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话说怀仁 > 详细内容
怀仁人取名趣谈
来源:怀仁市广播电视新闻中心作者:安孝仁2018-09-07 18:08:25
浏览字号:
0

人的名字只是一个生命个体的符号,但它受社会文化的影响,与当时当地的人文习俗、价值观念、传统信仰、道德伦理等各种因素都有着必然的联系。在过去家族、宗法观念较强的社会里,一个家族、一个姓氏在社会历史的进程中繁衍发展,是一件很庄重严肃的事情。

在古代,由于生产力底下,科学知识贫乏,古人认为万物都有其精灵存在,至于人类自身当然更不例外,而人的名字也和其灵魂紧紧地联系在一起。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提到了美女蛇的故事:“它是人首蛇身的怪物,能唤人名,倘一答应,夜间便要来吃这人的肉。”那就是说,当蛇妖呼唤人的名字时,只要你不答应,它就吃不成你了,答应了,此人的灵魂就要被蛇妖摄了去,人的姓名也就是这个人的命之所系。

古代还流行一种叫“渡厄”的习俗,汉武帝征和二年,后宫大沾巫蛊之事,《资治通鉴》载:当时“女巫往来宫中,教美人渡厄,每屋辄埋木人祭祀之”。晋代葛洪《神仙转·老子》说:“人生各有厄运,到其时,若易名字就可避免,是为‘渡厄’。”这说明名字对生命的重要性。

有一人小时候起名“月堂”,后来一直闹病经常吃药,在怀仁话中“药”和“月”是同音。父母请教了算命先生,说是“月堂”这个名字不好,听起来好像是“药汤”,于是立即改了名。据说身体从此强壮了起来。过去,小孩子玩耍发生矛盾时就会“骂大人”。所谓骂大人也就是喊对方父亲的名字。人们认为一提父辈或者祖辈的姓名就是对对方的一种侮辱,可见姓名对家族、对人生尊严的重要性。一些名门望族中有“字辈谱”。就是老祖宗把自己后代们取名的用字规定下来,如孔、孟两家的字辈谱是五十个字,可供五十辈用,周而复始。

怀仁庞家的字辈谱有二十字,据说在洪洞大槐树那里还有档案,现在已用在了第十一辈。这二十字是:国忠启建守,心善乃尔有,明成晋树北,礼永福学恒。

东关的马家自从出了几个进士举人之后,也开始建字辈谱,现已用的是“鸣、凤、朝、阳”。

这些字义吉祥、意韵丰沛的字辈谱有浓厚的儒家文化色彩,祖先们希望自己的后代们能在自己预想的轨道上发展壮大。但事实和理想往往并不一致,有时两者相去甚远。南窑村孟姓是古代亚圣孟子的后人,老祖宗也曾为他们规定了五十字的字辈谱,但他们并未沿用。据《怀仁县志》载,南窑村孟姓人中就有孟老焕、孟常旦、孟毛小、孟羊拴等名字,可以看出,他们取名的用字很不讲究。

过去的怀仁经济不发达,生存环境恶劣,他们虽是圣贤的后裔,但这个家族的成员们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起降沉浮、颠沛流离,绝大多数散落在社会下层,融入了普通老百姓的行列之中,有人甚至到了社会的最低层。卑微的社会地位,低下的生活水平,使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没有心思或者是没有脸面跟着字辈谱起名,去与显赫的祖先攀附。随便取个名,孟三、孟四的能叫应就行了。

受儒家文化影响的名字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十分普遍。孔子曰:“氏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因此李家的孩子名叫李义的很多。《礼记·表记》篇中有“仁者安仁,智者利仁”句,《怀仁县新志》中就有姜安仁、姜利仁兄弟。《国语》中有“周之兴也鸾凤鸣于岐山”之句,所以叫凤岐、岐山、凤山的人不少。此外像张仁、李仁、刘忠、王孝、王德、何敬儒这类打有儒学烙印的名字十分普遍。

