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话说怀仁 > 详细内容
南小寨
来源:怀仁县广播电视新闻中心作者:安孝文2018-07-25 10:59:20
浏览字号:
0

南小寨,历史上是一个较为特殊的村庄。

《怀仁县志》第32页记:“南小寨旧称王庄小寨,属阳高、大同、怀仁、应县、宁武五县管辖。民国七年(1918)划归应县,称北小寨,1949年划归怀仁,因位于县治南,故更名南小寨”。一个村寨五个县治管辖,很少见。大同应县尚能理解,过去桑干河畔如今划归怀仁的河头、海北头、毛皂三个乡镇的好多村庄都属大同所辖;应县是怀仁紧邻,属同一地带;而阳高,宁武二县治也参与辖治则令人费解,不知其故,史志上也无注解。是否与宗教活动场所的寺庙建筑有一定的关联?

南小寨有一座远近闻名的永宁寺。

怀仁地方原来有两座永宁寺院,一座在县城原来十字大街牌楼南的永宁寺巷南端城墙下。寺院两进格局,从寺庙门庭进入前院有一座南朝北“二破三”的山门,山门东、西两侧各有一砖拱小门也可通向里院,里院内正中是三开间的大殿,东西两侧设配殿,是县城内中等规模的寺庙。后来改建成了城内完小南分校,设初小班。县城建设萌动的1970年代初,为了打开一条老城东部的南北通道而拆掉了。

南小寨永宁寺虽然坐落在乡村,但是其建筑规模要比县城的那座大的多,而且始建年代也要早。据《怀仁县新志》所记是元代始建,和县城里原来的崇国寺为同一朝代的宗教建筑;县城里的永宁寺早已不存,而南小寨永宁寺却幸运地基本保留下来,成为全县唯一的一处元代始建的古建筑,如今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南小寨永宁寺位于古村落的东南隅,如今已是村的中心地。寺庙座北朝南,有一条规整的中轴线,从玉带桥进山门,山门前原有一对青石狮,雕工精细,和清代石狮的风格有着明显不同的特征,后被移至县城公园。山门两侧有钟楼鼓楼,由山门往北行依次有天王殿、药师殿、大雄宝殿。天王殿就是民间所传的中佛殿,面阔三间进深六椽,单檐歇山顶,前后设廊,做成三破五的格局,形成一个有明间、次间、稍间的非常标准的样式给人以视觉的美。它的内里梁架是平梁上用蜀柱、大叉手,脊柱承托脊博,四椽伏上置驼峰,其上栌(lu,二声)斗与平梁相交,这与古建专家祁英涛《怎样鉴定古建筑》一书所叙述的元代式样完全相符。它的山墙有明显的收分(底宽上窄),上部有精美的墀(chi,二声)头砖,墀头分三面,三面的砖雕纹样各不相同,远眺之,就如一种阙的感觉,非常地美。这是全县古建筑中的孤例。

2015年,大雄宝殿又在原址上进行了修建,殿前有宽敞的台明,大殿面濶五间、双坡硬山顶设前廊,殿里的塑像都为木雕,特别是两边及门楣上的诸多神祗佛像也都统为木雕做就,这是全县寺庙佛像的唯一。

在全县新、旧寺庙中唯一的还有“吉祥缸”。吉祥缸就是一种防火用的大水缸,也称作“门海”;故宫里现存的308口青铜水缸也属此类、意为有海一样的水可以防火。永宁寺三座殿堂前存有八口这样的大水缸,唯大雄宝殿前的水缸最精美,水缸体态硕大而无粗苯之嫌,分褐釉、黑釉两种色调,分别有鼓钉纹、刻花蔓草纹、弦纹。每口缸体两侧做出铺首环纹样,缸体内部都打出粗绳纹,古朴庄重。就是这几口大水缸为寺院积淀下一则民间故事,传说当年元世祖忽必烈的一支人马在南小寨处过夜,人马皆饮缸中水,而始终不却分毫,确是一处风水宝地。世祖奇之,从此寺院香火大盛。庙院里现存一块乾隆年间的庙田碑,嵌在僧房的窗台下。碑文40行,每行16个字,记述了庙田的面积,捐施人的名和姓,也足以证明其香火之旺。

