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首页 > 话说怀仁 > 详细内容
赵麻寨
来源:怀仁县广播电视新闻中心作者:安孝文2018-07-16 17:15:25
浏览字号:
0

《怀仁县新志•堡寨》篇:“赵麻寨,土堡明永乐九年(1411)筑,周一百三十丈,高三丈,壕深一丈五尺,门二。距城三十里,居民八十户,后堡隶大同”。

不知多少年了,怀仁口语中一直把这个村寨名称中的“麻”,念成上声调的“马”字音;在《怀仁县新志》刊印之前,一个赵马寨的村名叫了多少年,没有几个人知晓原来是一个“麻”;然而由村庄产生出的两句歇后语,怀仁地面却是人所皆知。

一句是“赵马寨的女儿——常(氏)事”。

旧时,妇女不出头露面参与社会活动,故而生下女孩只起一个乳名——俗语中所称谓的“小名”;如今履历表中的“学名”也就是俗语中的“官名”或“大名”不起,或是起了也多不用。到出嫁后,社会上的称谓或者在百年后的牌位上落款的则是夫姓加自己的姓,后边再缀一个“氏”,就是其名和姓了。娶上赵麻寨的女儿,“常”是村里的第一大姓,那当然就是“常氏(事)了。这是用“氏”和“事”的谐音来比喻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一些事。

再一句是“赵马寨过去——后补(堡)。

“后堡”的正式村名叫“段家堡”,虽然史志上记载属大同管辖,是否也和我们的前辈在修志时没有去调查想当然的把只有一个东门的赵麻寨堡子记为二个门一样,是为误记?其缘由已永远成迷;但过去人们的意识里与赵麻寨是同一个行政范围,大集体生产时赵麻寨有11个生产小队,段家堡紧随其后为第12第13生产小队。故而赵麻寨人称其为“堡(上)”。人们通常以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为方位,因段家堡在赵麻寨北里许之处,那就是“背后”的方位了,故而也简称其为“后堡”。

这局歇后语多用来比喻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才去答谢帮过自己的人情。

还有一句文化积淀较浅,近几十年前才形成的歇后语,叫做“赵麻寨的鼓匠——能吹”,比喻能说大话。

“鼓匠”,既是一种职业称谓,也是一种人物指代。

上个世纪,怀仁境内有名的鼓匠叫太雷子。太雷子自幼先天失明,那时称之为“没眼眼”,男性没眼者首选的生存本事就是当鼓匠。旧时人们办红白事业雇佣鼓匠班子吹奏闹气氛,但吹奏的地方都是在大门里、二门外的空地,绝不会安排到里院去。社会上把这种行当看作是“下三滥”的范围,受到歧视。

赵麻寨的鼓匠班社最初有名的是弟兄两个,哥哥叫大省心,弟弟叫二省心。两位“省心”的父辈就是唢呐高手,只是父子三人都未留下真名姓,“省心”弟兄也无后人。如今所说的“能吹”则是指张戈孩一门。

张戈孩是怀仁近代第一位有眼而且名气最大的鼓匠。他是捏上眼的,故而他是当然的班主。人们口头上称谓时把他的姓干脆省掉,称为“戈孩子鼓匠”。张戈孩人年轻,气派(力)足,能吹整本戏,收入颇高,加上社会的变格,鼓匠行业不再受人小觑。五十年代时张戈孩曾应聘到内蒙,当了几年唢呐演奏的老师,相当于教授一般,成了赵麻寨最光鲜的人物。赵麻寨的鼓匠也由此更出名,后来又培养出“继仁”、“长chang仁”“长zhang张”几位名吹手。

如今,赵麻寨村里常、张、郭、杨四大户姓,但历史上确实曾有赵姓和麻姓,据村里的粮食局退休职工、年已七十三岁的王进老先生讲,原来村里有麻姓户家,但早年绝迹,而赵姓一门的赵金莲上世纪中期逝去,此后村里再无赵姓。因常姓一门出了几位武举,一位叫常霖,一位叫常聪,都是道光年间中举,常聪为东河南把总,还有光绪年间的常殿魁,常殿鳌,常殿鳌后来成为慈禧的侍卫,相传当年慈禧西狩路过怀仁地面时,他就是俗语中所说的“打顶马的”,是御前护驾的前哨,故而常姓一门在村里较为炫耀。