在儒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思想理念指导下,有好多人为儿孙们取了如下的名字:张连科、王进举、李秀、张殿奎、李占鳌等等。当然,“夺魁”、“独占鳌头”、“进举”、“连科及第”并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当官。所以有的名字就直奔主题,如:张相、李殿仕、王廷弼、曹国梁、赵国栋、曹大印、王相印、张权、王权、王官印等。怀仁地方有文化的人不多,很多农村人不会这些弯弯绕,于是就干脆给孩子起名为张官、李官、郝大官、王二官。

还有一些人希望后代们能守住祖上的基业,或使家道中兴来光宗耀祖,并不一定希望他们做官为宦。从这个角度操作便有了这一类人名:刘显祖、张耀宗、李光宗、庞焕庭,姓刘的叫刘承汉,姓李的称李继唐,至于像承先、继祖、继业、守业、守财、守祖等名字更是屡见不鲜。

怀仁在古代的地理位置属“北地”,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作为奴隶制部族的辽人,姓名很有特色。有叫耶律猪儿的,有叫石抹狗狗的,还有叫猪粪、驴粪的,这种习俗和近代人叫“拴狗”、“ 拴牛”是一个意思,取“名贱命长”之意。

在元朝,普通老百姓是不能取名字的,只能用排行和父母年令合计为名,如丈夫二十四岁、妻子二十二岁,生下的儿子便取名四六即四十六。明太祖朱元璋的五世祖名仲八,仲八的三子为百六,百六的长子名四五,次子为四九。这种起名的习俗一直延续到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现在的人名中还能找到它的痕迹,在我认识的人中就有叫六四、七三、二七三、二五三、六一、七十五的人。《怀仁县志》所载的人名中就有彭六十二、龚七十二、李七七等。不过,这些人名中的数字依据的可能是其父母或祖父母在他出生时的年龄,或者是父母对他寿命的期望值。

《红楼梦》里大观园的姑娘们给芳官取了个诨名叫“骚鞑子”,这是个歧视少数民族的称呼,但在我儿时的伙伴中还有叫这个名字的。

“奴”这个字在《词海》中的解释是:古罪人、罪人子女或被掠卖剥夺了人生自由的人。但这个“奴”字在怀仁人的心目中却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漂亮”、“可爱”的同意语。父母长辈们夸孩子长的好看,就会说“看我孩奴的”,“奴也奴不行的”。“奴”字在人名中尤其是在乳名中被普遍使用,如:王大奴、马二奴、刘三奴、王四奴等等。名字中没有奴而被父母称为“奴蛋”那更是常见的事,究其原因,宗教信仰使然。

老百姓世世代代都企盼着幸福富足的生活,于是就有人给他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理想世界,柏拉图的理想国、耶稣的天堂、道教的仙岛以及佛教的极乐世界等等。佛教以外来宗教的身份加盟中国文化,并在传统文化中占据了重要的位置,尤其是在辽金时期最为盛行,社会上到处建佛寺,刻佛经。我县的清凉寺华严塔和塔寺院都建于当时。老百姓对神佛顶礼膜拜,笃信不疑。早在唐代,柳宗元为一女子(可能是他与一位和他门第不相匹配的女子同居所生的女儿)写的墓志铭《下殇女子墓砖记》中有“即得病,乃曰:‘佛我依也,愿以为役,更名佛婢’”句就可见一斑。到了辽代,这种风气更流行,当时的人们把孩子们的名字多取为“菩萨奴”、“佛奴”、“观音奴”、“文殊奴”、“普贤奴”,还有叫“老君奴”、“道士奴”的,也有直接取名为“二和尚”、“三和尚”的,其含义是我们甘愿做这些神佛们的奴隶,请神佛赐给我们幸福吧。这些“奴”们的弟妹们就跟上叫“二奴”、“三奴”、“老奴”等,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了千年后的今天。“奴”字的原意人们已不再考虑它,也根本想不到那一层意思。如今在六十多岁的人群中还能找到这种佛教信仰的痕迹,他们之中还有叫“佛明”、“佛仙”、“佛英”、“恩佛”、“月佛”、“佛义”、“观音”这类名字的。