永宁寺西北隅还有一座关帝庙,虽然后来曾被当作校舍使用,整体布局不清,但主体建筑关帝大殿的基本型制仍较为完好,从中可以窥见其当年的气势来。

大殿座北朝南,面宽五间,分成明三暗二的格局。正中主殿三开间,设前廊、双坡硬山顶,东西两边的耳殿略低,进深也稍后退,整体上形成一个官帽状,远观之极有气势。大殿里的梁架上有彩绘,虽历经几百年、又承担了多少年教室的功用,但是色泽非常光鲜,纹饰清楚,尤其是横梁上以蓝、白、绿为主色调的烟云筒子图纹是怀仁寺庙彩绘工艺中的经典图例。大殿两边山墙顶部保留有四幅三角形水墨壁画,四幅壁画中都是一个老僧人,一个小沙弥,场地也是同一处,匠师只是通过喂鹿、浇水、拜月、清扫等人物的不同行为,展示了空门中春夏秋冬四季的情趣。线条流畅,形象栩栩如生,让人望之便生禅意,是县域内寺庙山尖画的上上品。

关帝庙大殿外山墙上的砖雕山花悬鱼组合与正脊上的砖雕脊花也是“三雕”中的精品。大殿台明前的汉白玉望柱、栏板、螭(chi,一声)首等石雕虽大多佚失,但从留下的两张石栏板照片中仍可见一斑。

关帝庙正南与永宁寺正西的交汇处还有一座老龙王庙。县域内其他乡村也大多有龙王庙,为何此处要加一个“老”?原来村中相传,早年间有村民在此处“掘井及泉,获一木质老龙,元首像,遂作庙装塑以奉之”(《怀仁县新志》),故有此称谓。老龙王庙一进格局,正殿面宽三间,进深五椽,双坡硬山顶、设前廊,明间前有歇山卷棚抱厦,四椽伏上有驮峰。山墙外的砖雕悬鱼及山墙前的墀头都是怀仁砖雕工艺的佳品。正殿东有配殿,南面有乐楼,乐楼雕梁画栋,木雕极好,其工艺可与大殿相媲美。老龙王庙内现存两通石碑于正殿前廊下,分别是同治四年(1865)和康熙五十五年(1716)所立。尤以同治年间的碑刻文章记述精美,其撰文与出册之人明白无误地俱是应县人,这又可证其南小寨史上曾归应县所辖的事实。

也许就是一个小寨村,竟然有三座这样规模的寺院,又是在桑干河畔,整个村庄就在一种宗教氛围中而使其出了名。

也许是上世纪中期抽调各公社的精壮劳力,在南小寨村东修起了飞机场,大型轰炸机每日里飞行训练的轰鸣声给那个年代的怀仁人留下了特有的记忆,更使其有名声;1973年10月,飞机场里修了贵宾厅,接待了周恩来专程陪同法国蓬皮杜,这里是怀仁地面接待的唯一的外国政要和国家第一代领导人,更使南小寨红了怀仁。

也许是曾经五县管辖的历史,冥冥中为南小寨村人植入了一种文化基因,村民们见多识广。在曾经的极左年月里,南小寨人也要冒着被割“资本主义尾巴”批斗的风险,寻找微小的商机去改善生存状况。老城里往年有一句歇后语:“南小寨的讨吃子——处硬”,这其实从另一个角度道出了南小寨人的一种敢于开拓、敢于创新、敢拼、敢闯的创业精神。怀仁县如今方兴未艾的“羊产业”就是南小寨人闯、拼、带动出来的一种怀仁全新的经济模式。

曾几何时,农业合作化大集体生产的年代里,怀仁县的羊那是农村中一种“点缀”之物,集体的羊群是为了完成国家的羊皮、羊毛、肉羊的订购任务。只有到了中秋节,每户可分到斤几两羊肉吃一顿饺子,一年中吃不了几次肉。曾经的东关贫协主任许长命有一次出地路经当年的食品公司,闻到飘出的煮肉气味说,拿上半疙瘩糕就着这味儿吃也不赖,真香!被人们传为笑谈;当年肉食之紧张,生活中的稀缺却反映的淋漓尽致而令人心酸。

南小寨人就瞅准了这个肉的商机,农村政策稍有松动,历经建筑、做花炮等行业的淘选,最后选择了贩羊、卖羊肉的农贸性的商业活动。

当年的村支部书记卢斌说,南小寨村地板子薄、又缺水不能浇灌,建机场时又被国家征用了一大部分。当年全村1800余口人,仅有4800亩土地,他接任时全村人均收入仅有81元。当年清河公社书记李忠堂总结全公社各大队经济状况时说,清河公社有“三南(难)一头,草地发愁”,其中的一难就是南小寨,南铺,南晏庄。农业生产改革1981年分青苗,1982年土地大包干,村里剩余劳力无去处,无有经济收入,直接影响到每家每户。

