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话说怀仁 > 详细内容
两狼山
来源:怀仁县广播电视新闻中心作者:安孝文2018-07-19 10:07:19
浏览字号:
0

两狼山,正式的名称是“大峪山”。《怀仁县新志·山川篇》:“大峪山在县西南四十里、高五里、盘曲二十余里,与左云四(峙)峰山接连。翠峰对峙,林木森郁,上有雕窝寺,险处有雕巢遗迹,故又名‘雕峪’。路经差广,可通车行,南达雁门、西通红羊峪,云西代北要道也。明时,贼犯应怀,每出没于斯。当时抚按议筑城扼守,择地创址,竟未就绪。”寥寥一百几十字,却道出了两狼山千百年积淀下的军事文化、寺庙文化、旅游文化。

两狼山,地处怀仁县西南,其峪口处从大峪口村开始,故而名叫大峪口。向西延绵二十余里,两山夹一沟,“翠峰对峙”,形同天然走廊,故而俗称两狼山。后来附会杨继业在这里问土人山名,大惊,“羊(杨)入狼口,岂能生还,遂触碑而殁”的杨家将传说,最后形成“两狼山”的俗称。

《县志》中所记为“云西代北要道”,如今从其明代的军事设施遗迹仍可看出端倪,大峪口村南的高坡上有一烽燧。就在烽燧下,1938年2月17日,驻怀日、伪军28人到大峪口征粮,被我方伏击全部消灭。1947年6月27日,在这一带山上击溃国民党军300余人。由此处向西到左云地界的二十余里内,这种古代军事设施竟然有6座,最西的一座烽燧完全由块石砌就。在吴家窑村南隅的西山坡上,有一古城堡遗址,清代文人蔺炳章把其名为“西城夕照”,成为《吴家窑八景》之一。这座“西城”就是《县志》所记的“择地创址、竟未就绪”的地方。

一道峪子烽燧多,寺庙也多。从大峪口的普圣寺开始,往西为南天门、雕窝寺、南庙、土皇庙、大庙、云中观等。其尤以“南天门”名字最响亮,雕窝寺里殿堂最多,云中观最有特色。南天门的名字全县独此一处;雕窝寺已自成风景区,里边有多个殿堂;云中观原称玉祖庙,是全县最大、最早的道教场所,其主殿建筑类同无梁殿。前面南北朝向三洞和其后的东西后殿相连相通,完全是石碹工艺,也是全县之唯一。观内存有县境内最早的雍正年间的庙田碑,从其寺庙田产的刻字中可以看得出寺庙当年的规模来。

雕窝寺、云中观,两处寺庙久而久之又衍生出两个传统庙会来。

雕窝寺的传统庙会在正月十六,称之为“梨儿会”,这一天峪子里各村人齐聚在寺,行香祭祀,卖梨、买梨、吃梨是最大的特征。考其由来,犁与梨同音,应当是古时“迎春祭犁”活动的一种演化。这是全县仅见的由民俗演义出来的一种庙会形式。云中观下的庙会是农历三月十八,为期三天,三天的时间里,周边大小村庄的人流不断,都来看大戏、看马戏,瞧西洋镜;买时兴俏货,卖自家山货;烧香、祭祀、磕头、许愿、还愿、走亲、访友,是庙会一大盛事。庙会一直延续至今。

正因为是一条“要道”,故而生成了商贸往来,峪子里吴家窑派生出十几座车马大店。这样的商业环境又使其滋生出两狼山里的武术文化。吴家窑传统有尚勇习武之风,孩大男小都三拳两脚能来几下,习武成为一种时尚。历史上曾出了好多拳棒高手和拳师。今年九十出头的朱文有还有王云等至今盛名不衰。如今每年元宵节及庙会时都会有武术表演。故而,吴家窑被命名为武术之乡的称号。

两狼山丰富的煤炭、煤矸石资源又催生了这里陶瓷文化的发展。这里,雕窝寺北、碗窑古村张毛疙瘩对面东山坡的汤池沟里不仅保留有民国年间原生态的民居环境风情,更珍贵的是崖头处还有辽金时最早的陶瓷生产遗址。这是吴家窑瓷厂发端之时的留痕。

始于辽金时期的两狼山瓷业,优胜于县境内的“小峪瓷窑”、“张瓦沟瓷窑”,历经元、明、清,延续不断,一直生产,至民国年间已在全国瓷业有一席之地,一枝独秀。这里生产的油滴釉碗是法国集美博物馆的展品。到解放初的1948年春,由县工会派人筹建碗厂,1949年1月正式投产,是我县成立的第一家地方国营公有制企业,也是目前我县唯一的一家仍实行公有制的企业。从这里走出了李增平、李石志、史兴茂等许多位陶瓷工艺大师,至今仍活跃在县域内瓷器工艺生产的研发中。新开发出的产品广受社会青睐。

这文化、那文化,集聚之就是一种旅游文化。

两狼山,原来林木森郁,又有三月三牛脊岭山桃花一片,加之几十年前已故县委书记王建功带领全县干部职工大搞绿化已是松涛一片片,是怀仁旅游产业数一数二的重要资源。尤其是在半个多世纪前,金沙滩三个字正式出现后,它的文化体系日渐饱满成型,和杨家将的传说相辅相成,以雕窝寺景群为中心,产生出城,大战金沙滩,杨继业兵败两狼山,头碰李陵碑,骨藏朝阳洞,以及孟良盗骨等人文典故。还有几百年前的陶瓷窑址,介景福砖雕民居,以及农业学大寨时红及全县的五级高灌遗址等丰富的历史遗存。

更为幸的是有许多文化传承人在默默地传承丰富着两狼山文化。路凤凤,一个地地道道的家庭妇女,悄然加入雕窝寺的修复工程,后来又挑起工程的重担,十多年来一心为两狼山的文化旅游殚精竭虑,不改初心,奉献多多。最近,又为旅游区内的文化活动场所——原来的古乐楼的复修全身心投入,日夜坚守在施工现场中,为筹集每一块砖,每一根钉苦心耗力,乐此不疲;韩宝山,自小习武,刀、枪、剑、戟,样样都能行,尤为可贵的是,铁匠出身,从小习艺,除能打制农具外,他还能制作冷兵器,他家里的各种兵器都是他亲手打制的。每每空闲之时,劳作之余,或者是逢庙会、节庆日他都会练几下,表演一番,或者是升炉亲手打制一件兵器,心中恋着,守护着武术之乡的这个称号;马有,由一个风华正茂的小青年,一直干到两鬓飞白,由一个青壮工变成行家里手,对两狼山里的瓷厂情有独钟,不离不弃。在经济大潮中,坚守一生的瓷厂情结,终于成功复烧出湮没于尘埃的油滴釉产品,让瓷厂的名声又走出雁门关外。

正是这些看去平凡的人,做着不平凡的事情,传承、发展着两狼山的文化事业。

责任编辑:

返回首页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