西汉末年,王莽篡夺了政权,为了巩固统治地位,他捡起了董仲舒的“神学目的论”,大搞迷信复古,竟也涉及到了人名。《汉书·王莽传》有这样的记载:王莽的长孙叫王宗,他有当皇帝的可能,但要等到他爷爷和父亲去世才行。可他性子太急了,自己早早地就刻上了玉玺,做好了皇帝的衣冠,和他舅舅合谋准备抢班夺权。不料事情败露,王宗只好自裁。尽管人死了,王莽还是不会饶他,要剥夺他的政治权利。于是下了一道旨意,把王宗这个名字改为原名王会宗。这说明王莽上台前人名的字数是不受限制的,他的孙子原先都是两个字为名。王莽上台后,曾经下过“去二名”的旨意。也就是说用法律形式规定不许取两个字的名。人在犯罪后恢复二名,以示惩戒。于是人们养成了取单名的习惯。后来王莽下台了,这个习惯也没改过来,竟然形成了风气。所以,《三国演义》中的人名如关羽、刘备、张飞都是单名。好在当时人口不多,人们的活动范围也不大,取字也很宽泛。如果放在今天事情就麻烦了。

怀仁人取单字名的很多,但一般都不会辈辈单字,大都是隔一辈单字隔一辈双字,便于区分辈分。而且祖辈上用过的字晚辈要避讳,不能重复使用。

弟兄之间的名字一般要互相关连,如:“张福”的弟弟们就叫“张禄”、“张祯”、“张祥”,取福禄祯祥之意;郭姓四弟兄名字串起来是“有仁发财”;高家弟兄分别为存信、存义、存和、存平,有信义和平的内涵。有一家人老大叫爱国,老二叫爱民,生下老三就取名爱党。叫了几天后,忽然发现三人的名字连起来是“爱国民党”,在文革时期那可犯了大忌,连忙将老三改名。

此外,还有一些忌讳,如:“杨”与“羊”同音,姓杨的人取名多用有草头或木旁的字,如:杨植、杨森、杨茂、杨艾等,因为“羊”有了草木就活的滋润。我的姑父姓杨,大媳妇生下的第四个孙子,当妈的非要叫“四虎”,老先生拗不过媳妇,便把四虎的弟弟取名为“五牛”。一牛斗二虎嘛,来个生态平衡,不然“羊”的生存会受到威胁。

“富”这个字是怀仁人名字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字之一,叫张富、李富、王富的人特别多,想让后代们富起来,这当然是人们再正常不过的想法,虽然表达的有点直白,但也是百姓们最朴素的企望。但在文革期间,这“富”字和资本主义联系在了一起,名中有“富”的人觉得尴尬。于是一个原称“富山”的人改名为“夫山”,最后和朋友通讯时干脆写成了“-3”(负三)。可巧他的朋友名叫“依林”,他便也简写为“一○”。不料此信因被疑是特务代号而受到追查。

所以人的姓名要尽量避免可能产生歧义。如姓贾的人不能叫“贾仁”、“贾义”,姓吴的人不能叫“吴清”、“吴义”,姓贺的人不能叫贺全,因为贺全可以拆解为“加贝人王”。

相反,根据姓来取意蕴吉祥的名字者也较常见,如姓马的取马为龙,姓于的取于得水,姓田的叫田种玉(取蓝田种玉之意),姓赵的取赵国玉(意为和氏璧)。

从商代就有干支入名的习惯,如夏桀名“履癸”、商汤为“太乙”、商纣为“帝辛”。现代怀仁人中还有这样的名字,如丙寅、戊辰、丙申、辛卯、庚辰等。

《礼记》曰:“名子者,不以日月,不以山川。”后来又有“不以官,不以国,不以器币入名”的禁忌。但后代人并没有很好地遵循,名中有日月的如日生、月堂,有国字的如守国、国良等等。

