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话说怀仁 > 详细内容
秦城
来源:怀仁县广播电视新闻中心作者:安孝文2018-07-26 10:26:47
浏览字号:
0

秦城是云中镇最北的一个村庄,再往北就到了大同南郊地面了,故而这里的口音已是非常的“大同音儿”,和怀仁话音韵上有了明显的区别。

秦城本也是一个村庄,何故叫了一个“城”的村名。村中老年人都说,秦城村的来历很久远,祖辈上传留下的说法是当年秦始皇修长城戍边,怀仁地带没修长城,原准备在这里修一座城堡,作为后勤所需,但始皇帝死的过急,而城未修成,但“秦城”的名字却传留了下来。这也许是一种民间传说,但村庄东南的一座都督坟却是真真切切,遗址流传到如今。都督名姓左,村里辈辈相传把这块方圆一亩多大的土丘叫做“左都督坟”,究竟是哪朝哪代的都督,谁也说不上个一二三来,但他却是秦城村的一种历史的凭证。想见着村庄的文化与历史。

见证着村庄历史与文化的遗迹还有两处。一处是村庄南口路西的寺庙后,与村委会墙南的中间现今仍有一状似烽燧的土墩,有六米多高,解放前这土墩上曾有一处小寺庙。这个土墩究竟是烽燧还是古堡残留,村里人谁也说不清,《县志》上也无记载,但村庄的东北角处仍有一处遗址,后来村庄在这里建起了龙王庙,庙的周边地块,村民们称之为“堡角地”,这个地名却道出了这处遗址的性质,这里原来也是一处古堡。尽管这两处遗址的人文历史俱不能道出一个所以然,但秦城村的民众却尽可自豪的说秦城村一村有两“城”。

秦城村地板子宽,村子周边有万余亩良田,村西是“上光地”,下多少雨也涝不着;村北、村东的地可以吃上鹅毛口的洪水,那是腴泥膏地,打粮食的地;村东南是“下湿地”,天再旱,这里的地也有水气。这三种性质的土地为秦城旱涝保收保成,村庄经济颇为丰厚,民风淳朴,村风极好。是人民公社年代里,怀仁县政府第一批命名的文明村。

村里姜、林、黄、张四大姓,姚、倪、马等户数不大但也人才辈出,曾为怀仁县副县长的姚生金就是秦城人。

这四大姓中姜姓一门是地多,而林姓一门和他们的姓氏有关,树多。黄姓羊多,张姓骡子多。

相传,曾当过村书记的黄亮元先生的六世祖羊群已过万只。是周边一带村庄有名的养羊大户。当年有种说道,羊过万必须选“羊王”,以保羊之盛气不衰,羊产业永远兴旺。黄老财觉着不可违逆,当遵崇祖先留下的俗规。

这天,村里人都聚在羊场四旁,羊场外的空地已清扫得干干净净,中间摆下一张八仙桌,桌上香炉里燃着三柱高香,一朵红绸大红花已给羊王准备下。这时黄老财一脸喜气,犹如西班牙斗牛一样,打开栅栏,把羊群从走道里朝八仙桌方向赶去,哪只羊从八仙桌上边蹦过即为羊王。一只又一只大肥的羊都从桌旁或桌下溜溜走过,其中也不乏双角盘成圈,又长又高的打圈个丁(公羊)但也随着羊流平缓而过,黄老财有些心里发毛。正在这时,一只不起眼的小山羊猴一跃跳上了八仙桌,羊头一振,再一跃跳下桌子撒蹄而去。人们甚为惊奇。黄老财见又瘦又小的羊竟然成了羊王,心劲没提起,后来竟然糊里糊涂地把这只小羊给杀掉卖了肉。恰逢第二年口蹄疫肆虐,黄姓人家的羊遭了灭顶之灾。人们便把选羊王的事情联系起来,认为黄老财绝不该不承认这羊王,家业衰败到底。

另有相传,有一年风调雨顺,谷子长得一人高,干草贱得没人要,而村里倪姓人家却把弃之于野地的干草集成垛,用泥封好。谁知第二年天高无雨,干草价飞涨,倪姓人发了财,连着盖了三处三进三出的的瓦房院,一个儿子一处,连狗窝都是砖碹(xuan四声)加花边的。

这两则传说好似如今的瞄准商机,以及选人用人规则的现代版本一样,道出了其中的真谛,而张家的故事则是说出了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道理。

那时候运输工具还没有“车”,都是用驴驮骡子驮,秦城村的张姓人家竟然有24匹骡子专门跑运输,发了财。村里修了一片大宅第,院子套院子,还有后花园。村里一说“大门里头”那就是专指张姓人家。谁料后辈出了个耍钱的。一年,这耍钱的子孙赶上24匹驮骡在外,把货款输了个净眼毛光,回村时驮回24驮萝卜,张老财责问其故,耍钱子孙诡辩说是输了眼以为是人参。从此张家一蹶不振。

真真假假,是是非非俱往矣,秦城虽然没有城,但确确实实是一个好村子。更可喜的是2016年,历经两年的勘探,在村子东南里许之处,凿出一口1800余米深的探井,里边凿出了页岩气。当年4月23号,山西省省长李小鹏专程来秦城为这口气井剪彩。秦城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必将是一处不是城而胜似城的新天地。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怀仁云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