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怀仁文史 > 详细内容
晋北方言:金红晌午
来源:雁门文丛作者:宋旭2018-11-15 16:33:49
浏览字号:
0

晋北的晌午是金红色的。不信你看:

金红晌午的,你也不睡会儿觉?——大中午的,该午休一会儿。

金红晌午还在地里锄田,汗流的啦啦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金红晌午的,快把縻在河沿上的驴驴牵回来哇。——驴也会中暑的。

刘二在工地打小工,金红晌午也不休息。——平日多流汗,孩子面前少流泪。

不知其他地方如何理解。怀仁话里的“金红晌午”,特指“夏天或暑天的中午”,说的是“太阳很毒”。

“晌午”,《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俚语。在中原地区,一般指早饭后到午饭前的这段时间。部分地区表示“中午”、“正午”之意。

怀仁属“部分地区”。

在怀仁话里,上午,叫“前晌”,下午,叫“后晌”。

“晌”,一天内的一段时间;半天的时间。

“前晌”、“后晌”,有叫“前也”、“后也”的。

有人说“也”应为“夜”。——度日如夜。

“也”,可能为“昖”。《说文》:“昖,日行也”。——存疑

中午,就是“晌午”。

“金红”,为蒙语记音。

蒙语“jing”,义项有七:

1、更(旧时夜间计时单位)。

2、与ude合拼,jing-ude,意为中午、晌午。

3、斤,量词。

4、名词,秤、重量(一般用于口语中)。

5、名词,(冷或热)敷。

6、名词,寒气。

7、jing-jing合拼,铮铮。

其中“更”、“斤”、“铮铮”,当借于汉语,为记音。

“金红晌午”之“金红”,为“jing-ude”,“中午”、“晌午”之义。

蒙语中,“ude”是名词,意为“午,中午”。“ude”前加“jing”,还表示“中午、晌午”。

“jing”与“ude”合拼,“jing”之尾音“g”自动转为“u”之辅音,变为“jin-gude”。

阿尔泰语系里的“g”、“k”与“h”,在不同方言区可互转。如西部方言的“yke”,表示“大、很、非常”,汉语音译为“伊戈”(怀仁话里的“一个倩担”,实际是“非常恰当”的意思)。而在东部方言中,“yke”变读为“yhe”,汉译为“伊何”。

“jin-gude”,音转为“jin-hude”,即为怀仁话里的“金红”。

至少在蒙元时期,晋北一带为蒙汉杂居之地。蒙人言“金红”,汉人曰“晌午”。“金红”就是“晌午”,都是“中午”的意思。

时间久了,干脆“二合一”,蒙汉合璧,谁也不吃亏。

这种现象,语言发展史上屡见不鲜:梵语中“牛”表“高”义,“马”表“大”义。后有“牛高”、“马大”之词。故汉语中,“自认为高”曰“牛”、“牛的”,而“大”之义多言“马”。如“马口”、“马营”、“马蜂”。再如汉语中“道”即是“路”,合称“道路”。“天”即是“空”,合称“天空”。

“金红”与“晌午”合读,表示“正午”,当起于元代。明代以后,蒙人或退入漠北,或就地汉化,几代人过去,“金红”之语源逐渐淡忘、消失。后世发挥了超常的想象,因“金红”为“阳性词”,带“炽热”之意,被附会为“赤日炎炎”。“金红晌午”遂被特指为“夏日或暑日”的中午。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