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方言里的记忆:拿糕
来源:雁门文丛作者:宋旭2018-12-03 09:55:35
浏览字号:
0

晋北一带,有一种饭食,叫“拿糕”。

所谓“拿糕”,就是将玉米面、莜面或荞面放在水里,边煮边搅,待面和水煮凝,能够用筷子夹起来,“拿糕”就做成了。怀仁人管这一过程,叫“打拿糕”。

打“拿糕”的过程看似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包括烧水、下面、焖熟、搋和等几道程序,技术含量很高。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下面”。

“下面”要把握火候。水温在60—70度左右就要下面,早了,做出的“拿糕”发憨,迟了,面进入水里,马上形成大大小小的面球,做出的“拿糕”夹生。下面时,不能将面一下子倒进水里,而是左手将面抓起,手指来回揉动,让面均匀地从手指间漏出,撒入水里,而且,一边撒面,一边用右手所持的筷子在水里不停地搅动,这样做出的“拿糕”,才能不带“面球”,不会“夹生”。

“拿糕”一词,是典型的蒙汉结合词汇。“拿”,为蒙语“nanggi”的音译缩读,意为“有黏性的”,和汉语的“糕”合起来,就是“黏糕”。

“拿糕”的原料,左云、右玉一带多用莜面或荞面,怀仁、大同一带则多用玉米面。小时候,“拿糕”是家里的主食。几乎天天吃“拿糕”。每年秋天,刚下来的玉米面新鲜,做出的“拿糕”香甜可口,等到了五、六月份,也就是民间所谓“五黄六月”的时候,由于玉米放的时间久了,做出的“拿糕”略带苦味。但在那个年代,是苦是甜都得吃,庄户人讲的是“肚圆”。

那时候,村里有一户人家,男人在口泉沟当煤矿工人,吃“供应粮”,每月有几斤白面,白面不足时,就拿挂面顶。我们几个小伙伴经常在他家大院里玩,看他家里隔天吃挂面。每当快要吃饭时,小伙伴们就扒在他家窗户外,看人家一绺一绺地往嘴里送挂面,唾液不住地在嗓根窝打转。回家后,看到母亲端上来的“拿糕”,就问母亲:“咱家啥时候也吃顿挂面”。母亲说:“好好上学,等你长大了,就能吃上挂面了”。

从那时起,小宋就立志好好学习,争取将来要吃上挂面。

谁知,小宋变成老宋了,虽说挂面没少吃,但时不时地想起“拿糕”,总思谋着哪天好好地吃顿“拿糕”。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