“绊拴”是怀仁地方的一种习俗,孩子一出生就要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一个生命的支点,抓住一个可依附的物体。“绊拴”的对象有寺院里的菩萨、罗汉。绊拴的方法是给孩子和绊拴对象的脖子上挂上同一种颜色的“锁线”,再给寺院一些布施,绊拴就完成了。还有的人看那家弟兄们多,身体好,就和他们绊拴。这些绊拴的目的就是想借助神仙的力量或是与别人家的孩子结成一个集体,来对抗可能降临的灾难和疾病。还有一种绊拴的对象是家中的畜牲。人们认为这些牛、马、狗、羊在阎王爷和朝奶奶的花名册上没有名字,管理孩子们的神仙就找不到他们了,从而就免灾了。

绊拴的方法很简单,孩子过生日时给这些牛、马、狗、羊吃点好吃的就成。因此又有了这样一些名字:拴牛、马人、羊拴、二狗、老狗、拴骡等。一般人不和驴绊拴,驴在怀仁人心目中是犟的代词,人们常用“毛驴”、“灰毛驴”来骂那些脾气倔强的人。但也有例外,在《怀仁县志》里还是找到了彭二毛驴、彭三毛驴这样的名字。

为了长命,人们经常给孩子们胸前戴银锁,父母还给他们取上金锁、银锁、锁柱等名字来给孩子上人生保险。

还有的人家在孩子生下后,立即用锅扣住,认为这样老天爷就不会发现他了,也就不会降灾给他,并且取名“锅扣”。

还有更好的办法:孩子生下后,立即用糕捏一个“孩子”,扔出去让狗吃掉,这是给神仙们设下的一个骗局,孩子已让狗吃掉了,不要让瘟神上我们家找麻烦了。孩子取名叫“糕换”、“狗剩”等名字。

女孩子们的名字大多数不很讲究,因为在过去重男轻女的社会里,父母亲对她们不抱什么希望,也就不去费那个心思。就随便叫大女、二女、三女、老女或是叫“大姐、二姐、三姐”。生下女孩后希望下次生个男孩,于是叫拉弟、引弟、拦弟、招弟的女孩子很多。民国时期,怀仁的女孩子们开始上学,其中也不乏佼佼者,她们的名字也不同凡响,如:赵景颐、陈维新、赵传璧、刘芳仪、马司媛、李淑溪等,她们的名字富有诗意。

也有男孩取女孩名字的,如赵五女、樊海梅、魏四女等,父母的本意是把宠爱的男孩藏在不大受重视的女孩子中,他们心中有些许安全感。

建国前的“忠、孝、仁、义”现已不多见。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刚建立政权,希望有一个和平的社会环境,时有“保卫和平、建设国家”的口号,那时出生的人叫“建设”、“建国”、“和平”、“胜利”、“建平”;紧接着出现的是“援朝”、“朝宁”;再后来就是“卫东”、“红卫”、“红兵”、“捍东”、“文革”、“向东”这一类名字。

如今,怀仁人的取名用字是丰富多彩的,除了传统的“福”、“祥”、“喜”、“瑞”之外还有一些带新意的“乐”、“佳”、“莉”、“宁”、“娜”等,但值得注意的是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比如叫张军、李强、李平、张利、张志强、张建军的人数以百计。而传统的人名含义大多是对礼教的忠顺,对偶像的崇拜,对做官的追求和对财富的梦想,缺少一些潇洒的情趣和自我的追求。

姓名经过数千年的积累、演变,形成了一套独特的文化系统,它蕴含着丰厚的人文信息、历史积淀、社会符号、文明指向、思想意趣、家庭身份和修养层次,它是一笔很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