伟大的哲人说过,“穷则思变”,如今已年过古稀的曹志国和已故的王月明两人率先大着胆子开始贩羊、卖羊肉。一辆自行车、几百元本钱就是全部投资,大量付出的是辛劳和汗水。贩下的羊宰杀后,当年本县的生活水平很低,为了尽快销售还需去生活水平较高的大同、口泉矿区去出售。贩卖一只羊的纯利润只有几元钱,但这已是非常诱人的了,很快吸引了好多村民加入这个艰难的创业行列。

南小寨羊产业的几个先行者之一温江,他的儿媳如今已是“山西省巾帼现代农业科技示范基地”的掌门人,秀莲羊绒被加工厂儒雅端庄而又随和的董事长赵秀莲回忆起丈夫温春锋最初贩羊时的状况动情地说,那真是太辛苦了。最初丈夫是从应县南山往回贩羊,一辆加重自行车,七天跑一趟,每次都是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就起身,去了山里宿得是光棍房、柴窝,每次回来身上的虱子滚成蛋,贩上羊回程时不敢走大路,怕碰上工商、税务人员,绕着专捡沟沟叉叉小路走。一次,赵秀莲估摸着快回村时前去路上迎接,可是只见羊、车不见人,细细一瞅,原来丈夫倒在路旁的草巴里睡过去了。宰杀后的羊全卖不出去要等到春节期销售旺季,还需要挖一个土窖,把羊肉冰冻了,不时地还要翻着洒一些水以落上霜花,使羊肉鲜嫩豁亮。那种辛苦现在想起真是不可想象。赵秀莲说,有付出就有回报,当年就赚了三千元,第二年就盖了一处崭新的四合院。

赚钱榜样的力量确是无穷的,南小寨村很快就就掀起了一个贩羊、宰羊、养羊大潮,从业人员涵盖了整个村庄。贩羊的工具由当初的加重自行车换成了125大摩托,又变成了小三轮,大三轮、农用车,最后发展成为大汽车。走的地方远到河北,内蒙。一条进村的土路被“羊车”扎得如同翻了一样。很快男劳力无暇顾及的事终于引出了妇女也加入行列,操刀杀羊,撑起了羊业的半边天,羊生意催生了南小寨村的巾帼人才。

第一位操起杀羊刀的是任清莲,她专司杀羊之职,每天平均杀羊160只羊。当年省委领导梁国英专程来看她纯熟的刀技,年届天命的闫桂英已有十三年的杀羊工龄,如今每天仍可杀20多只羊,每月可赚3000多元。她当初操刀杀羊是为了生活,而生活所逼让她练就了一种本领。卢斌说那时节全村日收羊达2000余只,每天要宰杀一多半,发展出冷库17座,河北驻村收羊皮的客商最多时达60多人。

在“羊财神”的引领下,南小寨村青壮劳力全出阵,全村500余户多一半人家都从事羊生意。历经十余年的积累发展,已完全脱胎换骨,远离了初始时的单人、单车、单干的状况,真正蜕变为“羊产业”,养羊、宰杀、羊肉、羊绒、羊皮、羊肠加工销售一条龙。像赵秀莲的羊绒被加工厂,五洲羔羊定点屠宰有限责任公司,嘉鑫畜产品专业合作社等这样的羊产品深加工及养殖专业合作社,投资上千万的羊企业全村有35家,园区的棚圈面积共27万平米,年出栏肥羊120万只,园区占地2400余亩,羊产品销往北京、河北、内蒙、新疆及全国各地。肠衣直接运销日本、欧盟。全村羊产业年均产值几近十亿人民币。

如今的南小寨村家家户户衣食无忧,家家户户起房盖屋,旧村子几乎全部改建,“南小寨的讨吃子”一说已然成为历史,成为笑谈,如今是全省一村一品典型示范村,是全县一颗耀眼明珠。正是全村的大胆艰辛创业,开启了如今全县一个新的农牧产业,并发展成为全县农业经济中一个重要而全新的增长点,让南小寨人倍感骄傲自豪。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