《怀仁县新志•义行》篇记述了常氏家族中的另一位受人尊重的武生常振邦。

过去赵麻寨村中有一句半公开流行的串话俗语,叫做“赵马寨、石头墙,奸比蛋子都姓常”。上半句,村中院落很多都是用石头白砂灰筑就的墙体,这是因为地处大峪河下游,山洪冲下的石头便是省钱便利的建筑材料;下半句究其缘故,往年间村里经济困顿,常姓一门多富户,不乏一种人们的嫉妒或者一种对富户有所企盼要求得不到满足时的心理作用在作祟。他们已然淡忘了常振邦。

常振邦,轻财好施,村里如有公益事情,他“恒舍己资,以成盛事”。乾隆年间,赵麻寨村靠天吃饭,“有水”用不上。村人合议,谋划修渠引水浇地,但村里只有“袜线之力”,无力实现,常振邦为此“一肩自任”所有投资他悉数捐出,渠道筑成,“乡人以是德之”,是怀仁史志所记为数不多的“义行”之一。

《怀仁县新志•水利》篇:“大峪河即左云之马头河至碗窑村入境,东南出大峪口,十里,经尚希庄北,又十里经赵麻寨北......大峪河溉田甚沃,大峪口,尚希庄独据上游,引灌方便,为邑中上腴地,东过赵麻寨,石家庄、则开渠筑堰、导水颇艰矣......”。赵麻寨引水浇地实属艰辛、不易,引水溉田灌园一直是赵麻寨村民的一大话题。乾隆年间常振邦捐修的渠堰受益了多少年月,已然是个未知数,但非常清楚的是到至上世纪四十年代初,这项工程早已无法惠民了,村民又开始为此捐款摊派动工。现如今怀仁县档案局仍珍藏着全县唯一的一份用毛笔书写记录的《怀仁县三区赵麻寨村水利共摊白洋花名》资料。这张黄色纸张已显发暗,字迹却仍清晰,花名、款额清清楚楚;墨香虽已消失,但人们对引水浇田的热切心愿却依然可从中想见得出来。

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业学大寨的年月里,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全县虽然干了很多令人发笑的事,但赵麻寨人在水利上却干出了一件至今看来都令人震撼的水利工程——修引水渡槽。设想修成二级灌,引水浇灌村南的良田。

原来,赵麻寨村北有一河沟,称之为前河湾,而段家堡村北也有一河沟,因段家堡历史上和赵麻寨同一村所辖,故而以赵麻寨的方位所称,称之为后河湾。两条十几米宽的河湾里原来都有西山峪里流下来的水,常流不断。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为了下游南小寨军用飞机场的安全,这两处河湾的水源被切断,但是后河湾仍有很粗的泉眼常年汩汩流水不断,河湾里的沼泽地里也常年往外洇水,据段家堡村人讲,后河湾的水库水头很旺,三台八寸粗的水泵常天拉都拉不清。赵麻寨村南、村西的良田却因无水可浇,粮食产量低下,一直打不了五分粮。1973年,在当年蹲村驻队干部新家园公社主任刘宝玉的力主下,决定修筑渡槽,把段家堡水库的水引到赵麻寨村南去,灌溉良田,提高产量。以实际行动学大寨、赶昔阳。渡槽定名为“引清渠”。

由于段家堡所居地形低而赵麻寨高,且又有两村之间的前河湾所隔,修渠工程量大而异常艰难。刘宝玉请来县水利局技术员进行了操作勘察,研究制定出主体工程采用渡槽性质的桥梁式水渠的引水方案。

1973年5月1日,引清渠正式开工建设。

从后河湾的水库至段家堡村南这一段近百米长的水渠筑土牛、土牛上用水泥板筑槽的方案。土牛基宽约有5米,顶宽2米,高2米,当年的队干部,年近80高龄的常继州老先生说:“万余方的土牛工程靠的就是一个肩膀两只手、所用的工具是一张铁锹、两只筐,还有如今已淘汰了的人推小平车筑起来的。主体工程中的拱形跨洞共使用了240吨水泥、220万块青砖,水泥都是社员们背,青砖都是两只手搬,几米高处用的砖都是人工飞上去的。引清渠所有的工程都是赵麻寨人自己干出来的。施工地就在村东大道一侧,但是仍然采用当时流行的一句战斗口号式的一出勤三送饭,白明黑夜加班干的管理方法,每天都要突出加班到晚上十二点。那时村里还没有高音喇叭,负责工地的张祯老先生每天站在古堡墙的高处,用一种最原始的人工捣制的广播筒吆喝社员出工。16个生产小队服从大队的统一调配,男女劳力,大小车马绝对要保证工程使用。那时的劳动报酬就是一种“工分”,这工分究竟值多少钱?秋后全大队算账后才能知晓,但一个出勤十分工超过一元,社员们便会欢呼雀跃,认为是好年景了。那年月口粮定量供应,肚子的基本问题还未解决,大队为了突击生产任务会把国家给大队留下少量的机动粮跟着劳力出勤下发,称之为“跟工粮”。修渠的劳力一个出勤补助几两小麦和黍子以调剂常年就是吃玉米窝头、喝玉米糊糊的饭食,就是获得到的最好的补助。

