓帝十一年,西幸榆中,东行代地。”

按:拓跋珪,拓跋什翼犍之孙、拓跋寔之子。代国建国三十九年(前秦建元十二年、376年),前秦灭代国,拓跋珪被其母亲贺兰氏携带流亡,在独孤部的刘库仁麾下长大。前秦太初元年(386年),十六岁的拓跋珪趁乱重兴代国,在牛川即位为代王,建元登国。又在当年四月改称魏王。皇始三年(398年)六月,拓跋珪正式裁定国号为“魏”,七月迁都平城(今山西大同市),营建宫殿、宗庙、社稷。同年十二月二日,改元天兴,即皇帝位。北魏天赐元年(404年),设王、公、侯、伯四等爵,并置散官五等,品级自第五到第九。后又命宗室置宗师,八国置大师小师,州郡也置师,以辨宗党,举人才。

拓跋鲜卑是一个对“石头”情有独钟的部族。从嘎仙洞到呼伦贝尔的石棺葬,再到方山石室、云冈和洛阳的石窟,可以说,“石头”承载着这一部族的信仰。而根据学者研究,北魏时期的石亭,绝不单单是“石头建造的亭子”。北魏的“石亭”,是封闭性建筑,在“石亭”内部,都供有佛像。相当于后世的庙堂。根据《魏书》记载,拓跋珪“幸代园山,建五石亭”是在天赐三年,即公元406年,也就是定都(平城)8年、立制2年之后,此时的拓跋珪军事上所向披靡,政治上礼制皆兴,所以在巡幸代园山的同时,建“五石亭”,皆名“皇巍亭”,一方面在当时征战不已、民生凋敝的情况下,以佛教笼络民心;一方面借“皇巍”二字,张其国运。

“皇巍亭”之“皇巍”,与“皇巍万岁”瓦当上的“皇巍”,南北呼应,正是这段历史的辙印。所以,“巨魏亭”,就是“皇巍亭”,也就是今天“大黄巍”、“丰黄巍”、山阴县合盛堡乡黄巍村地名的源头。

“梁亭”,即“石亭”

我们说,“巨魏亭”是“石亭”的专名,时人亦以通名“石亭”称之。

古无舌上音。“石”,古音“diag”,今天普通话里,“石”仍有“dan”音,当为古音孑遗。在方言中,声母“d/t”与“l”存在对转关系。如湖南部分地方读“槟榔”之“榔”为[daŋ33]阳平。而辰溪(辰阳)中,来母逢细音,一律变为定母。如梨读作[di],连读作[die]。这一现象学术界将之称为“流化现象”。如“放浪形骸”,亦言“放荡形骸”。大同方言中“把灯关掉”说“把灯关lio”。我们以为是“了”音,其实是“掉”音流化的结果。最典型的“流化现象”当为公元前就生活在今中亚索格底亚那的粟特人,同时操两种方言,其中之一为L方言,主要流行于常年外出经商的粟特人中,据L方言,“ d”音就流化为“l”,如“粟特”音转为“疏勒”。

据《应县古今地名录》(马良著),梁亭村,原有南梁亭、北梁亭之分,后合称梁亭。因梁姓人先居此地得名,亦名“凉亭。”位于大黄巍乡政府西6千米处。“梁”,上古音“rang”,中古音“liang”。“梁”或“凉”,均为“石(古音diag)”音流化之结果。

“梁亭村”,应为“石亭”村。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