蹲点驻村干部刘宝玉每天都穿梭在工地上,吃在社员家,住在大队部,好多事情都要他拿准主意,社员们付出的是体力,他负得是一种责任。每晚社员们收工了他才能回去休息,故而以他的人格,以他的魄力凝聚了大队一班人,在时任大队支部书记复转军人出身的李廷海的默契配合下,全村社员一条心,扑下身子搞工程,究竟用了多少工已无法统计,只知是举全村之力去修引清渠。

引清渠的渡槽共筑就出122个拱形跨洞,每个跨洞宽300cm、厚150cm,最高达490cm,最深处使用了两层式的跨洞,通高超700cm。在跨洞的上部筑成了一条长约八百米的水槽,直通赵麻寨村往南的暗渠。水槽下跨洞上中间的渠体上迎大路的一侧,如今仍断断续续地看出水泥制作的“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一桥通南北,天堑变通途”等标语,似乎仍在向人们讲述当年赵麻寨人的闪光点,赵麻寨人学大寨的实际行动。

一条全长2000余米的引清渠,就靠最原始的生产工具和劳动方式却以现代化的“深圳速度”经过短短的150天,于当年国庆节全线胜利竣工。八寸粗的水管从水库里抽上水注满了引清渠流向村南,也可从翻水洞跨路到村西,两千余亩旱地变水浇高产、稳产田,产量翻番近四倍。文革复出已是雁北区领导的原怀仁县委书记关毅、苗兴义等领导特地前来祝贺。引清渠不仅是怀仁县农业学大寨赶昔阳的典型,也是全雁北乃至全山西为数不多的先进事例,一时间,参观学习的人流络绎不绝,成了热点新闻。

现任赵麻寨村支部书记郭文亮说,这个工程虽因地下水线的变化,水源枯竭,如今已失去其作用,但他的意义常在,是一种赵麻寨人的精神象征,我们要当作一种教育基地,文物遗存去保护。

郭文亮,是赵麻寨又出现的一位新时代的名人。

年过天命、一脸忠厚貌不惊人敦敦实实的郭文亮16年前开始养拖拉机,服务村里土地承包户的生产需要。他虽以此业为生,但在农机的费用上从未与村人发生过龃龉,宽以待人钱多钱少都能办,如有特殊情形者求上门来他会全力帮助。名声渐长,业务渐增,周边村的种地户也上门来雇用,随之他加大投资,小马力换成大马力,60拖拉机换成80的;一台不够用再买一台,三台不够用变成四台;终于在2014年,在上级部门的支持下办起了农机合作社,2011年大发展。在文亮农机合作社里,正面是一排20余间崭新齐整的办公室和库房,西面的彩钢车棚里,一字排开停放着各种型号、性能的农机具,从耕、翻、磨、耙、压、铺(膜)、播、耘、喷(药)、收等各个农事环节都一应俱全,都是最新式、最先进的,朔州市农机局领导说这是全市最好的农机合作社。如今他的合作社已是全省的农机示范合作社。

两年前他上任后在集体没一点财力的情况下,他尽全力筹措资金,当年就打了八眼水井,他计划2017年争取上级项目,再铺设38.5公里的地下管道,使其由水渠浇地变为地下筒灌,节水又省钱,为村人谋福利。2016年元宵节,他自己出资15000元赞助村里的文艺活动。

郭文亮说,赵麻寨的土地面积是全县最多的,是个好地方。过去在古堡旁的北街,南街(注:村里语音街字发“今儿”音)是村里最热闹的地方。我这一任有个想法,想把古堡周边砖雕精美、古气蕴蕴的传统民居整修出来,把古堡保护好,古堡东的佛殿庙(是地藏菩萨庙)复修起来,加上如长龙似的引清渠保护好,形成一组别致的乡村游景观。

有理由相信,赵麻寨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一定还会产生出更生动的歇后语来的。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已有 0 条评论(点击查看)
网站通行证: 密码: 注册 | 忘记密码
网站通行证:cknadmin

  • 客户端
  • 官方微信